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被害案带来的经济模式反思

这两天,空姐坐顺风车被害事件霸屏,在悲伤、愤怒、声讨中,滴滴再上风口浪尖。

21岁的祥鹏航空空乘,5月5日晚在郑州执行完任务,搭乘顺风车,却在8日早上被发现遇害,遗体惨不忍睹。不要说女孩的父母悲痛欲绝,各位看官,谁又没咬碎一口钢牙?

01

事件发生后,滴滴做了危机公关,两天后打出四套组合拳:1、表达悲痛,道歉,承认责任,表态彻查业务;2、悬赏百万,开通专线,征集司机线索;3、借媒体发布悬赏进展;4、深夜再发提醒。我们不讨论滴滴的做法和效果,只知道它想最大限度地维持公司形象,小心谨慎地引导舆论。

有一个记者朋友在朋友圈里发起了一项调查:在空姐遇害案里,哪个元素刺激了受众?空姐的身份、对“顺风车安全”的关心、还是百万悬赏?这项调查蕴含着理性的思考,无论从公众安全、监管职责还是企业行为方面看,对于顺风车模式问题的思考都不容回避。否则,漂亮的危机公关还要做多少次?谁又记得已经做了多少次?

今天,我们不讨论社会问题,只反思经济模式可能带来的社会影响。

02

不止滴滴,共享经济模式都会遇到一个痛点,即对两个C端的管理。

比如“垃圾围城”的共享单车,虽然本质上更像是B2C(平台采购、分时租赁),但它以共享的模式出现,同样面临C端管理的难题。单车提供了便捷,而用户对便捷的理解近乎贪婪,如果退回到平房民居时代,单车很可能被停到自家炕头。占有,是另一种贪婪的极端表现。摩拜“贱卖”美团,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

单车市场由狼烟四起英雄辈出,到后期强弩之末势均力敌,各方都无力在模式上深耕。良好的共享愿望,止步于初级模式+低层次竞争。单车的问题,就是经济模式带来的社会影响。

共享经济的出发点是整合社会闲置资源,或者调动固有资源的闲置时段,初心是优化,是提高效能。共享平台是轻资产,在发展早期,格外依赖C端资源。回过头看,我们很多平台,依靠投入和补贴来抚平这种依赖,恰恰是走错了路。如果不能充分为各方赋能,不断提升平台价值,不可能在共享模式上走远,不可能对各方有效管控,更遑论纯净的优化。在市场模式下,各方都是趋利动物,欲壑难填。不能提升价值,也意味着不能高筑行业壁垒,只能在浅层次竞争。

而现在,滴滴完全有能力、也应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共享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在呼唤巨头觉醒,也在互换社会责任。

03

反观B2B市场,共享经济平台尝试的是深层次赋能。对两个B端的服务要比C端更为复杂,面临高行业壁垒,因此要求它的专业度更高。

以工程设备租赁行业的享租设备为例,其赋能的核心手段之一就是智能管控服务体系。

享租设备是国内首家工程设备租赁B2B互联网SAAS金融平台,也是一家共享经济平台,目的是实现工程项目和工程设备的双向共享。就像用车人和出车人之间的关系一样,工程项目方和工程设备方之间也存在巨大的共享空间。享租设备不是用投入型补贴来试图介入,而是紧盯双方痛点,破解行业难题,为双方深度赋能。

超强的线下线上智能管控服务体系,破解的就是安全痛点。享租设备可以利用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为双方提供智能匹配型交易;也可以利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实现对设备和人员的智能管控,从而大大降低安全风险。对比乘用车共享市场,后者显然需要嫁接更多的技术和管理能量。

赋能,是共享经济平台的命门,也是管控风险的前提。共享平台两端的用户痛点,就是赋能的切入点。享租设备模式针对用户的账期痛点,推出手段丰富的金融服务;针对行业不规范的痛点,推出大数据风控服务。这些努力,不能称完美,但努力的方向,是人们乐于见到的。未来,共享经济平台的使命,不再满足于第三方机构的价值,而是基于技术与数据,构建更加安全、开放和高效的产业新生态。

与2C的行业相比,B端企业有更高的粘性和指向确定性,对管控服务的需求要比C端更高。起步更晚的B2B平台已经开始进入共享经济2.0版,这种变化希望能对滴滴等巨头起到反向激励作用。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512G0AQ1P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