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一个段子,马斯克又搭上哥特怪妹!硅谷霸道总裁的情史真是让好莱坞编剧自愧不如啊

在各路被美艳女星包揽的Met Gala和戛纳电影节红毯照中,有一个男人却杀出了一条血路,成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这个人,就是号称“硅谷第一高富帅”、一手创立SpaceX、特斯拉汽车和PayPal、前段时间刚造了火箭窜上天的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原因很简单,这位身家198亿美元、世界排名第54名的科技大佬冷不丁的带着自己才交往1个月的女友格兰姆斯(Grimes),亮相Met Gala,将两人恋情正式公之于众。

当天现场秀恩爱的夫妇很多,但谁都没有这对CP惊人!

两人不仅着情侣装亮相,妹纸身上还有好多马斯克的专属标签。

仔细看妹纸的头发、项圈、衣服、裙子,都有马斯克家的特斯拉标志。

有妹纸这么独特地迎合自己,大男子主义、直男癌患者马斯克肯定爽翻了吧!

想必大家都很好奇,这位走着哥特冷艳风的新女友到底是什么来头,凭什么能偷走马斯克芳心吧?

姑娘原名Claire Boucher,1988年3月17日出生于加拿大温哥华。曾经也是个学霸,在麦吉尔大学攻读脑神经专业。

但是,有才就是任性,名校学业说不要就不要,妹纸开始专心玩起了音乐,并正式用起艺名格兰姆斯(Grimes)......

妹纸创作能力十分惊人,一出道就咔咔出了3张专辑。

2012年更是凭借第四张专辑《Vision》一举成名。被纽约时报赞为“迄今令人印象深刻的专辑之一”。

三年后她发行的《Art Angels》同样备受好评。

专辑的插画还是妹纸自己画的

电影《自杀小队》插曲《Medieval Warfare》,也是妹纸的歌。

妹纸人如其歌,古灵精怪,特立独行,虽然还不太为主流观众所熟识,但备受潮流圈追捧,人称“怪妹”。

那么怪妹和硅谷霸道总裁这两个根本不在一个圈子的人,又是怎么搭上的呢?

嗯,这个故事也是有点奇妙!

马斯克这个人虽然是个科技大佬,但他超级不喜欢人工智能AI,觉得人工智能迟早要控制人类,因此还和力挺人工智能的另一个科技大佬扎克伯格撕过架。

一个多月前,他又手痒想在推特上怼人工智能,这次他想到了一个梗——

Roko’s Basilisk思想实验

*什么是Roko’s Basilisk?

给大家简单科普一下,就是某一天,在美国一个类似贴吧的脑洞论坛LessWrong的讨论版,有个叫Roko的人提出一个思想实验:未来的某天会有一个近乎全能的超级AI,他会追溯到所有没有支持AI研究的人,然后惩罚他们。

这个思想实验后来被别人命名为Roko’s Basilisk。Roko是提出者的名字,而Basilisk是一种传说中的魔物,其能力大概是“只要看到它你就会死”,和上面假设的超级AI能力类似。

传说中叫Basilisk的魔兽

结果发布他随手前一搜,这个极难有人能理解的梗早在3年前就被一位加拿大玩音乐的妹子玩过了...

这个妹纸就是格兰姆斯(Grimes)。

Grimes在她的歌曲《Flesh Without Blood》MV中创造了一个角色Rococo Basilisk,她给出的设定就是“她注定要被人工智能永远折磨”,灵感来源就是上面的Roko’s Basilisk。

MV大家观赏一下:

马斯克的个性大家也都知道,争强好胜的他难得智商被人碾压,而且这次碾压他的还是个整整小他16岁的妹子,于是他就立刻通过网络和Grimes联系上了。

而Grimes也是十分惊喜,因为“这是三年来第一次有人懂她这个梗”......

哇,这简直是灵魂伴侣有木有?浩瀚宇宙之中,两人终于找到了可以一起嘲笑AI的另一个人。

一梗定情

没想到,聊上后的两人越来越来电,格兰姆斯不仅成为马斯克推特上关注的第一个女性,还顺理成章的从网友转成了对象~

看到这里,想必各位都已经自动脑补了一出科技界霸道总裁和高智商音乐才女的浪漫爱情大戏了…

其实,人生开外挂般的马斯克,除了这次恋爱情节够梦幻,其余的情史也都精彩到连好莱坞编剧都不敢这么写!

