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不败金刚》内部预览13-15章

第13章 33号俱乐部

世界最著名的建筑设计师,迪斯尼公司的开创者华特·迪斯尼创办了33号俱乐部,竖立在皇家大街33号,由33家赞助商组成,成立于1967年,33号代表着合作伙伴以及与之相对应的特权。在33号俱乐部成立之前,迪斯尼本人就去世了,俱乐部成员大多是闻名世界的发明家和企业家,据传,33号俱乐部和神秘组织共济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后者几乎控制着全球的金融行业,标志是由圆规和三角尺构成的正、反金字塔图案,会员使用“猪圈”代码进行联络。

河正治对33号俱乐部和共济会的传闻并不陌生,他带上手套,用镊子夹着林美珍这张票单存根,就像夹着一枚全世界最珍贵的纪念邮票一样。

“看!这就是猪圈代码!”河正治指着票根右下角突出的奇特文字说道,这些文字由框和点构成,“美珍小姐,我可以拍张照片吗?我想回去研究一下这些代码的含义。”

“您请便。”

河正治用手机对着这张票根拍了2张照片,拍完,他用镊子夹着票根,放进小塑料袋中,还给林美珍。

林国栋不解地问道:“难道,林美珍小姐,你和迪斯尼33号俱乐部有什么瓜葛?”

河正治摇摇头:“不,这个33号俱乐部恐怕不是华特·迪斯尼创办的那个迪斯尼乐园中的VIP会员俱乐部了,实际上,这个33号俱乐部就是一个纯粹的托拉斯集团,由世界顶级的企业构成,同时拥有足以垄断行业的科技专利。这个33号俱乐部,一定在密谋什么大的事件。L先生,这块拼图大到你我都难以想象,恐怕OCP公司也涉足其中!”

“那么,这一切,和美珍小姐的遭遇到底有什么联系呢?”林国栋问。

“L先生,你能否坦诚相告,OCP公司到底在研发什么项目?”河正治反问道。

“据我所知,OCP公司的项目,是全球目前竞争最激烈的纳米技术,单就我知道的项目,就涉及人类疾病治疗和寿命延长。”

“L先生,看来你对OCP公司的了解,在某些方面还没有我多。”

“哦!此话怎讲?”

“你知道OCP的含义吗?”

“Ocean Create Person,海洋、创造、个人,是这么解释吗?”

“对!海洋!OCP成立之初,大量的资金和技术,用在了海洋移民的项目上,你听说过东京超级金字塔项目吗?”

“东京超级金字塔项目?有所耳闻,听说有一位意大利设计师设计了一座比埃及吉萨金字塔大12倍的现代金字塔,准备建造在东京海湾,可以容纳75万到120万人居住,命名为大都市金字塔,顶部高度超过2000米。但是,这个项目好像搁浅了。”

“这个大都市金字塔项目正是OCP公司参与的众多海洋移民计划之一,随着海洋移民工程泡沫屡屡破产,OCP遭受了历史上最惨重的损失,集团旗下几大企业近乎破产,存活的纷纷退出。所以,现在OCP才把研究转向原来并不重视的纳米科技。”

“噢?!向海洋移民?”林国栋想到一件事,“那天在我的家里,我们曾经讨论过,因为OCP已经研究出可以使人类近乎长生不老的纳米医疗技术,因此地球人口在未来50年里可能会暴涨,进而引发人类危机。原来,他们早已经有所准备了!”

“长生不老?!”

“是的。为林美珍小姐治疗身体,使用的正是那台机器,它由Cheron人工智能和纳米肌肉纤维复制技术构成。但是,那一次,军方项目指挥官,要求把美珍小姐的记忆,也一并还原到初始状态。所以······”

“原来是这样,我的记忆,原来是你消除的······”美珍说道,眼神里却没有愤怒和怨恨,只有茫然无措。

“美珍小姐,我也是迫于无奈!当时,军方指挥官以你的性命向要挟,如果我不照他的意思去做的话······当时,他正用枪指着你的头······”

“唉!我不怪你,其实,我也因此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美珍叹息道,“你们看到了吗?这间618房间,它已经属于我的了。我18岁来到首尔,20岁来到588里成为一名舞娘,最大的心愿就是买下这里,做一个收租的女人。演艺圈什么的,本来就不奢望。”

“可是!”美珍的眼泪不住滚落下来,“我好恨!恨那些欺骗我,糟踏我的人!我好想知道他是谁!我恨不得用所有这些赚来的钱,报复那些人!”

