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两次又复生的妻子(下)

【原创】

文:鹿小寞 图:网络

直到现在,老姜还是无法接受白色尸布下面躺着的那具焦尸,竟然会是自己的妻子——秀芬。

一个小时前,他因为秀芬的“死亡问题”,在派出所里意外晕倒,被执勤的小民警扶到椅子上,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后,仍然一个劲地要求对方再次核查一遍。

对于秀芬三年前就已经死亡的事实,他无论如何都接受无能。

然而,就算核查了无数遍,结果也依旧没有改变。

张秀芬,2014年7月28日,死亡......这些浮现在屏幕上的文字,不容分说地为女人绘出了一幅遗像。

照片中,秀芬的脸明显和现在不一样,下巴更瘦削一些,颧骨也要高出不少,唯有眉眼和嘴型勉强保持着原样,没有太大的变化。

老姜眼睛几乎瞪出血来,还是无法确认照片上的人就是自己的女人。

小民警急了,声调也高起来:“说话呀,她到底是不是你老婆?天天搁家里看到的,咋遇上照片就认不出来了呢?”

老姜哑口无言,只感觉有千钧的压力正冲自己汹涌地袭来。

小民警说得没错,两人朝夕相处,按理说老姜应该闭着眼睛都能回想起秀芬的长相,但眼前照片上的人,除了脸部细节和他认识的秀芬有差异,更诡异的是,她眼神里有一股可怕的恨意,如同长期被关在笼子里的困兽,压抑中暗藏着愤怒。

照片上的人究竟是谁?不,或许应该问,秀芬究竟是谁?

他的呼吸猛地急促起来,豆大的汗珠顺着头顶滑下,穿过眉毛,聚拢在几根若有若无的眼睫毛上,眼看马上就要不堪重负,滴落在键盘上。

这时,一旁的电话忽然铃声大作,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小民警急忙接起电话,没听几句,脸色便沉了下来,继而露出惊诧的表情,转过头看了老姜一眼,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老姜被他看得毛毛的,心里浮起一层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见对方放下电话,老姜心惊胆战地凑上来问。

小民警咽了口唾沫,迟疑不定地说:“听说林场那边今早突然起火了,刚刚有人从草垛子里翻出来一具尸体,应该是个女的。”

“女的?长啥样儿能知道吗?”

“全都烧焦了,哪还看得出长相。”小民警摇了摇头,“不过,从土堆里找到一张还没烧尽的身份证,上面名字写的是……”

“是谁?”老姜几乎是颤抖着问出了这句。

小民警脸色难看极了,连他自己也难以接受这个结果,“上面的名字和你老婆一样,张秀芬。”

尽管已经猜到了结果,老姜还是差点再度晕厥,他费力地扶着面前的桌子,哑着嗓子咆哮道:

“这怎么可能!”

小民警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一个刚被确认三年前就已死亡的人,真的有可能再一次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吗?这其中的复杂关系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走,我马上带你去现场!”小民警当即做出决定,领着老姜朝门外那辆警用摩托走去。

一路疾驰,两人很快抵达了电话中所提到的现场。

最先发现尸体的草垛周围,早已被附近居民围了个水泄不通,每个人都伸着头朝里打量,猜测着盖尸布下面躺着的是哪一家的倒霉鬼,居然在青天白日里被烧成了一堆浮灰。

“死者的死亡时间初步鉴定为今天早上十点左右,生前并没有受到过任何致命伤,很有可能是走路过程中,一不小心掉进了正在燃烧的草垛里,意外烧死了。”

听小民警介绍过老姜的身份后,一名似乎是负责现场调控的干警走上前来,简单交代了一下尸体的情况。

得到对方的许可后,老姜颤巍巍地来到尸体面前,蹲下身子,捏住盖尸布的一角,轻轻掀起来,却只一眼的工夫,喉管就好像瞬间开闸的水龙头,从里面源源不断地涌出混杂了食物残渣的汤水。

老姜用袖子揩干了嘴,定了定神,再一次掀开白布。

虽然尸体已经被火焰咀嚼得不成人形,但头部还残留了一小部分区域,未被高温彻底毁坏,配合他脑海里那一幕幕挥之不去的记忆,一路拼凑下来,终究还原成了自己无比熟悉的模样。

秀芬,真的死了。

老姜长啸一声,终于忍不住趴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整个人仿佛一块被挤干所有水分的抹布,看上去一下衰老了十岁。

