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比特现金-太子的套路知多少

2018年8月1日,比特现金成立一周年,吴忌寒吴大矿主的比特大陆带来的一份大礼就是虫洞协议wormhole,一个基于比特现金的智能合约解决方案,简单来说就是在BCH上运行的‘以太坊’,当然虫洞也会如同其他以太坊竞争对手一样声称自己是改进版本的,速度更快,更高的TPS,侧链方案,以及分片技术,同时与ETH相比虫洞协议手续费便宜,客户端资源消耗少,可扩展性更好。

虽然虫洞刚刚出来还没有任何实际应用,市场上的炒作情绪就已经开始蔓延,在推出当天一路把价格炒到WHC兑BCH1比1的高位,是燃烧兑换比例的100倍!这在目前熊市大环境下可谓是非常亮眼的高收益,炒币界的小目标也不过就是100x的收益了吧。

先别急着憧憬用BCH烧出一栋别墅,固然引入智能合约算是比特现金对比特币做出差异化发展的重要一步,从之前正面硬刚比特币试图篡位失败,到现在学乖乖打差异化的牌,比特现金也在失败中不断学习成长,不过虽然方式变了,但是套路还是一点没有少。

这个虫洞的套路就在其代币WormholeCash(WHC)上,WHC的生成是通过燃烧生成(Proof-of-Burn)的机制,用户可以通过向一个没有人拥有私钥的地址1111111111111111115KMYP7R278发送BCH来获得WHC,最低兑换1BCH,兑换比例为1BCH=100WHC。

这里在兑换制度上有两个重点,首先兑换是单向的,一旦向地址发送BCH你就只能在未来得到对应数量的WHC,这个过程不可逆,想要将WHC换回BCH需要在二级市场自行交易;此外,向地址发送BCH燃烧之后,你需要等待1000次确认才能拿到你的宝贝WHC,按照目前比特现金网络确认速度来看,这大概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是的,8月1号的天价其实就是海市蜃楼,等你拿到你的WHC,你所要面对的是比你更早下手的人的巨额抛单,你还感觉兴奋吗?

其实WHC的套路一点也不深,无非是前期造势,用极少量的筹码将价格顺势拉高吸引眼球,然后一批规则都不看,满脑子都是‘富贵险中求’‘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勇士们前仆后继燃烧自己的BCH,等到意识到自己被坑,BCH早就已经拿不回来了。

其实按照正常逻辑来看,BCH的数量因为智能合约未来会不断减少,供求关系决定其价值未来应该会不断上升;另一方面,如果未来虫洞协议得到普及,那么WHC的价值也将传递到BCH上面,无论如何,BCH的价值长期来讲都应该会大于WHC。

从K线来看,燃烧BCH的勇士们大概是8月6号拿到代币,真实交易反映出的才是真实价格,第一天解锁的WHC已经将价格达到了兑换价水平,可以想象未来几天越来越多的WHC解锁,情况可想而知。此外比较值得关注的是,比特现金这次是抢在了比特币上的智能合约解决方案Rootstock(RSK)之前问世,比特现金之后RSK在明年会以怎样的形式出现也许会得到一些参考,至少应该多一点真诚,少一些套路吧。

仔细想来,比特现金这个去年8月1号诞生的大太子从一出生就满满的套路,两次比较大的篡位阴谋一次发生在刚出生,一次发生在17年底。

第一次谋权篡位1.0---两大势力的生死较量

说到比特现金的谋权篡位其实还需要从它诞生以前谈起,比特现金到底为什么会存在?

简单来说,比特现金是比特币扩容问题的产物。比特币在早期为了应对恶意拥堵网络的小额转账将比特币的区块大小设置在了1m,那个时候比特币尚未普及,交易数量有限,因此1m的小土路尚能应对当时的马车流量,但是随着比特币价值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并且推广普及,比特币网络上的流量也在与日俱增,1m的小土路变得捉襟见肘,比特币网络变得越来越拥堵,扩容问题也变得越来越严峻,每秒3-4笔交易的处理速度是远远低于目前主流支付工具每秒10000笔以上的处理能力的,如果比特币没有办法实现扩容,那么比特币就不可能被大众应用普及,商业也不可能在比特币的框架下存活。这里的逻辑很简单:比特币商用普及需要扩容。

在面对比特币扩容问题的讨论上逐渐形成了两个比较大的阵营,一个是以大矿场主和大商人为首的大区块派,一个是以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以及早期支持者为首的侧链解决方案派

他们在结果上没有分歧,都是希望实现比特币的扩容,但是在实现手段上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这背后说悬一点是信仰和理念的差异,说白一点是利益分配上的差异。