河正治劝解道:“美珍小姐,身陷囹圄的苦难已经过去了,如果你再去追查此事,恐怕会让你陷入更大的麻烦当中。我不是劝你原谅这些人,我是劝你原谅过去的自己,你还年青,可以有很多路走。”

美珍浑身颤动,她脱下身上的披肩,裸露出后背:“你们看!”

美珍将林国栋的手放在自己的后背上,那里的皮肤一棱棱凹凸不平。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你后背的皮肤怎么了?”林国栋惊道。

“被太阳晒的。”

“被太阳晒的?晒了多长时间?”

“就被天台缝隙射下来的一道光线,晒了几分钟,当时我没有注意,事后才觉得疼痛难忍。现在,我再也不能回到地面上去了,至少白天不能。L先生,是不是你的纳米修复机器,有什么缺陷?”

“不可能啊!动物实验做了好久了,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现象。”

“动物实验,你们以前没有在人身上做过试验吗?”

“很少······尤其是记忆覆盖的实验。”

“是么······看来我是你们最初的实验品了。不过,我以前就怕光,小时候去海滩游泳曾经晒伤过,浑身红肿快半年后才渐渐恢复,所以后来就一直很怕被太阳光直射,去医院检查了皮肤科,却查不出什么毛病。”

“原来是这样······”林国栋思考了一会,说,“有可能存在这种情况,给你的身体取样获得数据的时候,默认为你的肌体处于完全健康的状态,没有检查出你的皮肤或者神经具有惧光特质,获取了完全错误的健康数据。之后,因为你的皮肤有很多瘀伤,在治疗的时候,将错误的数据叠加在你的皮肤纤维上,增强了你的治病基因。”

“那怎么办?”

“只能调整数据,重新治疗。”

“再做一次人体试验吗?”

“······”

“算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那个纳米修复机器,还有什么人工智能,还不能把人类从疾病当中拯救出来,至少我就是个失败的例子。”

“美珍小姐!”

“你们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了,过去的事情已经不能挽回了,反正我也不想回到地面上去了,我在这下面至少还安全。”

林国栋和河正治互相看了一眼,美珍已经下达了逐客令。

“美珍小姐。”河正治说道,“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你的遭遇和33号俱乐部有着密切的关系,不管OCP公司有没有参与其中,你的记忆显然是OCP的军方指挥官逼迫这位L先生给你去除的。临走之前,我想最后和你确认一件事,你是从哪里得到33号俱乐部门票的?”

“我和恶魔作了个交易,是我自作自受。但是,恶魔的名字我不能说,否则,它会收去我眼前尚且拥有的一切。况且,我也不知道恶魔真正的名字。”

“好吧,那我们走了。”河正治和林国栋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时,林美珍说:“河先生,L先生,如果我的病真的可以治疗的时候,请告诉我一声好吗?”

“一定!”林国栋的眼眶湿润了,他再也不忍心回头看林美珍那哀伤和充满期待的眼神了。

两人走出588里地下舞场,原路返回回到地面,林国栋还沉浸在刚才发生的一切里,前面的河正治已经加快了步伐。

“河先生,等等我,你怎么走这么快?”

“不要回头,后面好像有人跟踪我们!”

“什么?!”出于本能,林国栋回头看了一眼,有2-3个人影立刻躲进了水墙后面,这种情况林国栋还是头一次遇到,他心里直打鼓,“河先生,我们往人多的地方去吧,顺便打电话报警。”

“不行,588里这块地方完全没有信号,我们还是快走吧,如果对方是33俱乐部那边的人,恐怕去人多的地方也没有作用,还是一样危险!”

两人快步冲出地下广场,经过先前那2栋黑漆漆的大厦时,身后响彻着杂乱的脚步声。跑到“清凉里”的路灯下时,河正治放慢了脚步,举起手机拨打报警电话,清凉里的小街上,站着3个戴着口罩的蒙面打手,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第14章 清凉里的街斗

林国栋的双脚直哆嗦,后面的脚步声渐渐逼近,前面三个人身材不高,脸上都戴着口罩,其中两个手里握着棒球棍。

河正治喘着粗气说:“冲出去以后,我们分头跑吧,咳咳咳······”

“跑不掉,怎么办?”

“尽量,拖延时间!”

