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世界》大门重启,诺兰夫妻的脑洞根本停不下来

《西部世界》第二季回归已有三周,在第一季中,无论是机器人乐园的设定,各种机器人和人类角色的身份背景,多线交叉叙事的结构,在科幻片、西部片的外壳下所表现的人文精神的内核,都让很多观众兴奋不已。

多线叙事、蒙太奇剪接,是本剧编剧,乔纳森·诺兰和妻子丽莎·乔·诺兰乐此不疲的叙事方法。在悬念、时空交错感中,引导观众一步步进入西部世界的故事。

第一季完结时,局势豁然开朗。四条时间线索、主人公的身份重叠和命运走向,都清晰浮现,为后续开启更庞大的剧集做足了铺垫。再次品味剧中的台词、对话,诺兰夫妻在剧中表达的主题,关于人工智能、人的意识和自我认同、宗教和社会,这些涉及到不同学科的命题,值得细细思索。

诺兰式多线叙事

《西部世界》最初给人的震慑感来自于它的叙事结构。由于剧情跳接,人物关系复杂,所以在剧集更新的过程中,关于有几条叙事线索,以及人物身份的问题,引起了剧迷的猜测和讨论。

这种多线叙事的方法,在乔纳森·诺兰和哥哥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作品中非常常见。

2000年哥哥导演的《记忆碎片》,就是改编自弟弟写的短篇小说,并由弟弟担任编剧。片中不断循环的故事,和《西部世界》里机器人的剧本设定有相似之处。

2014年的《星际穿越》,两兄弟再次合作,片中五维空间的构建,通过虫洞穿越时空,涉及到时间物理概念。2010年哥哥自编自导的《盗梦空间》,2011年弟弟编剧的《疑犯追踪》,同样都在时间线上做文章。

两兄弟在这种叙事结构上乐此不疲,精心雕琢。在《西部世界》中,各条时间线的衔接也是严丝合缝,没有漏洞。尤其是在机器人迭代这个设定下,多线叙事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虽然,繁杂的时间线索,可能让观众产生困惑,或者遗漏大量细节,不过当剧情出现重大进展,揭示人物身份的时候,也会相应产生巨大的震撼感。理清时间线索后再次观看,能从中得到更多的快感。

结构为剧情服务,从第一季第一集开始,剧本从哪里开始也经过精心安排。

乔纳森·诺兰说:“我们清楚自己想讲的是一个复杂的故事,但从一开始就知道,要从游乐场接待者们的视角切入,并在整个故事线中都力求贯穿这一理念。”

他认为以此开头极其重要,即使会让观众对西部世界的运转规则颇费心思,但可以让观众迅速建立起对这些主人们的认同感。“要确保你对这些主人,而不是进来的客人抱有同情。你已经深信,主人们会奋起反抗或者逃跑。”

精巧的外壳,深刻的主题

随着故事的深入,人物形象渐渐丰满。编剧团队借人物和故事,表达一些深刻的主题。

丽莎·乔·诺兰是乔纳森·诺兰的妻子,也是《西部世界》的第二编剧,夫妻二人共同创造了西部世界的人物,借他们之口,通过台词、对话、行为,把故事主题纳入其中。

夫妻二人的角色不同,他们关切的主题也有细微的差别。

乔纳森·诺兰的关注重点在人工智能的部分。“这部剧要探讨的问题之一就是,我们要重新定义有感知的人,要比目前大家探索的更深入一些。”

他认为人工智能不仅是科学家的事,也是每个人都应该关心的事。“电影电视制作人长久以来将这个主题归为科幻,使它看起来像是一场反乌托邦的噩梦,做的倒是卓有成效。”他提到斯派克 • 琼斯2013年的电影《她》,“在我们与人工智能互动的未来场景方面,这部电影特别细腻独特,对我很有启发。”

在《西部世界》中,关于人工智能的身份认同、人权、自我进化,做了详细的讨论。相比于原版电影拍摄时的1973年,图灵测试、3D打印技术、VR游戏等技术前沿,让《西部世界》的科幻更具现代感。

而妻子丽莎·乔·诺兰则更多地关注人文社会方面的主题。比如爱,自我意识,宗教和社会。她认为这些是“不朽的话题”。

比如自我意识和身份认同,丽莎·乔·诺兰认为这不仅是剧中机器人面临的问题,也是“青少年时期和中年危机的人”面临的问题。“他们被设定程序,一定会纠结于这种主题,比如‘我是谁?’‘我正活在别人的想法中?’”

