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验品(4)危机重重

【科幻悬疑】试验品(4)|危机重重

经过一夜狂风暴雨的摧残,原以为龙卷风将地球一扫而空,成为它囊中之物。在这个年代,不必担心地球上任何东西会被带走。人类只要启动恢复系统,一切将恢复原状。

慕纤语一夜没有合上眼,天蒙蒙亮,她匆匆洗把脸,来不及吃早餐,立马向公园出发。她大脑回放昨晚熊熊烈火的场景,那个神秘的黑衣人,手里攥紧她的激光设计线稿,她将线稿存在钥匙扣形状的储存器,来不及输入数据,就莫名其妙丢失。原来是这位黑衣人所为,慕纤语想起办公室那个不同寻常的脚印,和她在电视新闻见到的那个黑衣人吻合,慕纤语又想起屏幕上那个单膝跪地送爱心桃给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女孩的黑衣人试验品。

莫非就是那个黑衣人试验品,他跪地的身高大概有一米四、五左右,而烈火中的黑衣人正好是三米左右。

慕纤语在路上做出猜测和推理,她马上得出一条结论:激光线稿的确被黑衣人盗走。

她下车后,火速冲进公园,火急火燎赶到昨晚发生火灾现场,试图找出蛛丝马迹,但是她还是来晚一步,环保部门早已启动恢复系统,将公园恢复原状,公园刹那间焕然一新,新鲜的空气,丝毫没有昨天火灾那股难闻的浓烟味道,红的花,绿的叶,晶莹剔透的露珠从一片片鲜嫩的叶子探出头,好奇地看着这个世界。阳光透过大树,照耀在慕纤语身上。她额头微微渗出汗珠。慕纤语拭去汗珠,她心里仿佛和昨天的大地一样,破一个窟窿,空空的,她找不到可以填充窟窿的东西,也无力回天。她就像是一个濒临死亡的人,谁也救不了自己。

黑衣人和激光线稿是否被大火吞噬,这下完全没辙了,慕纤语想瞒也瞒不住,纸包不住火,何况周领导已催过几遍,她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她经得起批评和挨骂,她担心的是RL3怎么办,他们还在煎熬中,等待人类拯救他们。

慕纤语没什么胃口,随便吃点东西填肚子,她精神恍惚地来到公司,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差点撞到公司的大柱子,还好同事在身后一把拉住她。同事见慕纤语脸色苍白,惊讶地问她是否身体不舒服。慕纤语摇摇头说:“一言难尽。”

她来到周领导办公室,忐忑不安地把激光线稿丢失的事情如实告知周领导。

如她所料,周领导勃然大怒,他气得将旧式空调遥控器摔到地上。周领导对智能空调感应器敏感,因此只能用旧式的空调。

周领导唾沫横飞,破口大骂:“去他娘的,你知不知道公司为了这块芯片,投了巨资,放在你身上,一个蛋都生不出来,你还有勇气搞个鸡腿的事。”

“周经理,我很抱歉,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你承担得起么?你多久没有去称重,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我……”慕纤语脸色发绿,但是她又无话可说,毕竟责任在于她,她想不出再好的办法,只能负荆请罪,让公司处分,可是周领导却不吃她这一套。在周领导眼里,芯片才是自己的饭碗。

人类都知道,在人工智能的高科技时代,人类若不进步,定会被人工智能超越,甚至是取代。人类意识到危机,所以有了PS芯片移植大脑这一功能,PS芯片在一定程度上,给人类带来无可估量的智慧和力量。

偏偏在这个让人找不到北的关键时刻,不法分子不择手段攻击PS芯片系统。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欲将芯片占为己有,高价出售给其他国家。

慕纤语心情沉重地走出周领导的办公室,周领导再给她一次机会,限她三天之内设计另一套替换激光线稿的设计稿,弥补她的过失。三天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慕纤语心力交瘁,她实在没有办法,虽然激光线稿是她设计的,但是她也做不到记住每一个设计步骤,如何推翻?如何取代?这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她浑浑噩噩地度过一个上午,压力大得让她透不过气来,中午也没心思吃饭,点一个餐,只吃几口,便吃不下去。她拨打秦靳南的电话,此时,她非常需要秦靳南陪在她身边,虽然她觉得这并不可能,但她就想找个人说说话,不然她会毫无厘头地钻牛角尖,久而久之,会闷出病。

事实上,秦靳南做不到随叫随到,他的工作不允许他随心所欲,他必须以工作为重,埋头苦干,否则他的职位迟早会被人工智能刑警取代。虽说他区区一个刑警,但他做的事情远超于他分内工作。好在慕纤语能体谅和理解他,只要他没有做出背叛她的事情,她都能接受他们现在的相处模式。

电话在30秒内接通,慕纤语轻描淡写地说:“昨天我在忙,你说周末要带我去哪里?”