说着,河正治猛的向前冲去,林国栋紧紧跟在后面。

“唉!别让那个小子跑了!”对面的三个人张开手臂在清凉里的马路上拦截,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两边的街铺都拉着卷帘门,有一家探头出来张望,见状后也赶紧收拾摊子准备拉上卷帘门。

河正治紧贴着街左侧跑,林国栋灵机一动,贴着街右侧跑,三个拦截的人一时慌了神,一个在左侧堵,一个在右侧堵,剩下一个站在路中间。

河正治在左侧跑,前面的人张开手臂,并用棒球棍支住墙壁。河正治举起双臂抱住头,一俯身,向那人径直撞去。“哐”一声,那人重重撞在卷帘门上,他伸手想抱住河正治一条腿,结果手反被踩了一脚,“哎呀!”一声哀号捂住手在地上直打滚。

河正治向前跑了20米,一口气冲到清凉里街口,来到大马路上,回头一看,林国栋被另外两个人正堵住,他像一只受伤的水牛一样奋力挣扎,来回甩着身子,但身上的两只猎狗紧紧死咬住他不放。

大马路上车流来来往往,河正治挥手想拦下一辆求救,但那些车辆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反而加快了速度。回头再看,林国栋已经被一伙人围着拳打脚踢,正拖着往停车场的方向去。

“西巴!”河正治骂了一句,手伸进衣袋中,再次将手机拨通了112,并扯开上衣扣子,活动了一下手脚,朝黑暗街巷里的那伙人走去。

“喂!你们这伙人!住手!”河正治高举着电话。

“有部塞要?有部塞要?”112电话已经接通了,那头警察厅的值班女警在电话里喊道。

“和你们谈个条件,放了他,我就放弃报警!否则你们别想跑出这个地方,外面布满了摄像头,你们无路可去!”

7个蒙面人商量了一阵,为首的掏出一把锋利的刀子横在林国栋脖子上:“你敢报警,我现在就杀了他!”

“有部塞要?有部塞要?这里是112报警中心,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有部塞要?”

“快把手机关掉,扔在地上,听到没有!”为首的凶徒喊道。

“有事好商量,我想你们的头目不是要你们来取他性命的,不然何必派你们这些人,派一个杀手足够了!”

“快把手机扔地上,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他,听到没有!”

“你别乱来,杀了他,你也会没命的!外面到处是摄像头,你以为蒙着面就没事了吗?你杀了他,你们7个人全都得去牢里做一辈子苦役,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吗?你好好想想吧!”

7个蒙面人的阵脚开始慌乱起来,互相看着。

“你放了他,我现在就取消报警,如果你们是为了钱,我可以出双倍,马上转账支付给你!”

“他妈的,我们不是为了钱!你把手机扔掉,不然我现在就宰了他!”

“好!你别冲动。”河正治慢慢弯下腰,手一甩,把手机扔进了附近黑漆漆的草丛里。

“啊!西吧膏呀!这狗崽子太坏了!大哥,这下怎么办?让我过去收拾他吧!”一边那个刚才被河正治踩着手的家伙,一边甩着受伤的右手,一边用棒球棍杵着地,嘴里骂骂咧咧。

“饭桶,你给我住口。”蒙面大哥指挥道,“你们两个,去停车场把车开过来,你们两个,去草丛里找到他的手机,还有你,卷毛,你不是想过去收拾他吗?那你去吧!”

“那,那我就去啦!要,要是我打不过他,你,你们······”

“少废话!”

“那我去了!”卷毛向大哥鞠了个躬,小心翼翼地甩着手里的棒球棍走向河正治,河正治解开腰间的皮带,裹在右手上作为护具,作好了战斗的架势。卷毛跑到距离他十米远的地方站定,将手指关节和脖子关节扳了扳,弄得身上骨头嘎吱作响,然后握住棒球棍举过头顶,分开双腿,探出左脚,摆开架势,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朝河正治挪过来。

“卡杀鸡,你能不能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河正治嘲弄道。

“啊!一丝姬呀!你敢小瞧老子!我啊啊啊啊啊啊!”卷毛突然像疯狗一样扑过来,吓得河正治向后连退十几步,背靠在了镶满马赛克瓷砖的街道墙壁上。

“嗨依!”卷毛举起棒子用足力道朝河正治头上砸下去,河正治一看不好,本能地一歪头侧身向左边躲开。

“嗨依!”卷毛又一声大叫,棒子举在空中并没有落下来,只是抖了抖。

“嗨依,嗨依,嗨依,嗨依!”卷毛连叫几声,河正治只顾左右闪躲,这个卷毛虽然不是打架能手,但也算是个江湖老手,他本身是个吃软怕硬的孬种,一但看清楚眼前这个人,只不过是比自己还软的家伙,心里一下有了底,顿时心花怒放,心想:“今天该着老子一战成名,让你们这群混蛋小子开开眼界!”