小民警赶忙将他扶到警车边坐下,想了想,还是没有立刻把干警们对于死者真实身份的推测告诉他。

经核实,张秀芬三年前确实已经死亡,死因是遭到其未婚夫的殴打,导致盆腔大出血,送医抢救时便已奄奄一息,在手术台上没撑过十分钟便停止了心跳。

于是大家一致商讨后认为,老姜的妻子应该是出于某种特殊的原因,才会冒用别人的身份生活至今,至于她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人已经死了,恐怕也很难查明。

从火葬场出来,老姜手里多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里面装着他那不知名妻子的骨灰,一手拄着拐杖,深一脚,浅一脚地缓慢前进。

上天又一次和他开了玩笑。

短短一天内,他被命运夺走的不仅是妻子的生命,还有妻子的身份,他甚至不知道应该在心里呼唤谁的名字,只能将情绪压缩在胸中,任由它一点点扩大,直到将自己炸成一地碎片。

不知过去了多久,老姜的脚步终于被面前的铁栏杆挡下,他低头沉默着,缓缓地弯下腰,从栏杆底下的空隙横穿而过。

底下是奔涌的河水,他把盒子紧紧抱在胸前,闭上眼,任由身体倾斜,希望能够获得解脱。

出乎意料的是,下一秒,他并没有如想象中一样掉入冰凉的河水中,他疑惑地睁开眼,看到自己的身体竟然斜斜地凌驾于空中,仿佛趴在一堵看不见的墙上,后面有一股力扯着他倒退,直到回到铁栏杆背后。

他猛地回头,原来是何马,正用那只满是污垢的大手紧抓着他背后的衣服。

“你怎么会在这儿?”老姜有气无力地看向他,想起之前在现场的时候,似乎在人群中看到过他。

何马沉默不语,接着转过身,二话不说便把老姜背在自己背上,朝着和河堤相反的方向走去。

老姜被吓得不轻,挣扎着要从对方背上跳下来,却因为少了一条腿的支撑,在力量上始终处于下风。他这才意识到,何马人如其名,壮硕程度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何马旋风一样将老姜带到了一处破败的寺庙门前,将他放下来的时候,居然脸不红气不喘,这更让老姜感到不可思议了。

“何马,你带我来这儿究竟是……”

何马伸手止住了他的疑问,接着从自己那件破破烂烂的棉袄里摸出了一张类似门禁卡的东西,伸进了一处裂开的墙缝中。

这是暗室?

老姜望着破庙里那扇移动开来的墙体,里面竟然有一道直通地下的水泥台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何马来不及解释,将老姜再一次背到背上,两人顺着那道阶梯走入位于深处的地下室,墙壁在背后砰地一声合拢。

何马把老姜放下来,脱掉身上的军棉袄,朝着老姜立正站好,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姜根生同志您好,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国家科学院特派驻地观察员何卫东,很抱歉之前没能透露我的真实身份,接下来我会向您解释整件事情的经过。”

老姜傻眼了,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堆满了正处于运行状态的电脑仪器,但没有一样是他能够叫得上名的,远处还有一些小房间,闪动着来回走动的人影,身上都穿着白大褂。

何马将老姜领到角落的沙发上坐下,递过一沓资料。

“智光计划?”

“没错,这是我国五年前开展的一项人工智能秘密培育计划,主要研究内容就是将人工智能体投放到正常人的生活中,并实时跟踪观察他们的情感变化,以此探寻人工智能拥有自主化思维的课题。”

“人工智能,就是电脑人?”

“可以这么理解,但更确切地描述,应该是由人类开发出的具备高智慧基础的AI代码程序,虽然本质上还是虚拟数据组成的对象,但实际却有可以进化成人脑的可能性。”

“我不明白,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老姜不解地看向面前的男人。

何卫东暗叹了一口气,“虽然很抱歉,但不得不告诉您,秀芬她其实并非完全是一个人类。”

“什么!”老姜不可置信地死盯着对方。

“您先听我说完。”何卫东示意老姜别激动,接着继续说道:

“三年前,我们收到来自下属医院的通知,有一具刚刚死亡不久的女性尸体,被检测出生前脑部的各项指标均高出常人,这也意味着她的精神容纳能力比一般人高一到两倍,这实在是非常罕见的情况,于是我们便考虑将她作为人工智能的首个真人载体,把13号AI注入到她的大脑中,重新赋予其全新的生命。”

“在经过长达两年的地下培育后,我们发现二者的融合度竟然出奇地高,于是便决定将其投放到现实生活中,让她自由融入正常人类的生活,以此来激发她产生自主思维的可能性。”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的妻子秀芬,其实只是一个三年前就该死了的人,结果却被你们重新装了个脑子,复活后又送到我这里了?”