“江普岛,下周带你去,现在我在外地查案。”秦靳南没有多余的寒暄,一般来说,只要他说在查案,慕纤语便懂他的意思,说明他正在忙,希望不被打扰。

昨天说好带慕纤语出去转转,才隔一天,秦靳南的主意说改变就改变,容不得商量。他的休息时间总是没有固定。

江普岛?那里建一个RL3试验品的监狱,空无一人的岛屿,在慕纤语看来,那是一个荒凉的地方,秦靳南为什么要带自己到那个岛屿,况且那里也是危险地带,RL3试验品在暗无天日的监狱,怨气冲天,恨不得将人类千刀万剐,将人工智能的零件剁碎,他们大量排出有毒气体,影响天气系统。

江普岛让慕纤语毛骨悚然,她这辈子都不想到那个地方。秦靳南一定是工作累糊涂,除非是搜集资料,秦靳南才会想去江普岛,不然他不会轻易到那边。但愿秦靳南只是说说而已,慕纤语默默地祈祷。

她挂掉电话后,心情并没有好转,看了时间,才反应过来,距离上班时间只有五分钟,还好在公司附近吃午餐,赶得及上班。她用指纹扫描结账,匆匆回到公司。

下午时间,她疲惫不堪地熬到下班。昨天一夜没有睡觉,她困得双眼快撑不开。难受的是下班前,周领导凶恶的眼神,让她心惊胆战。别看周领导平时看上去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一旦下属犯错,他不会给你好脸色看。纵然他是可尊可敬的领导,他也不允许下属在他眼皮底下耍猴。

慕纤语踉踉跄跄地回到家,她爬到大床,倒头大睡。即使天塌下来,她也需要好好睡一觉。

一觉醒来,她发现自己在一个无人区的江普岛。慕纤语全身无力,她头痛欲裂地坐在沙滩上。距离她不远处,便是RL3试验品的监狱,慕纤语吞了吞口水,疑惑不解地望着这个岛屿,她并没有想象中的惊惶万状,反之,她镇定自若。

她眺望一望无际的大海,压抑的心情放松许多。有朝一日,她愿意枕上这片海,永无止境地漂流,她希望看到不一样的海。浩瀚宇宙,是否也如此壮观的大海。

倏地,云涌风起,天空骤然变化莫测,云朵就像汹涌澎湃的海浪翻滚起来,形成诡异的形状,好像被镀上一层墨红色,风夹杂着咸咸的海水味道,钻进慕纤语的鼻子,似乎还有一种很腥的味道,慕纤语蓦地发现海水的颜色突然变成鲜红色,像一团又一团粘稠的血。

慕纤语的胃顿时翻江倒海,她注意到岸边骤然涌出暗黑的血,根源从监狱那里开始。浓浓的血从监狱喷涌而出,一直到达大海。

一位RL3从浓浓血色的海面浮现,他双眼布满血丝,慕纤语仔细端详,她惊讶发现RK3眼中并不是血丝,而是凝结成冰的血。

他的大脑异常肿大,就像一个根深蒂固的毒瘤子,他平静地走向慕纤语。

慕纤语智能耳珠立马感应到RL3内心的痛苦,只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大脑肿瘤让他无法释放自己的情绪。慕纤语转动智能耳珠,接收到眼前这位RL3的脑电波,脑电波频频发出告急警报,他在向慕纤语求救。

距离慕纤语大概几米,RL3撕开他身上的衣服,血如同水柱猛烈地从他的胸膛喷涌而出,贯穿全身的电流刹那间划出一道霹雳的闪电,慕纤语马上用手挡住突如其来的强电流。

“求你救救我。”RL3几乎向慕纤语跪下来,奄奄一息地求道。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慕纤语爱莫能助,她在心里千百遍告诉自己,冷静,镇定。

