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灯火,渥太华-8

很幸运,前半生选择了这个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专业-计算机,来加拿大后又从事了这个领域里集数学、哲学、经济学等于一身的顶尖专业-大数据。不但能以此为生,而且能思考和享受这个专业带给这个时代的巨大变革。

凡是对大数据与哲学搭界不理解的大概都不是科班出身。不过没有关系,我这故事也穿插了很多思考问题的方法,让你看看一个理工科出身的人如何科学、严谨和有条理的哲学思想来分析我们身边的“小事”。

第一个战斗,赶走“虾米”。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有很多解决问题的方法并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不只是在生活小事的选择上,还是在项目管理上,还是在技术细节上。我们从不同的观点和角度看问题,往往得出不同的甚至矛盾的结论。所以无论中外,办公室哲学里有一句名言:说服领导是关键,其他争论全扯淡!

这次赶走“虾米”的战斗,根本没给他跟我争论的机会。

小章曾经跟我说过,他来了三个多月,老殷几乎没有跟他说过话。不过一顿午餐之后,老殷的态度来了个180度转弯,不但对我的问题有问必答,就连对小章也客气了许多。

他们这个IT部门,从技术上分为两大部分:软件部门和网络部门。汤姆是软件部门的执行经理,直接领导我们的这个项目,他的老板是软件部门的总经理杰瑞,一位快要退休的老爷子。杰瑞的老板就是整个IT部门的首席执行官了,一名加拿大中年大妈(不起名了,以后就叫中年大妈吧)。以后这些人都是这个故事主人公,不提不行呀。

我们这个系统从技术性能上讲与两个部门都有关系,很难用确切的标准划分责任的归属。在过去我来之前的三个月里,“虾米”

提出了一个优先解决软件设计的计划,并且花了大量的时间来重写一些源代码。

老殷最初对“虾米”的计划是持强烈抵触情绪的,原因很简单,老旧的系统代码都是多年以来老殷和另一个即将退休的程序员马克维护的,“虾米”公然挑战原有的设计,岂不是动人家的奶酪?所以老殷巴不得我找个什么充分的理由,来推脱自己的责任。

部门之间互相扯皮推诿责任,在哪里都是一样。汤姆也不是技术上门外汉,这其中的道理他难道不懂?只是汤姆管不着人家网络部,只好在自己管辖范围之内想主意,而如此以来弄得老殷不高兴了。

当我真正坐下来研究他们的系统的时候,才发现原有的系统设计太凌乱了。如果具体到每一段代码,没有大的问题,甚至很优化,只是把所有凌乱的局部设计放到一起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忍无可忍!举个很简单的比喻:一套大房子里,堆满了设计精巧木料上乘的家具,但胡乱的摆放和布局让人们连抽屉都打不开,厨房里放满了高级沙发,而锅碗瓢盆甚至冰箱都堆在了卧室里。事实就是这样。

当我用这个例子来跟汤姆说明我的发现的时候,汤姆无可奈何的说:

“你不知道,我们这个系统运行维护很多年了,所有人都只是关注具体的细节,没有人从总体上解决问题。所以才请你们顾问公司来解决问题。”

“你觉得虾米的计划怎么样?” 汤姆看来是个很诚实的人,有话直说。

“我现在很难断定好还是不好,我只是觉得修改代码可能需要的时间比较长,也许还有更迅速的方案,比如调查一下网络硬件系统。” 我也对汤姆直说我的想法。

其实最初我对‘虾米’没有任何偏见,甚至对他挑战老殷暗暗高兴。我只是急需一种方法和机会,建立客户对我的信任。

“虾米倒是也提到过硬件问题,只是网络部门似乎不大愿意配合。” 汤姆说。

“我对网络系统也不陌生,如果你信任我,能不能让我到他们机房参观一下?” 汤姆对我的建议当然很高兴了。

“我跟杰瑞说一下,让他跟那边安排一下,咱俩一起过去一趟。” 汤姆担心人家网络部门不鸟我们,所以让我们的大头说。

......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604G0D806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