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本无药神,区块链早该登场

早安科技

微信号:zaoankeji

关注

我病了三年

吃这种天价药吃了三年

房子吃没了

家人被我吃垮了

...

...

我只想活着,不行么?

1

徐峥的新剧《我不是药神》在豆瓣14万人的考量下,仍盘踞着9分的高分,观众们认为它比世界上98%的喜剧都要好。在“印度神油”、满海报演员的笑容中,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在影院里听见上面这段令我痛心的对话。

在中国,患有影片中的那种“慢粒白血病”的患者近10万人,且每年又持续新增1.3万人左右。影片中的救命药“格列宁”在现实中名叫“格列卫”,学名为甲磺酸伊马替尼片,它产自瑞士诺华公司。

自它出现后,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十年生存率从以前的不到50%,增加到了现在的90%左右,并且绝大多数患者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但是,若在中国购买这种药物进行治疗每月需要支付23500元左右,这对那些本就破碎不堪的家庭,无疑是沉重的负担!

有药没钱治,难道真的是“穷病”害死了这些白血病人么?

2

据悉,此药在美国约为13600¥,澳大利亚约为10000¥,韩国约为3000¥,而剧中的印度仅200人民币左右。有信息显示,很多跨国公司生产的这种专利药一旦来到中国往往就成了全球最贵的药。

虽然在影片中,制药公司的行为显得十分凶恶,似乎是有意牟取高额利润,但现实世界里的瑞士诺华确是一家极具研发实力和救助精神的公司,单研制格列卫一种药,就投入了超过50亿美元的成本。从1997年到2011年,诺华公司一共在研发新药上投入了836亿美元的成本,虽然只有21种药成功获批上市但是他们仍然没有停止他们对新药物的研发。

既然瑞士诺华不是这条利益传输链条上的吸血鬼,那究竟谁才是呢?

3

据报道,从国外公司到中国病房之间至少要经过三层“盘剥”,每层平均加价5%-7%,到达医院之后可能还要加价7%-10%。

不仅如此,我国还有众所周知的“以药养医”的制度,任何医院都很难躲开“回扣”这个词。如果上文经销商的“雁过拔毛”是明明白白的“手续费”也罢,但在实际操作中,暗的回扣也时有发生。据媒体公开报道,进口药的回扣还表现在各种巧妙的手段上,“有奖征文”、“学术会议”以及冠冕堂皇的“教育资助基金”等等。

“如果哪个企业不给医院回扣,不出三个月肯定倒闭。”

—— 某医药销售公司的负责人

那么,格列卫这种救人性命的“灵丹妙药”,被医药界当作摇钱树似乎是种必然了。

更令人痛心的是,除了倾家荡产买药续命的屡见不鲜之外,假药销售在我国也十分猖狂,仅去年6月,警方就抓捕了一名90后女性。她仅有小学文化,却一年暴富,原因无他,就是通过微信卖假药,经过她手的假药曾遍布全国25个省市,涉案金竟额达1200余万元!

4

在刨除“中间商赚差价”之后,药品的安全把控也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谁能为药效作证,谁能为价格作证?

假药每年造成全球2000亿美元损失,

区块链早该入场!

区块链技术能够给每一瓶药都加上时间戳,溯源查询有理有据。国内大多数制药公司使用中央数据库来管理供应链,让系统管理员可编辑、修改或删除记录,而区块链上的纪录是永久性的,不能以任何方式进行修改,将确保最可靠的数据传输。企业可避免人为错误、物流延误和成本。同时,患者也可以在链上明明白白地查询每一次价格变动的名目、时间、药品进口到手的每一个节点等等,不仅是救命药,还是一颗定心丸。

这或许是区块链目前最迫切的应用途径。如果,有可靠的机构能够通过链条只提取病理数据(如病状、病状演变、诊疗结果等)而不涉及患者个人隐私信息,医疗行业机构之间进行案例研究,那么对于疑难杂症的解决、制药公司的研发创新也都将有无可比拟的推进作用。

区块链并不是药神,它只想让你的每一次求救的讯号都被无限地放大。

扫码联系我们

让我知道

你的需要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06G17EFF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