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极客想让你的生活更爽:如何用技术改造成人玩具

(原标题:Better loving through technology: a day at the sex-toy hackathon)

(开发者在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进行研发。图:Sonja Horsman for the Observer)

网易科技讯 12月14日消息,在伦敦的一座教堂里,50位年轻极客正聚一起大搞性爱机器人研发。他们在彼此的鼻子上测试振动器效果,将对方绑在充气娃娃怀中感受拥抱,并在教堂的巨大玻璃窗下将各种性爱玩偶拆开仔细研究内部结构。这群人正在做的事和彩色玻璃窗上虔诚的字形成巨大的反差:“基督啊,你是光荣的君王”。

这里是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这栋建筑曾经是圣詹姆斯·哈彻姆教堂,后来被改造成学院的“艺术中心”。大学里一个叫“黑客斯密斯”的社团选择在这里进行“黑客松”的主题聚会。“黑客松”(hackathons)又称编程马拉松,是一种流行于黑客群体中的新型活动,程序员与其他专业的人聚集在一起,开展头脑风暴交流想法,并通过紧密合作开发一些新项目。本次黑客松的主题是令人血脉偾张的“性爱科技”。

照自己的意愿打造一部称心如意的性爱机器人并非新鲜事。在2008年的电影《阅后即焚》中,为了取悦妻子,乔治·克鲁尼花了100美元在家得宝超市买材料动手做了一个滑稽的性爱椅子。2002年,一位名叫蒂莫西·阿奇博尔德( Timothy Archibald)的摄影师发现了一个民间发明家聚集的网站,用户在上面交流自己动手制作性玩具的方法。摄影师以这群人为拍摄对象,出版了一部名为《Sex Machines》的影集。书中的故事个个精彩:有位退休的技术员将老式压面条机改造成了性能强悍的性爱玩具;一位脑洞清奇的人担心男性会在未来灭绝,提前为女性幸存者打造了一台性爱原型机;还有一个爱达荷州的牛仔打算用他发明的机器来给人们做婚前性体验咨询。以上这些性爱机器都有些许共同点:它们都是由男性无私打造,面向异性恋的使用者,且大多形态粗陋,只是在将家用器具稍加改装,试图通过不同频率的振动和力度来给使用者带去快感。尽管制造者各显聪明才智,但这些粗陋的机器实在很难让人满意。

相比之下,自带高科技光环的黑客松就好多了,团体的多元性程度毋庸置疑:白人异性恋成员仅占全体参与者的一小部分,参与者来自不同种族、有不同性别、性取向,年龄和发色也不尽相同。

活动的组织者凯文·刘易斯(Kevin Lewis)在欢迎辞中提醒与会者在彼此之间的交流时注意对方的正确称谓。在西方社会中,不同的性取向人群拥有自己的专属代词,除了普通的她(she)、他/她们(they)、他(he)之外,还有hit, zir, ze, hey, ey, peh, fae等等,好在每个人的名牌前都会标注上自己性取向对应的代词。刘易斯还鼓励各位在发明新设备的同时充分考虑到三个主题:亲密性、易用性以及个性化。他希望与会者动手解决那些尚未被主流制造商意识到的问题,比如面向边缘化少数群体以及因身体缺陷无法享受正常性爱的人的性玩具。性玩具制造商可能认为有些性玩具过于夸张和变态而未能生产,与会者也被鼓励考虑到这部分需求。

弗洛伦斯·舒茨特是活动的参与者之一,她在YouTube上开设有自己的性科学频道,目前正在筹款计划建立一个博物馆。舒茨特告诉记者自己参加活动的初衷,有些女性受疾病的困扰而无法享受正常性爱,她希望制造出适合这些人使用的性玩具。“做为女人,我们知道这些疼痛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她说。

身体上的问题不应妨碍人们享受性爱。在荷兰,残疾人嫖妓的费用可以向国家报销。德国绿党也打算效仿,希望让穷人能够免费嫖妓。同样,使用科技为人类带来更好的性爱不仅名正言顺,同时还是有待开发的前沿市场。

凯特·德夫林(Kate Devlin)是金史密斯学院计算机系的高级讲师。她在演讲中将一根三万年前石刻**的照片投影在银幕上,考古学出身的她现在正在研究社会与科技交互方式的变革以及被社会忽略的性爱。对性爱机器人深有研究的她将当代的性爱机器人同古代的人体雕塑联系到一起,揭示其中隐秘的联系。她列举了希腊神话中皮格马利翁的例子,皮格马利翁按照自己心中理想的女性形象创作了一个象牙雕塑,并爱上了它,最终通过深情一吻给雕像赋予了生命。

(开发者们上手体验情趣玩具。图:Sonja Horsman for the Observer)