“没错,您可以这样理解。”

说到这,何卫东脸上露出一丝骄傲的神色。

“不得不说,13号的确是我们从事研究以来,最有希望开发出自主思维的实验体了,在和您的相处过程中,我们发现她竟然能主动顺应您的喜好,开始调整脸部肌肉,改变自己的容貌,这完全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能给秀芬一个全新的身份呢?为什么还要让她以一个死人的身份活着!”老姜冷冷地开口。

“这是因为死者生前的记忆实在太过深刻,不自觉地也影响到了AI的记忆,所以我们只能冒险继续让她沿用这个身份,以免她在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引起记忆逻辑上的混乱。”

老姜隐隐握紧了拳头,“能告诉我,为什么偏偏是我吗?”

何卫东并未注意到老姜的情绪变化,依旧以一副科研的口吻向他解释着:

“因为想要激发AI进化的可能性,和她朝夕相处的对象必须也得精神力过人,您还记得多年前您在越南战场上的表现吗,我们重现了当时的情景,发现您奔跑的速度几乎已经突破人类的极限,这全归功于您强大的精神力,所以您是这个测试的不二选择。”

似乎是担心老姜会怀疑实验项目的合法性,他又继续补充道:“虽然是在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实验,但在这之后我们将会补偿给您一笔巨额的安抚金,也算感谢您在实验中为我们提供的帮助。”

“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你就告诉我秀芬现在到底在哪儿?”老姜面露不善,如果不是对方可能知道秀芬的下落,他早就扑上去了。

何卫东听完,面色奇怪地说:“她不是今早已经死了吗,死于意外呀,您不是当时也在现场看到了吗?”

“你们不是说她是电脑人吗,难道就没有个存档什么的?”老姜傻傻地望着他。

“抱歉,所有的AI都和人一样,是独立存在的,我们也没有备份。对于这一次她的意外身亡,我们也感到非常痛心。”

何卫东说着,脸上果真露出难过的表情,但那更像是自己家里的宠物死了一样,又怎么能和老姜心里的悲痛相比。

他终于忍不住,狠狠一拳挥向了面前的男人,却在拳头靠近那张脸的瞬间,眼神猛地一滞,生生将动作停在了半空中。

“你刚才说会给我赔偿金是吧?”老姜面无表情地说。

何卫东打量了老姜几眼,显然对他刚才的反常举动很不解。“没,没错。我现在就可以申请给您转账,不过是以无记名的形式。”

“好,那就拜托你立刻安排吧。”

“对了,姜先生,还有一个问题,请问你有兴趣继续和我们合作,帮我们培育人工智能吗,这一次……”

后面的话老姜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因为他已经闭上眼睛,进入了自己脑中的另一个世界,与那团位于脑海深处的黑影开始了无声的对话。

“秀芬,你怎么没死?”老姜的声音充满惊喜。

“傻子,我怎么可能真的死了,我只是昨晚悄悄把意识通过脑电波的方式转移到你的脑子里了,现在才刚刚恢复过来。”

“可是,我都亲眼看到了……”

“没错,那确实是我的尸体,但寄居在那具身体里的,只是我分离出去的一个意识而已,就像一行代码那样,她的任务就是今天一早偷偷钻到林场的草垛子里,再自己点火,这样一来,所有人都会以为我是早上出门时被意外烧死了。”

“你干嘛要这么做呢?”老姜着急地问。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们就会缠着我们一辈子,如果智光计划那群人知道我已经进化出自主思维,一定会把我强行带回实验基地的。”

“你现在已经能自主思考啦?”

“废话,不然昨天我为什么会想要帮你过生日,晚上的时候还让你……”

说到这,秀芬的声音突然变得害羞起来,好在两人的对话只在老姜的大脑中进行,世上绝不可能还有第三个人听见。

现实世界中,一名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经过何卫东身边,见他正一脸惋惜地望着沙发上的老姜不住地摇头,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怎么了,何上尉?”

“可能是因为这次13号意外身亡,给他的打击太大了吧,精神有点失常了。”

“啊,这么严重,那咱们之后的14号计划?”

“另找人选吧,他已经不适合了。”

何卫东看着傻笑的老姜,站起身来,无奈地叹了口气。

- -鹿小寞的第159个原创故事- -

书写故事,倾听心事

让我们在文字中体会世间冷暖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429G19B7D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