大矿工之所以喜欢大区块原因很简单,大区块一方面意味着矿工不需要对之前开发的挖矿流程做出较大的修改,降低了他们的挖矿开发成本,另一方面大矿场主在确认交易上也拥有了主导地位,随着区块不断扩大,这些早期的既得利益者更是可以不断挤压个人矿工的生存空间,实现垄断,控制整个比特币网络,拥有绝对话语权。在理念上,不管是吴大矿场主,还是大商人RogerVer,他们相信比特币的商用是第一位的,去中心化次之,为了实现商用,就应该用最简单粗暴的扩建马路的方式,这样效果可以最快显现,同时他们作为既得利益者会因此在短期内获得更多利益。

而对于信仰比特币去中心化的大多数比特币核心团队成员以及专门研发比特币侧链技术的大型企业Blockstream而言,简单粗暴的扩建马路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这样意味着比特币网络将会被少数人控制,一般大众难以参与网络维护,最终极端一点的结果,比特币被少数人垄断,这和比特币创建时候去中心化的理念相左,当然也和主要提供侧链解决方案的公司Blockstream公司的利益相左,因此他们希望通过侧链方式---闪电网络在交易方之间建立‘快速路’实现高速交易(也就是在公路上面架设立交,分离车流),这样做就没有必要扩建公路,但是方案开发时间会更长,短期内没有办法实现也难以普及,同时对于大矿场主而言,这样就是动了他们的大蛋糕,自然不会同意;理念上,对于侧链派而言,去中心化比短期内实现商用更有重要,比特币在短期内可以以‘数字黄金’的形式存在,而不是需要立马实现商用的‘现金’

在这样的利益和信仰差异带来的就是一场超长的关于比特币扩容的争论,争论背后其实是两大势力:想要更多手续费的大矿场主和想要更多专利费的Blockstream之间的较量;这场较量一下持续了好几年,期间伴随着比特币核心团队领导加文被罢免,被推翻的香港共识,疏离了比特币核心团队而签署的纽约共识,分离见证,分离见证2x,比特币核心团队的回击---用户激活软分叉(UASF),以及针对UASF的应急预防方案UAHF的出现,UAHF也就是后来诞生的比特现金的原型,直到2017年在8月1日,ViaBTC挖出了第一个区块,对比特币区块链进行了硬分叉,由此产生了一种比特币的克隆竞争币比特现金(BitcoinCash)。

比特现金诞生之后大戏并没有就此结束,此前纽约共识共通签署的分离见证也快要到了需要扩容到2m的设定时间(也就是segwit2x),但是比特币社区却又一次出现了分裂,此前签字的大佬们有人开始倒戈,配合舆论宣传,一时之间segwit2x的命运进入了不确定的状态,如果在约定时间进行扩容,那么就会产生硬分叉,网络上将会出现1m的分离见证segwit比特币,分离见证加2m扩容的segwit2x比特币,和吴大矿主分叉扩容出来8m比特币现金三个,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比特币傻傻分不清楚啊??!!

就是在这样一团混乱的局面下,比特现金开始了它第一次为了活下来而进行的斗争,我们姑且称之为‘篡位1.0’版本。比特现金其实在诞生之初,吴大矿主也是操碎了心,为了能够让自己的摇钱树大宝贝活下来不至流产,吴矿主在它身体内植入了一个秘密武器---紧急难度调整机制(EDA),这个EDA可是老厉害了,不夸张的说,EDA就是比特现金的速效救心丸,在比特现金没人搭理奄奄一息(算力低)的时候,EDA就会出来降低难度,保障比特现金的出块时间不会过长。

这个机制对于婴儿期的比特现金而言至关重要,因为当时比特现金算力只有全网10分之1,难度不变的话,那它平均出块速度会超过100分钟(按照比特币平均10分钟出块来计算),如果矿工继续傻挖,按照比特币的难度调整机制需要等2016个块之后,也就是201600分钟(140天)才能迎来第一次难度调整。如果这样,BCH根本活不下来,因为即便以后交易都只有2个网络确认,每次等200分钟才能完成一次交易,这样的比特现金根本就不是现金了对吗?EDA在这个时候发挥效果,紧急下调难度,保证了比特现金稳定的网络确认速度,你说关键不关键?