想罢,他捏紧球棒,双眼冒出冷酷的寒光,猜准河正治要躲避的方向,一棍子打下去。

“镋!”墙壁上冒起火花,马赛克蹦起一片,棒球棍原路反弹,不偏不倚,正砸中卷毛光秃秃的额头。

“梆!嗯嗯嗯嗯嗯······”一声清脆的听着就很疼的敲击声,伴随着久久不散的回音,回荡在清凉里昏暗的街道上,卷毛直挺挺地瘫倒在地,手里的棒球棍稀里哗啦滚落到地上,他“一战成名”的梦想就此烟消云散了。

“喂!喂!你没事吧?”河正治拍打着卷毛的脸,拖起他的胳膊把他靠到墙角边,倚着墙壁放好,拉下他脸上的口罩,蹋蹋的鼻头,干瘪瘪的嘴巴,毫不起眼的长相,除了那头蓬松的卷毛。

另外两个蒙面人好不容易在草丛里翻找到了河正治的手机,其中一个高举着手机朝大哥方向跑去,还有一个向河正治跑过来,他看看孤零零倒在墙角昏暗处的卷毛,嘴里还吐着白沫,惊恐地转过身,喊道:“大哥······”

还没等他喊出声,黑暗中一击闷棍就砸了下来,第二个蒙面人歪着身子,以半转身的姿态尴尬地倒了下来,要不是河正治及时将他捞住,差点脑袋砸在硬梆梆的水泥路延上。河正治检查了他的呼吸,又奋力将他拖到墙角边,和卷毛并排放好。

才不到一分钟,2个蒙面同伙就悄无声息地被解决了,抓着林国栋的蒙面大哥有些慌了,他身边身高马大的胖子焦急地问道:“大哥,那两个小子怎么还没有过来?会不会自己跑了?”

那两个小子确实跑了,弃车逃跑了,他们惹了大麻烦,从停车场拐弯出来的时候,撞上了一辆正在缓缓倒车的劳斯莱斯,把劳斯莱斯的后车灯撞坏了,并在后保险杠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印子,估算赔偿价值数千万韩元都不止。两个蒙面家伙像两只脱兔一样飞也似地逃进了588里附近黑洞洞的巷子里,那个地方没有摄像头也没有Wifi信号,是个绝佳的逃跑路线。扔下了大哥,和大哥的车。

“你们是谁派来的?到底有什么目的?”河正治扛着棒球棍从黑暗中走到街灯下,“就剩下你们三个人了,我们可以谈谈条件了吗?”

“什么条件!”

“把他放了,把手机还给我,如果你们肯再多说一点,我可以比你的雇主多付两倍的价钱,我说话算话!”

“混蛋!你们这些资本主义的走狗,人渣!你别再过来了,大不了,我和你们同归于尽!”

“啧啧啧!这就不对了,我和你一样痛恨资本主义的走狗,我想你的枪口对准了自己人!同志!”

“自己人?同志?”

“老大!我,我认识这个人!他······他是河正治!他是······”

“河正治?”

“是的,我就是河正治,旁边的小同志,你说说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老大!这个人是个新闻记者,一直抨击资本主义政府,他可以算是我们的同志,我们会不会······”

“笨蛋!那只是政治秀,是演给傻瓜看的。”蒙面大哥踢了旁边的人一脚,对河正治说道,“混蛋!你为什么要帮助恐怖分子,制造生化武器?”

“咳咳咳!我不是恐怖分子,我只是个研究员!”林国栋的鼻子和额角冒着血,他吃力地辩解道,“我从中国来才没多久。”

“什么?中国?哪个中国?”身高马大的蒙面胖子问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国。”

“大哥!也许真的弄错了,中国和我们是同一无产阶级阵营的啊!”

第15章 机智脱身

清凉里远处的马路上传来警车鸣笛声。

“大哥!”

蒙面大哥松开胳膊放开林国栋,把他推到一边:“把手机还给他!你们两个,去把那两个废物带走!”

河正治赶紧接住林国栋,搀扶住他,问:“你还好吧?”

