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101与人工智能

看到咪蒙攻击杨超越的那天,我笑着问GQ的朋友:“为什么好几年过去了,她还在说你弱你有理这条达尔文铁律,大家听不厌吗?”

那时候我并没有看过创造101,不知道杨超越是不是真的那么让人生气。也不讨厌咪蒙。没什么想指责她的,没太看过她写的文章。但我知道,她已经去上党课了,想必很好的感受到了,自己的话语权并非无所不能。

举头三尺有神明,普通人肯定不能上天,被底下的人捧得再高也不行。

可是,我们的世界就是和弱者有仇,尽管明明知道芸芸众生的我们谁都不是强者。社会意义上的强者,没时间和我们讨论对错。他们可以决定什么是大部分人眼里的对。

一定程度上,我们都认为灭霸不是反派角色。只要死的不是我们,不是我们在乎的人,不是我们认识的人,那么牺牲一部分人去换取更好的生活,就显得可以接受。哪怕是一半也可以。

历史上引发战争的人呢?何尝又不是怀着这样或那样,自己觉得正确的目的,甚至是光荣的初衷。

朋友曾经对我说,她理解为什么会有暴君,如果我们有那样的权利,也可能是暴君,我们可能比暴君更加蛮横。

我赞同,因此我觉得,夺得话语权前最好想一想,如果我们经不起光环的考验,在私底下说说坏话作小恶,是不是比站出来作大恶,造成的杀伤力要小得多。虽然都是错,总是让良心稍微约束一些波及的范围。

就像,我可以理解为什么会有审查员、城管为什么要踢人、幼儿园老师为什么要掐孩子、自媒体为什么要夸大事实、医生为什么对病人没有耐心、新闻工作者为什么麻木、保安为什么要打女孩,原谅我不能举完所有例子以示公平。

因为没有什么是不能理解的,选择才更显得可贵。

如果为了工作人们不得不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这份工作就不要做;没有这份工作,就没办法买最新款的化妆品和数码产品,这些物品就不要买。这样推下去,你就知道一个人为了逃脱良心的谴责,其实要放弃多少东西。换算一下,你就知道自己的良心值多少钱。

话说回来,在所有人都刷完101后,我终于开始看创造101了。我喜欢在自己想看的时候去看任何东西,而不是为了和周围人有话说。

自己去看了,才发现原来黄子韬挺有智慧的,不止会轻易的狗带。杨超越也没那么烦人,她只是能力普通的小地方女孩,能做的她都做了。每个女孩都有自己的优点,尽管有些的确没有做明星的潜能。而能做明星的11个人,未必就最适合在一起。

能记得的名字有很多,看的出来每一个人都在这条路上坚持了好多年,也正因为这样,当导师说“是公司就想组个团,却没想过怎么对你们负责”时,那些没出名的白纸女孩们,纷纷留下眼泪。

听说,火箭女孩们的首秀评价很差,但这不能否定她们自己很不错。听说主办方不太行,但101至少有很好的一点是,它展现出来所有人都是善良的,并不靠人性里的嫉妒、持强凌弱、踩高比低来制造看点。

看完之后,发自内心觉得每个人都很值得尊敬。至少她们努力,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别人;她们在压力之下没有退缩;以及她们比所有躲在生活里松懈的放弃的我们要更有勇气。

因而回头看咪蒙对杨超越的抨击,才越发觉得好笑。

想起有一晚我和好朋友在咖啡馆聊人工智能,聊到打烊又去麦当劳接着聊。我们的话题是从焦虑感开始的,我是文案、媒体加翻译,她是法律从业者,我们的工作都在被人工智能取代的边缘。

技术已经接近完备,只是不能一下子推出。不然突然产生的失业大潮无处安放,必然导致社会的崩溃。普通的受教育群体都岌岌可危,劳动也有很多可以被机器取代,人搭配机器更能替企业节省成本并增加效率。

我们想,人们发明机器是为了什么?为了让人类获得更好的生活。

如果机器和人工智能普及了,每个人一周只需要工作一天,我们是否可以从当下的牢笼里逃脱出来?结论是不行。从谁开始减少工作量?不患寡而患不均。

真正想工作的人去工作,剩下的人随便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呢?同样不行,从谁开始先获得自主选择权?谁也不愿让别人先掘了第一桶金,第一个高枕无忧。

和自己利益有关的,人们的吃相就会变得难看。即使明明和自己无关,也非要惩戒他人就可以看出,我们的压迫不是智慧和技术不够,是人性承载不起。于是即使地球能生产出足够的粮食,也总有很多人挨饿。

那天朋友给我讲了很多的例子,她说起北欧的实验,给1000个人发钱,让他们不要工作,自己拿着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其他人如何抗议这个实验。

她说,不是说懒散值得褒奖,而是人们是否太过信仰“工作至上”的原则。好像不工作,你这个人就毫无价值,就又懒又垃圾,是社会的蛀虫。可是,能产生社会价值的工作,相比起一个人能选择投入精力的事业来说,范围是那么的狭窄。

她问我,就像美国的大公司能够以很低的价格生产出粮食,其他小的农场主根本敌不过,所以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替大公司打工,或者破产。如果这些农村主不想替这些大公司打工,于是失业了没有钱变成流浪汉,能说他们就是懒吗?有人会说,你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能做别的工作。可是他们原来有工作啊,他们就是想做农场主,不想转行做别的工作呢。

现在的年轻人十有八九会说,这个社会本来就是适者生存的。

但是,很多人在新的规则下显得弱,是因为他没有机会选择新的规则。历史是由赢的人书写的,可是人心不应当只以赢为标杆。

很多人对吸毒者深恶痛绝,却不把吸毒当作一种疾病来看待。《裸体午餐》里威廉巴勒斯说,对毒品上瘾其实是身体的代谢出了问题,而有药物是能更新身体的新陈代谢、帮助上瘾者摆脱毒品的。

瑞恩墨菲的新剧pose也关注了性少数群体,尤其是trans的存在与生活。90年代的恐同言论今天还在流行:“他们不认为艾滋病是一种灾祸,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来自上天的惩罚,是达尔文进化论对于同性性行为的反应。”

在没看创造101的时候我没来由地讨厌吴宣仪,后来发现她只是训练了太多表情管理让我感到不习惯,实际上这也只是她的敬业罢了。这让我反省,人不要那么相信自己的直觉,直觉很多时候是习惯,习惯很多时候来自教化,对正误和美丑的分辨也是。

我不介意咪蒙们继续存在,只希望下次她们说“你弱你有理”的时候,每一个读者都能想想,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弱者,永远有太多我们比不上的人。

不要忘了在为变好而努力的同时,对其他人宽容一些,也对“好”的定义宽容一些。

图片画家:魏乀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630G0DJET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