别着急,这个EDA表面来看是速效救心丸,其实远不止于此,吴大矿主机智过人,不可能就只让EDA发挥救急作用而已,EDA其实是吴矿主摇钱树的树根,‘矿工就是上帝’理念的智慧结晶,最终成为了第一次发动篡位攻击中最重要的工具。(***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EDA后来也成为了葬送比特现金篡位前程的一剂毒药,不过这是后话)

比特现金在刚刚分叉产生的时候自然不被绝大多数人看好,‘矿霸币’、‘忌寒币’的口号也在比特币持有者之间流传,大多数都被当做空投的糖果迅速卖掉,因此价格也是被砸的一落千丈,比特现金急需一个为自己正名的市场表现,否则就会沦为又一个‘山寨币’,矿霸吴老板的梦想怎么可以这么快就破碎呢,于是突破口就选在了EDA上,方式很简单直接,就是用EDA创造高收益吸引矿工来比特现金,在算力上倒挂比特币,如果能够维持足够长的时间,配合坐庄拉盘,舆论引导,比特现金篡位指日可待,说干就干!

比特现金的第一次篡位时间选在了诞生的两周之后(让那些想要抛掉糖果的人都抛舒服,筹码集中一下,方便后续行动)8月19号,根据EDA紧急难度下调的机制规则,只要满足12个小时内出块数小于6个,难度就会下调20%,因此只要让原本支持的算力故意撤出(这对于大矿主而言简直易如反掌),比特现金的挖矿难度就会大幅度下降,而人为让难度提高的周期却很长,也就是下降容易,提高难,给矿工躺着挣钱保留充足的时间,当时从区块高度478577开始,挖矿难度连续下降了5次,导致当时BCH挖矿难度骤降至BTC的26.2%,到19号挖矿难度进一步下降,比特现金的挖矿难度降低为BTC的7.8%,高收益开始大幅度吸引矿工加入到比特现金网络,到了23号,比特现金在算力上成功超越比特币,也就是说,在那一天,比特现金网络安全程度已经超过了比特币,当时篡位的各种舆论也开始满天飞,比特现金的价格也在这个过程中一飞冲天。

在这场‘篡位1.0’行动中,最终虽然没有成功(背后原因也不复杂,毕竟单纯依靠短期内难度下降带来的人造高收益吸引矿工并不能维持,熙熙攘攘皆为利来,一旦收益下降,人们也自然就会离去),但是比特现金的名字却让更多人知晓,也意识到来者可不是甘愿做山寨糖果的善主,为之后的下一次‘篡位2.0’打下了基础。

此后的差不多3个月时间里,比特现金被一路抛售,其中不乏一些大型机构公开宣称不支持比特现金分叉,会全部抛售换成比特币分配给用户,其中包括大型基金和期货交易所等,比特现金价格因此一落千丈,但是在这过程中,比特现金的动作始终没有停歇,让想要抛售的人都抛干净,抛舒服,之后才是比特现金的Show Time。

第二次谋权篡位2.0---屠龙行动,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全方位立体式打击

篡位2.0相较于篡位1.0时候的青涩单纯相比更多了十分的沉稳和心狠手辣,比较之下,1.0不过就是一次篡位前的演练,2.0才是真正冲着比特币的要害而去,真要夺其性命,这次攻击民间流传的代号也很好听,Operation Dragon Slayer屠龙行动。

屠龙行动确实是早期既得利益者之间的一场大战,从第一次篡位失败之后,屠龙行动的准备工作就已经开始展开,其中包括了亚洲市场(中国、韩国和日本为首)的拓展,这里的人有钱,而且并不在乎也不了解比特现金产生的始末和逻辑(通俗来讲,‘人傻钱多,谁有肉就跟谁’),因此更好成为游说的对象;交易所的通道拓宽,保障后续比特现金的流动性,同时为发动攻击时候的资本运作场所选择做准备;舆论支持力量的预备,包括招募全世界各地拥有足够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大V,传统媒体宣传准备(比如美国的CNBCFast Money,Roger Ver控制下的bitcoin.com的一系列误导行为),从社区中招募的网络水军力量,扩建社区;业内大佬集中站台宣传,舆论导向,包括曾经被称为比特耶稣的RogerVer,比特大陆的吴忌寒,Viabtc的杨海波,莱特币矿池大佬江卓尔,前比特币核心团队首席GavinAndresen,自称就是中本聪的Dr. Craig Wright,bitcoin.com的CTOEmil Oldenburg,网络大V兼活动家Rick Falkvinge等等;为实现篡位进行资金筹备,这次篡位2.0的资金需求巨大(因为需要持续不断的对比特币网络发动攻击);

在屠龙行动的准备阶段,其实已经可以隐约感受到比特现金随后的一系列动作,不过比较明显的动作还是从2017年11月初开始显现,那个时候,比特币网络已经处于极度拥堵状态,mempool(待确认的交易暂时存放的池子)大小也屡创历史新高(*根据比特现金后来篡位失败消停下来之后,比特币网络也回归正常的情况来推断,比特币的拥堵是比特现金支持者人为制造出来的)。

