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让我恐惧的事:在区块链这个世界里,我什么都不是

Day One是一个新栏目。栏目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想有个地方能记录下每天在区块链行业里的所思所想所见。或者简单点,就是记录橙皮书自己每一天的发展。在上千家区块链媒体里,想要做一家符合我们自己价值取向的、符合我们自己阅读品味的媒体,挺不容易的。贝佐斯说要把每一天都当成是公司成立的Day One,那么,这里就是橙皮书的Day One。

他:“我第一次知道比特币,是从1万个比特币买了一个匹萨那条新闻开始的,那是2010年吧,当时我就觉得它一定会涨,结果我一直没买,转身去买了域名,你猜为什么?”

我:“猜不到。”

他:“因为我不知道怎么买。”

这个不知道怎么买比特币的年轻人是一个80后,清华电子系的本硕,毕业之后在微软和麦肯锡工作。他是这两个月才开始认真研究区块链的,看到橙皮书的一篇长文,在微信后台联系到我,最后我们约在这家咖啡店。

他:“本来我觉得这是一个技术行业,看不懂,准备完全放弃的。后来看到火币的那篇文章 ,讲区块链的商业体系设计,通证带来的新变化,我发现这是一个我能做而且很有优势的行业,因为我逻辑好,能把这些道理讲清楚。我正在做一个艺术品上链的项目,找了拍卖行业的一个大佬,就一个早茶的时间,他就非常相信这个事,要商量具体投多少钱占几个点,还问我能不能拉另外一个大佬进来一起投。”

我:“艺术品上链这个事情你觉得靠谱么?”

他:“我也知道是泡沫,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得加入到这个泡沫中,不能在这个世界之外看着。你有没有发现,区块链这个世界已经自成一体,都不带传统行业的人玩的。我特别害怕的就是这一点:你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是隐形的,别人看都不看你。

我觉得啊,泡沫是个好东西。要促成大的变化,没有泡沫是不行的。区块链行业里最早进场的这波人,他们可能是无知者无畏。到现在这个状态,大家都能看出这是泡沫了,有些人就怕了,这是有知也有畏。但是还有些人,想继续做下去,把事情做出来,就得驾驭这个泡沫,这时候是有知,但是也无畏。真正要做大事,得是最后这一类人。”

我:“你现在的状态是哪一种?”

他:“我是有知无畏。其实没什么好怕的。我现在同时在做好几个项目,刚才说的艺术品上链是一个,另外还在做一个针对三四线城市还没有参与到区块链的年轻人的项目。但是说实话,这些方向具体要怎么落地,我也不清楚,但是无论如何,先得告诉大家,我是在认真做区块链的。

聊完回家的路上,我被蓝天和阳光晃迷了眼。回想这半年碰到的人和事,觉得不真实。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神奇力量,把这么多人卷到这个行业中来的?人们的选择,有多大比例是自由意志?

突然想起另外一位朋友,也是创投圈的中坚力量,留学回来很早就进了一线美元VC,后来去一家不错的创业公司做合伙人,这两年资本寒冬,他在一家基金做合伙人,也没什么中意的项目,就窝在办公室读书。

他一直对区块链没兴趣。很早就有朋友劝他买比特币,他没买。后来又有朋友劝他买以太坊,他也没买。ICO火了,他冷眼旁观。

就在上周,没有任何征兆的,他决定离职,加入区块链行业,具体公司还没有定。因为过去的履历,不少大佬都想请他去管事。他自己却开玩笑,叫我去做实习生我也会去的,反正我现在啥都不懂。

我问他是怎么做这个决定的。他说,过去总觉得,不懂就不要碰,不擅长的就不做,现在觉得,得慢慢做才会懂。过去是有条件再上,现在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创投这个行业已经没什么机会了,区块链是有新机会的,我得抓住它。

还有不少创投圈的朋友,相继跳到区块链的船上。大家兜兜转转,发现又聚到了一起。

我自己不也是一样么。虽然接触比特币不算晚,13年就开始关注,当时对区块链和背后的思想特别着迷,14年的新年愿望就是做一个DAC(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但是接下来暗淡的两年让我灰心了,再次关注到这个行业已经是17年年底了。

汹涌的泡沫把我卷了进来,脑袋一热我就做了橙皮书,天真的认为我们的内容可以杀出重围,直到现实一个响指。

也许每次淘金热和泡沫潮都是如此。有人被理想主义感召,有人不想被时代落下,有人想再搏一把,有人莫名其妙就进场了。

我们都一样,我们不一样。

如果你也在这条船上,欢迎分享你的船上故事。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529G20I06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