“没事,我没事。”

5个蒙面人互相搀扶着消失在通往588里的黑暗巷子里。

“我们怎么办?”林国栋问。

“我们?等着警察来录口供吧!”

“不,不!我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你让我先走吧。”

“我扶你去旁边的巷子里,看看情况再说吧。”说罢,河正治扶着林国栋走进清凉里黑漆漆的巷子里。

不一会儿,大量的警车从清凉里的小路上呼啸而过,足足有20多辆。

“你怎么叫来这么多警车?”

“我也不知道!”河正治探出小半个脑袋向外张望。

20多辆警车径直开向位于二楼的大型露天停车场,警察们打开车门,掏出手枪,打亮手电筒。为首的一名高级警官走下车,50岁左右,人高马大,身材发福,国字脸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他一下车赶紧向那辆被撞的劳斯莱斯跑去。

“混蛋!谁叫你们来这么多人的!”劳斯莱斯的后车玻璃门透开一条缝隙,里面的人呵斥道。

“是!本部长,属下们一接到报案就都赶过来了!”胖警官连连鞠躬敬礼道。

“赶紧疏散,赶紧疏散!”

胖警官敬礼,立正,正步转身,小跑几步后,挥手叫来几名警员,呵斥道:“混蛋!谁叫你们来的!赶紧疏散!”

“那,肇事车辆怎么处理?”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赶紧疏散!”

“是!”

“疏散,疏散。”几名警察分头指挥着,警察们纷纷收起手里的枪,回到各自的警车上,倒车。

正在此时,只听马路上一阵急速刹车声,一辆灰白色的现代汽车突然从公路变道,拐进清凉里。最前面的警车赶紧急刹车,被后面的警车追尾,撞到了前面的现代汽车的车身,险些将它掀翻,后面的警车“砰砰乓乓”一连串追尾。

“哈!西吧!”现代汽车里传出一声怒骂,车底盘被掀了起来,里面的人用力蹬了2脚,车门以45°角朝天打开,然后“喀拉”一声响,车门掉下来,“哐”又一声巨响砸在警车前车盖上,警车挡风玻璃全碎。

只见车里面的人解开保险带,从车里爬出来,站在警车车头上,转身又去拖车里面另一个人。

“小菊,小菊你没事吧!”

“老大,我没事!”

50多盏手电筒,附带着一支支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照向这个人。只见这人穿着一身灰扑扑的长大衣,因为身材矮小,大衣都垂到了膝盖以下,一张蜡黄的大脸,蓬松的头发,倒刷子眉毛,惺忪的小眼睛,一张大嘴上长着一颗标志性的黑痣。

“什么人!”

“你们是什么人?!”

“朴正新!”胖警官赶紧赶过来,示意警察们放下手电筒和武器,“是自己人,是自己人!扫把新,你怎么来了!”

朴正新揉着被照得晕晕乎乎的眼睛,从满是碎玻璃的警车上缓缓爬下来,眼睛这才渐渐适应黑暗,一看对面的胖警官:“哎!大笨象!是你!”

胖警官整了整衣服,立正道:“朴正新警官!”

“是!长官!”

“报上你的职务,来这里干什么!”

“首尔警察厅刑事安全课旧部候补3课,朴正新刑事,晚上8点30分,112接到来自清凉里市民报案,疑似发生械斗事件,我正好在附近,闻讯赶来······”

“我命令你,赶紧把车开走!”

“是,长官!”

“还不快滚!”

河正治在清凉里街角拐弯处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暗自好笑,他转身对林国栋说:“L先生,你呆在这里别动,我这就开车过来接你。”

“外面这么多人,你不怕被怀疑吗?”

“就得这个时候出现才最合适,你呆在这别动,等我过来接你!”

河正治走出去,走到正在指挥小菊倒车朴正新警官身边:“朴警官!我们又见面了!”

“哎?你又是谁?”

“我是河正治。”

“河······啊!你是那天那个主持人,河正治,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河正治掏出手机,摇晃了一下说:“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我就是那个报案的人啊!”

“啊!是你报的案啊!你可把我害惨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会跟我去课室里做下笔录!”

“我看不必了吧?你看有这么多警官可以作证,还差我一个人吗?我现在有个大新闻要去采访呢!”

“哎!你别走,你去哪里?”

“当然是去停车场喽!”

