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影 《机械姬》

今年的暑期课程上,法大商学院的新任讲师给我们推荐了一部名为《机械姬》,老师说,人工智能有了自主意识真的很可怕。在《奇葩说》中,“爱上人工智能算不算爱情”的一集,让我一直对人工智能这个话题饶有兴趣。

这个窝在宿舍里的下午,我吃着炸鸡看完了这部电影。我觉得老师说的不完全对,人工智能有了自主意识的“可怕”,不过是人类绝对控制权的丧失。与其说“可怕”,不如说,“不安”,一种“我创造你便必须能控制你”的物化优越感受到了挑战。真正的可怕,是人工智能有了目的还不具备爱这种天然的本能。

科技日新月异,我们从来不能否认人工智能的无限可能。它有一天就像通过图灵测试的“艾娃”一样,可以感知人类的情绪变化并作出反应,可以通过微表情探寻人类内心的世界,甚至它可以完成与人的生理结合、感知性的快乐。但是它不会有爱这种感情。

电影中的艾娃,可以想成为迦勒的朋友,对迦勒说“我想跟你在一起”,但是却没有对迦勒说过“我爱你”。姜思达在《奇葩说》的舞台上曾问,“人工智能可以有同情心,有恨,为什么就不能有爱,爱高贵在哪?”我想我找到了答案,爱确实不高贵,但是爱很特别。爱是本能,没有因由、没有目的、不知为何、不能解释。我知道我为什么同情一个人,为什么恨一个人,为什么会悲伤、为什么会欢乐。但是当你问我,为什么爱上你的时候,我回答不了。

因为爱这些特殊的属性,所以人工智能无法学习这样的感情。而这一点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在人工智能的世界里,爱也可以成为达成目的的一种手段。所以人工智能永远理智,而人类会因为爱而丧失理智。我打过这样一个辩题,“要不要做一个永远理性的人”,终于在今天承认自己之前的肤浅,永远理性的人也许不会对自己的人生犯错,却也把人性中最宝贵的一部分割舍了,那就是“爱”,这一个非理性的存在。

《机械姬》这部电影,倒不是让我感知到对人工智能发展的担忧,而是一点思考和反思。一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恐慌构成了人类信任体系的基础,我们总想要一种绝对的控制力,所以时代越发展、人活得越紧绷,因为我们知道和了解得越多,感到不可控的事物也就越多。

其实我想,想要活得轻松一点,就要接受一种不可控的生活。而接受不可控很简单,只要丢掉万物之灵的一些优越和傲慢罢了。其实我想姜思达是知道爱上人工智能不算爱情的,因为他分明说了,“我有没有在这个世界做一只安静的猪的权利。”可以不算,但不妨碍我以为这是。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09G01GAQ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