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拥泵崔永元的背后是对阶层分化的集体情绪性爆发

你以为是一道几何题,其实是一道函数题。

数据洪流时代,频繁映入眼帘的禽兽不是麻雀而是黑天鹅,甭管什么圈它的围栏都是外强中干,任何一个不起眼的物种都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生态灾难,若是只自带流量的黑天鹅,更是随时可能让纸醉金迷的花团锦簇流露出潜藏在其中的脓包恶臭,让那些风花雪月分分钟演绎成红白相接的花圈。

毫无疑问小崔是近期最大的黑天鹅,精心炮制的数条微博彻底将雕栏玉砌的影视传媒弄的灰头土脸、狼狈不堪,把满是泡沫的狗血剧真刀真枪的改编成金融犯罪剧,充斥金钱味的名利场风声鹤唳,短短几日市值也蒸发上百亿。

出力少、来钱快、还不交税,瞬间成了网络喧嚣的引爆点,相比于男欢女爱的无聊八卦,对为富不仁者的义愤填膺更能引起众人的同仇敌忾。飓风来时无人在意那只大洋彼岸的蝴蝶为何扇动翅膀,即使小崔十年磨一剑的公报私仇,平民也为之辩解那是侠客之风,理当睚眦必报。

真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勇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小崔俨然成了21世纪启迪民智、荡涤邪恶、黑暗中触墙的鲁迅化身,各式溢美之词纷至沓来。甚至才刚刚遭遇口头恐吓并无实质之举时,网上人人踊跃要在小崔门下不领薪酬的干一次王朝马汉,是因为爱吗?

不,是因为恨,这种恨来源于对他人骄奢淫逸的嫉妒,更深层次是对自己无力改变现状的愤怒。抠几个图轻描淡写的放几个屁数千万揣入胸中,举办个婚礼耗资过亿,孩子享受着全球最高等教育未入学讲着一口流利的伦敦腔,见识了世界的浩瀚瑰丽,甚至是供一己之私的太子游乐园。

反视庸庸众生,在与鸡狗赛跑的作息时间中月入寥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下回馈的除了流逝的青春还有满屁股的债。在房价莫名其妙的攀升下,哽咽着将丈母娘改口成为了阿姨。即使喜得一子在高昂的起跑线面前,只能和着血往里吞。原想着人丁兴旺,却不料喘不过气的恩格尔系数化学反应成了效果最佳的杜蕾斯和毓婷。

抛去远方云里雾里,环绕周遭的制度化不公更是让庶民脱离愤怒。马太效应的吸星大法比以往任何时候功力深厚,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在城市化的高歌猛进中逐渐演变为残酷的现实,富人区和贫民区的界线日益分明。农民永远在九天之下,被收割了三四十年后养老成了捡破烂的粉饰词。

钟鸣鼎食的圈太多了,娱乐圈不过是其中之一。金融大鳄的灯红酒绿在《华尔街之狼》中可见一斑,性、游艇才是他们西装革履后的日常。掌握公权力者更是超出影视想象,从纪检委对案情有保留的披露即可一瞥上流阶级的侯服玉食、浆酒霍肉,房几十套,钱财不知数全靠情妇袒露。如果说戏子们浮夸的演技偶尔还能触动我们灵魂,那就是丰富了了我们对土豪的想象,知道他们怎么糟蹋人民币。

可怕的是资本的吃人向来是光明正大的。奋斗、智慧、风险等一本本教科书式的成功宣言看似给我们传授如何步其后尘,其实是在披着羊皮的展示其如何取之有道。但马克思告诉我们,财富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资本都是有原罪的,二八定律的锦衣玉食本质是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面对日益加深的阶层鸿沟,我们只能借用诺基亚老总一句话: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就是翻不了身,而且还可能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更可怕的是,有朝一日我们发现吐槽也无人能听,甚至不敢吐槽。对网络信息的整治,所有不可证实的言论均有可能视为谣言,转发五百次警察叔叔随时查水表。而话语权也全被豪门所垄断,他们的一家之言以各种大数据精心计算的方式向你滚滚而来,而你的三言两语要不在自己一亩三分地湮没无闻,要么在关键词的审查下无声息的给屏蔽。中国的现世生活就是一幅巨大的浮世绘,在日新月异地刷新国民的容受度。

崔永元这一击向我们揭示了这个乌烟瘴气的上流阶层如何巧取豪夺,就好像是阀门,为平民找到了这种满足的出口。好久没有这类抨击富人的舆论点了,我们的清贫是你们的肮脏,终于可以不用被人质疑是否存有仇富的劣根性,而可以光明正大的摇呼呐喊、替天行道。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终会太平。风口浪尖上,全民的关注小崔无疑是安之无虞的。可偃旗息鼓后,是否会遭到新近形成士族们的回马枪,自顾不暇的我们只能祈祷:好人一生平安。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610G0203C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