由于女性特有的细腻情感,丽莎·乔·诺兰谈到《西部世界》中的爱情主题。“我们要探索理想化的爱,真爱又是什么呢?有时人们来到公园是为了体验浪漫的爱情,但这份浪漫的爱情是人工合成的。当所有假象烟消云散时,又意味着什么呢?什么是永恒的爱?”

这体现在故事女主角Dolores身上。从一个傻白甜女孩,到与外来者威廉的感情,到第二季中,即将离开家园去往外部世界冒险,Dolores身上一直被寄予对爱情主题的探讨。

在写作的过程中,丽莎·乔有时会入戏太深。“我们会写些在我看来是个悲剧的场景,拍到这些场景的时候,我对主人公们那种骨子里的同情,让我自己感到十分震惊。”

丽莎·乔还分享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当她和身边人谈起这种同情的时候,他们会从游戏的角度出发,说“有什么关系呢?”

丽莎·乔意识到,他们的态度和剧中的人类对待机器人的态度不谋而合。这让《西部世界》的主题更加真实而露骨,不仅仅是在剧中。

建造西部世界,一亿美元拿去花

在制作的层面,作为导演的乔纳森·诺兰会使用一些技巧,让这个世界的呈现更加生动。

比如,为了把机器人和人类区别开来,会运用后期特效,对演员的表演做一些精细的调整。虽然多数机器人表演是演员自己完成的,但在细节上,比如眼睛眨动的速度,或者脸颊鼓起的程度,会用到特效制作。

乔纳森·诺兰说,特效必须非常精细,“一旦视效太过,演员的表演经过这一番弄虚作假,立刻会陷入做作的深渊,观众的感情共鸣立刻就会停止。只要你不再把他们堪称有生命的,你就不会再同情他们。”

《西部世界》在细节物件的处理上,做的很出色。没有一处细节是随意放置的,不论是布景、道具,还是台词、片头、BGM,都蕴含了深意。

比如第一季第一集,苍蝇反复出现,一次是让警长面部瘫痪,引出机器人的世界观。一次是被Dolores拍死,证明她此前“从不伤害任何生命”的话是个谎言,让观众产生对Dolores是否产生意识进化的猜测。

而在背景音乐选择上,电台司令(Radiohead)、九寸钉(Nine Inch Nails)和声音花园(Soundgarden)等摇滚乐队的歌曲在剧中用钢琴来演绎。

乔纳森·诺兰说,“这是一种用来提醒观众的比较温和的方法,虽然它看上去像是一部时代剧,但它其实发生在未来。另一方面,如果我演奏一首你熟悉的歌曲,它对你的情绪可以带来一定的影响,这个时候你没办法完全控制自己的情感。”

因为特效和细节处理,第一季的预算花费了HBO将近1亿美元,第二季将更加昂贵,开启更庞大的世界。

《西部世界》第二季中,将出现另一个主题公园,“将军世界”,以日本江户时代为基础,加入很多日本元素,并邀请真田广之、菊地凛子等明星出演。

诺兰夫妇以此向黑泽明致敬,因为日本武士电影陪伴了乔纳森·诺兰的成长过程,而丽莎·乔·诺兰则在中国台湾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对东方文化情有独钟。

除了“将军世界”,一共有六家这样的机器人公园,还有“中世纪乐园”、“罗马乐园”,将在后续剧集中亮相。

从诺兰夫妻和制作人的第一次谈话,他们就已经设计了第三、四季想去的地方。他们对这个项目异常兴奋,对西部世界的构建,“彻底到从一开始就像个疯子。” 丽莎·乔·诺兰说,“参与其中一直很有趣,像在玩超大型的智能乐高玩具,我们一直在建造、建造、建造。”

-END-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513A1HG0P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