她也很懊悔,这两天深深自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导致激光线稿不慎被盗。RL3也许还有希望,至少恢复过来,不至于万劫不复。

“求你……救……救……我……”RL3像是一只饿狼扑向慕纤语。

“啊!”慕纤语从喉咙中发出绝望的嘶喊。

滴滴滴……

电话铃声将慕纤语从噩梦中唤醒过来,慕纤语乏力地爬起来。转动智能耳珠,发现电话铃声并不是从智能耳珠传来,而是她床头柜的手机。她接起电话,喉咙沙哑,说不出话,她咳了两声。

“你就是慕纤语。”一个陌生男人开门见山问道,对方语气怪怪的,很不耐烦。

“请问你哪位?”慕纤语皱眉,刚才没注意看手机号码的归属地,她只知道是一个陌生号码,一般情况下,她会接陌生号码,虽然现在大量出现让人防不胜防的恶意号码,但是慕纤语没有放在心上,她心想,说不定是朋友换号码,万一错过了那就尴尬。

“我是哪位不重要,索要你的命才是重点。”还没等慕纤语回话,陌生男子说完便匆匆挂掉电话,慕纤语久久没有回过神,她惊诧得目瞪口呆。

我得罪谁?那个男人是谁?为何要杀我?慕纤语第一反应不是考虑自身安危问题,而是被几个令她匪夷所思的问题困住。

刚刚那个噩梦,足足让她心有余悸。她正庆幸是一个噩梦,转瞬间却来一个来势汹汹的陌生电话。她汗如雨下,后背湿漉漉。

慕纤语小心翼翼地下床,着地时,头重脚轻。她的头仿佛被炸开一个洞,晕晕沉沉。

那个要杀我的人到底是谁?慕纤语心惊肉跳地走在大街上,与其闷在家里等待死亡降临,不如出来透透气,在阳光下死去也是一种幸福,慕纤语没有勇气在黑夜中孤独死去。

她走进一家超市,拐弯处,慕纤语的眼角余光,发现一个身影闪进一个角落里,有人跟踪自己?杀手出现了?慕纤语不禁地打一个寒颤。慕纤语感觉后背似乎有一双冷冰冰的目光盯着自己。

慕纤语出门前反复思考谁要杀她的问题,还没有理清头绪,杀手就已经猝然出现,她大脑一片空白,记不清来超市买什么东西。她在超市逛一圈,又一圈,无数圈……

她手心出汗,感觉杀手随时将自己解决,可她死到临头还不知道究竟是谁要杀她。噩梦中的RL3,似乎也要杀自己。RL3?慕纤语双眼圆睁,她突然从超市狂跑出去。

就在她冲出超市,慕纤语身后“砰!”一声巨响,她吓得回过头。一个人头破血流的男人倒在她面前,男人身后是一个RL3,接着,RL3轻而易举地抓住一位人工智能,将人工智能的头部零件扭下来。在场的人们和人工智能慌乱地跑开,场面顿时失控,堪比战场上的兵荒马乱。

RL3是如何逃跑出来?慕纤语突然想起那个陌生号码,明白过来那通电话是眼前这位RL3拨打,双脚仿佛被钢钉固定在地面,无法动弹。她绝望地抬头仰望天空,想不到今天就是我的死期。她屏住呼吸,慢慢闭上眼睛,想逃却逃不了,只能听从命运安排,这是多么令人悲催。

RL3嘴角浮现一丝微笑,他手执一支枪弹,一步一步逼近慕纤语,就在他举起手,正要对慕纤语下手,千钧一发之际,秦靳南出现了,他迅速翻滚过去,踢开RL3手中的枪。其他刑警猛地冲上去,易如反掌地将RL3缉拿。

突然,RL3眼球的血喷涌而出,倒下血泊,死了。他没有闭上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慕纤语。

怎么回事?他为何会死掉?秦靳南疑惑地暗叫一声。

慕纤语惊慌失措地看着RL3死掉却无能为力,他眼球的血,是否在求自己拯救他。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0G09V8B00?refer=cp_1026

同媒体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