屠龙行动的逻辑也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愈发清晰,一方面舆论轰炸(社交媒体加传统媒体联合作战),一方面在韩国交易所Bithumb上面零手续费拉盘,一方面对比特币网络进行大量小额低手续费交易攻击拥堵整个网络,瘫痪比特币。正所谓,三步棋至对手于死地。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场攻击的高潮在11月11日到11月13日,正好是周末休息时间,兵不厌诈,打得就是出其不意措手不及。天时地利人和,比特现金的雄心可见一斑。

由此制造出来的局面就是,比特币网络拥堵不堪,手续费突破天际,价格不断下挫,比特现金则运转良好(因为根本没人用),价格不断创出新高,宣布支持比特现金的商业应用和交易所也集中发布公告,在这样的环境下,配合‘比特现金才是真正的比特币’,‘比特币已死,比特现金当立’,‘比特现金才是中本聪的真实意图’,‘比特现金将在月底实现与比特币的1比1兑换,到时比特现金将会改名比特币’等等一系列舆论宣传和导向,一时之间很多人都觉得比特现金真比比特币要好,什么去中心化,什么垄断都不管了,谁有肉就跟着谁,因此带来的一大批在高位将比特币换成比特现金的小绵羊,把比特现金的价格又一路推高,因此就是这样一轮又一轮的循环带来短期的盛景。

不过盛景毕竟是人造的,比特币经过了将近10年的洗礼,被媒体宣告死亡超百次,向来都是打太极的高手,‘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比特币在这场战争中并没有正面迎战,而是一如既往地顺势而为,等待攻击者自己把自己玩死,毕竟逐利者会因为逐利参与这场闹剧,也会因为逐利结束这场闹剧,早期参与的人因为获得足够多的利益而纷纷变现跑路,韩国交易所也因为人为恶意操纵价格关停了比特现金交易,比特现金一时间失去了血液流入,流出却不断增加,带来的就是崩盘的结果,再加上比特现金EDA机制被矿工不停玩弄,先正常挖比特币,然后连续等72小时,也就是比特现金6次难度降低之后,再突然把矿机一键切换到BCH上去,在未来的12个小时内大量挖比特现金,抛售到市场,比特现金由此从良性循环进入恶性循环,曾经成就它的人现在都成了火上浇油的暴徒(不管是矿工还是EDA),坑的就是一批人傻钱多的信仰者们

把这场战争说成是正义与邪恶之间的战争也不为过(尽管正义和邪恶的界限通常并不清晰),一面是想要垄断比特币网络,实现个人商业利益最大化的大矿场和大商人,另一面是为去中心化信仰,为抵制强权和垄断做出努力的程序员、活动家、开发者,比特币的胜利是信仰的价值体现,因为由利益驱动的行为是不确定的,它会因为利益存在而存在也会因为利益的变化而消失,而因为信仰驱动的行为是稳定的,不管外部环境变化,它都会因为信仰而不动摇。

从这个角度来看,比特币和比特现金的高下立判,比特现金可以长得很像比特币,但它从来都不是比特币,过去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其他任何山寨币,大家都是为了钱持有山寨币,只有比特币的持有者(特别是早期持有者)中有大量单纯就是因为信仰,比特币给他们的对自由的信仰是其他任何币都不能给的,所以从实现去中心化的角度来看区块链行业只有比特币而已,剩下的什么都不是。

走过最远的路,就是太子的套路

比特现金这个大太子的套路不知道未来是否还会继续,还会不会有篡位3.0,4.0,不论如何,比特现金的支持者仍然还在,后续比特现金将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实现自己的大业不得而知,但是类似篡位2.0的方式可能不会再发生,机会只有一次,失败了就只能另辟蹊径,虫洞算是比特现金背后的大矿场主给出的一个另辟蹊径的回应;不过有一点是不会改变,太子未来的套路肯定还是不会少,人傻钱多的,仍然是被割的目标。

现在回想起来,每次比特现金要搞事情,在拉盘之前都会做足舆论宣传,可以说是最直接最纯粹的拉盘信号,这几次只要头脑清楚,不贪婪,在拉盘之前都有足够时间吸收筹码,在乱世中赚钱;利润永远都在混乱当中,所以比特现金制造混乱,就应该感到兴奋,寻找机会,保持清醒,就不会轻易被套路,还能顺应套路捞一笔。

魔方旨在为大家带来最新最全的区块链分析与评论,币圈的游戏主要在速度和时机,‘在对的时机加快速度’也是我们的宗旨,如果觉得内容还不错,还请关注分享,谢谢您的支持!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06G1KFWF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