她向我们展示了True Companion所研发的全球首个人工智能性爱机器人Roxxxy,Roxxxy能够被设置成“冷淡模式”,在这种模式下,使用者必须进行很长时间的前戏才能最终插入。她还向我们展示了另一个机器人,拥有金色长发和大波胸,最奇特的是这款机器人有一口柔软的苏格兰口音,因为市场调查发现人们认为这种口音最为性感。这款产品名叫Harmony,售价高达1万美元。

(Roxxxy是全球首个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性爱机器人。)

德夫林称,如今人们更多将这些机器人视为雕刻艺术品,而非愿意与之同床的理想伴侣。她对目前的这些产品并不满意,不管你多么努力,他们依旧只是机器,无法替代活生生的人。她认为,既然拟人的道路走不通,不妨转向抽象的性玩具。

这场黑客盛会的目标不仅仅是造出更大更快的震动器,也不是打造外形更惊艳的充气娃娃。参与者对性爱背后的哲学和心理学给予了更多思考。在德夫林演讲之后,神经学家兼程序员安迪·伍兹(Andy Woods)阐释了人类大脑的工作机制。“大脑中的任何一部分都与其余部分有所联系。脑回路就像弯曲缠腰的意大利面条。”他说。“这就意味着,从程序员的角度来看,一切都是可以被入侵改造的程序路径。在场的有谁是程序员?”约有80%的听众举起了手。伍兹继续说道,如果你了解大脑的运作方式,你就可以用一个感官来加强另一个信号较弱的感官。就像调音师选择在黑暗中工作以提高自己对声音的敏感,因残疾造成的感官削弱或缺失可以由另一种感官的强化来代替。他演示了如何让完全失明的盲人使用增强现实,方法是将不同的形状转化为不同的声音,让听者在头脑中形成“视觉”印象。“这种声音是什么形状?这些声音中哪一个是苦味的,哪个有是甜的?”

经过一整天的会谈和讨论,与会者分成小组开始动手。房间的前面是一个堆满了电线和各种设备的台子,旁边有两台3D打印机。房间里还有很多现成的性爱玩偶供人拆解,使用其中的零部件。记者看到其中有一台Sqweel,这款产品一经推出便风靡一时,转轮上附有十片粉色香蕉舌片,使用时快速转动模拟舌头的挑弄。

大家集思广益,墙上很快密密麻麻贴满了各种奇思妙想。大家意识到,除了最简单粗暴的“进”和“出”,性爱中还有很多感觉也很重要:挤压、拍打、舔、捏等等。半成品的模具还有接缝,柔软的硅胶还未成型,各种声音交织回荡在偌大的教堂大厅里:女优高潮时的叫声、震动器在桌面上嗡嗡作响,缓冲气垫充气的声音……

本次黑客松活动为期三天,在第三天的下午,各队逐一将他们的成果展现给大家,通过评比选出优胜团队,当然这只是一种激励技巧,而非展示活动的重点。

一位患有腕管综合症和劳肌损伤的参与者从自身需求出发打造了一个男用螺旋自慰杯,工作起来声音颇大。有人做出了无需手控,能够根据使用者呻吟声高低调整振动频率的振动器(面向手部运动障碍的人士)。

有一款与个人Twitter账户活动相连接的彩灯,当某人手机不在身边,可以从彩灯的颜色变化得知朋友们是否正在思念自己。一位对自慰无感的女士做了一条粉玫瑰色的围巾,相比男女交合的高潮,她更加追求如云似雾的个人气质。(她的灵感来源于希腊神话中宙斯化作云雾对心爱女子一亲芳泽。)另一位参与者为遥隔两地的恋人打造了一款手机应用,双方用手指触摸屏幕感受彼此的动作。对渴望亲密的人而言,孤独无疑更加难熬。

(一位参与者在现场体验VR性爱。图:Sonja Horsman for the Observer)

马克·奥康奈尔(Mark O’Connell)所写的《To Be a Machine》一书中探讨了一个超人类主义者试图通过科技来解决死亡问题,亦即寻常所闻的“赛博格”(cyborg)。“赛博格”(cyborg)一词为“控制论”(cybernetics)与“有机体”(organism)的合成词,在1960年的一篇论文中被首次提出。当时人们希望通过对人体进行改造来适应太空环境,比如将宇航员和太空服有机结合起来,让他们在恶劣的外太空环境中更好地作业。冷战时期,面临苏联的核威胁,赛博格迅速成为战争机器的代名词。有一种不失偏颇但放在这里颇为恰当的的说法:每当人类有了新发明,不是用来毁灭世界就是用来做爱。

在性别认同日趋多元化的今天,如果VR和相关技术能够增强人们的自我认同并提升生活幸福感,就没有理由被禁止,这也是本次黑客松活动的意义所在。

“我们通过自己的身体理解世界。”德夫林说。“我对性爱科技持乐观态度。我们有机会塑造未来。”(孙文文)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4C07L8U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