“你等我一下!我陪你一起去!小菊,你管你自己倒车,然后在路口等我就行了。”朴正新对同事小菊招呼道。

“是!大哥!”

朴正新陪着河正治走向2楼露天停车场,一辆劳斯莱斯停在那里,2名身穿黑西装的保镖挡在车门前。对面斜停着一辆出租车模样的银灰色现代汽车,车门开着,几名警察正在附近拍照,一名现场调查员在驾驶座前扫指纹。

河正治用眼角扫了一眼劳斯莱斯的车牌号码,又看了一眼现代汽车的车牌号码,牢记在心中,将近30年自由记者生涯,使他培养出了超乎常人的记忆力和敏捷的分析能力。

河正治走到自己的白色丰田车前,发动汽车。

朴正新趴着他的车窗,急忙问道:“唉!河记者,你就这么走了,你还没告诉我案件经过呢!”

河正治伸出头对着劳斯莱斯的方向努努嘴说:“你不是看到了么?当时我正好看到那辆车撞上前面的劳斯莱斯,之后两边的人发生了一些肢体冲突,我就赶紧跑到路边偷偷报警了。”

“这样?”朴正新楞了一下,他眯缝的小眼睛看着河正治的双眼,四目相对,朴正新心里知道,河正治这套说词是现编的,但此刻拿眼前这只老狐狸毫无办法,“河记者,你不打算采访一下劳斯莱斯的车主吗?”

“现在?不了,朴警官,明天如果我有空的话,会打电话给你的。现在就不耽误你的工作了!”说罢,河正治轻踩油门,灵巧地绕过肇事现场,避开正在排队倒车的警车队伍,从另一个出口驶了出去,有朴正新警官的指挥掩护,一路上没有警察阻拦。

开到清凉里小巷拐角处,河正治喊道:“上来吧!”

林国栋从黑暗中走出来,坐到副驾驶位置,关上车门。

“怎么样,你没事吧?要不要看医生?”

“不必了,一会你找个地方停一下吧!”

白色TOYOTA穿街过巷,驶上大马路,不一会,经过一条夜市摊,这里有很多玻璃钢搭建的小棚,是首尔著名的夜宵街,很多夜未归宿的上班族聚在这里吃烤肉喝啤酒。烤肉的香味穿透整条街,经过方才的一番刺激冒险,两人都饥肠辘辘,甜辣酱和烤五花肉冒出的烟香味,从鼻子直窜进胃里。

河正治干脆将车停在路边,找了一个夜宵摊坐下,外面气温接近摄氏0°,玻璃屋里却格外温暖。

林国栋要了一瓶矿泉水,轻轻冲洗了额头和鼻梁裂开的伤口,点菜的小伙计十分识趣地给他拿了一些干净的纱布、棉签和绵纸过来,没多问一句话。擦干脸,林国栋从挎包里取出一支纳米胶水,滴了几滴在棉签上,涂抹在裂开的创口处,用两根手指按住,向中间挤推,不一会儿,伤口就缝合了,只留下一条黑线。

烤肉架上的五花肉冒起青烟,河正治摊开一片生菜叶,往肉上抹了一些酱,放入大蒜片、烤菇一起包好,递给林国栋。

“我说,你这个人,就一直这么沉默吗?”

林国栋点点头:“抱歉,我韩语不怎么好。”

“除了研究,平时就没点别的爱好吗?比如玩玩电子游戏啊,喝喝酒啊,下下棋啊,什么的?”

“下棋,我喜欢下国际象棋,还有就是喜欢,喜欢玩模型。”

“哈!都是些很沉闷的爱好呐!不过这也很符合你的性格。我也很喜欢下国际象棋呢,我曾今拿过电视台主持人比赛第一名呢!”

“我,我以前在中国,赢过一次人工智能,我自己编的程序。”

“L先生,听说你们中国男人,从一出生就会被父母逼着,从很小时候就开始努力的学习,要一直学到考上大学。”

“是的。人多,没办法,出身不好,想出人头地,找个好工作,全靠考上好大学。”

“啊!可不是嘛!中国我去过很多次,有的地方很贫穷,有的地方很富裕,差距很大。你是在中国哪个地方长大的?”

“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我父亲是个屠夫,我从小跟着母亲长大,8岁跟随母亲去了上海。我家里很穷困。”

“是吗?我8岁的时候,父亲在光州事件中去世了。”

“河先生,我敬你一杯。”

“来干一杯吧!为了同病相怜的童年回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609G148U3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