马斯克的上一任女友是艾梅柏·希尔德 (Amber Heard)。

艾梅柏是个好莱坞的演员,但她最为人知的还是要属她和德普在2016年的那场离婚大战。

当年5月,艾梅柏向德普提起了诉讼,声称她动不动就被酗酒嗑药的他家暴。但德普方不仅没有承认这一切,反而指责艾梅柏婚内出轨…

2017年1月,这场混战以艾梅柏获得了700万美元的赡养费收场。

4月的时候,艾梅柏和马斯克便纷纷在Instagram上秀起了恩爱。不少吃瓜群众都怀疑起马斯克就是德普口中那个“小三”。

他的脸上是她的唇印:盖章!

这两人谈了一年,期间也是分分合合闹了好久,去年8月被曝各走各路,到了年底又和好了,然而今年2月,又彻底分了......

分手原因,据知情人爆料,马斯克觉得艾梅伯控制欲太强,太自私了。

呵呵,马斯克这个大男子主义、直男癌晚期患者,只有他控制别人的,哪能被别人控制呢?

而马斯克在和艾梅柏这段之前的两次婚姻,走的也是豪门狗血八点档的路线,最后分手原因也都大同小异。

马斯克的第二任妻子妲露拉·莱莉和艾梅柏一样,也是个演员,在《雷神2》和《盗梦空间》里都露过脸。

同时也和Grimes一样,是个学霸,“最性感量子物理学女博士”。

和马斯克在一起时,妲露拉的爸爸就因为马斯克强势霸道的个性而反对他们结婚。

事实也的确证明前岳父大人看人很准。作为“直男癌”本癌的马斯克,控制和占有欲很强,连妻子的发色都要管。

除此之外,他工作至上的理念也让妲露拉不能接受。家人永远排在事业之后,马斯克一周可以工作100小时但却只给妻子和儿女10小时的相处之间。

矛盾日积月累,2012年结婚不到两年的两个人就分道扬镳了。

但是一年半后,余情未了的两个人选择复婚。

然而又过了一年半,吵不停的他们又有了离婚的想法。可是这次法律程序还没走完,他俩又和好如初了…

最终,这场两度离婚两度复婚的关系还是没能撑过第三次分手的考验,2016年3月两人宣布正式离婚。

巧的是,马斯克第一段婚姻失败的原因也和他“霸道总裁”的性格分不开。

他的第一任妻子叫贾斯汀,是个写科幻小说的作家。

两人在大学期间相识,因为同样有主见的性格和相同的人生价值观走到了一起。

不过,拥有相似性格的两位也许可以成为好朋友,但未必能成为相伴一生的夫妻。

大男子主义的马斯克在他们结婚当天就对贾斯汀说过,“这段感情中,我是主宰者”。

贾斯汀生下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后,宝宝就不幸早逝。即使夫妻两人身体都没有问题,追求效率、急于求成并且很强势的马斯克却要求妻子接受人工试受孕。

吃尽苦头的贾斯汀在分别给马斯克生下一对双胞胎和一对三胞胎后发现,即使她和马斯克有了孩子也无法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

贾斯汀再也无法忍受只做马斯克的附属品,她想坚持自己的写作事业,而不是每天只围着马斯克和5个儿子团团转。

最终,和马斯克结婚8年的贾斯汀忍无可忍,在2008年和马斯克分道扬镳。

人人都觉得超壕应该配美女,养眼又不费脑子。

但纵观马斯克的情史发现,他每次找的不仅是美女,还要是有脑子的美女。

而这时悖论就出来了:有脑子的美女怎么忍受得了他的直男癌和控制狂?

所以,马斯克去年11月接受滚石杂志专访也承认:你相信么?我找女友很难很难。

至于Grimes这次能不能Hold住这位硅谷第一高富帅,大家就慢慢吃瓜等着看吧!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518A0RL9Y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