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困境:数据垄断

很多人觉得,我们眼前是一个人工智能的时代。

没错,AI为王,AI很重要。很多科技巨头们的AI军备竞赛打得火热,打得人尽皆知。但是这不意味着人工智能就会颠覆科技行业的格局。更有可能的是,人工智能只是互联网时代格局的延续,能吃掉AI红利只有那么几个寡头。人工智能的红利已经被上一代人捏在手里了,最大的果实已经注定会被上一代的互联网巨头吃掉。

我前两年就常和朋友聊起一个观点,人工智能的赛道会诞生很多新兴创业公司,但是很可能不会有一家能成长到互联网巨头的体量。因为互联网巨头们早就已经盯住这里,任何AI公司真正成长起来都会被互联网巨头大量持股,甚至直接吞掉。数据是人工智能产业的生产资料。没有生产资料就无法提高人工智能服务。掌握数据的寡头们就是新时代的大地主,任何想要在人工智能产业里实现大丰收的玩家,都受制于数据寡头。没有数据的佃农替有数据的地主打工而已。

有的互联网巨头凭借数据垄断,给我们推送了铺满屏幕的广告。(最恶名昭彰的当然是莆田系医疗广告。)广告费从商家打到了寡头的账户上,用户呢?和用户并没有什么关系。真正观看广告、作为在线广告产业消费者的普通用户竟然没有获得任何回报。甚至还有用户因为相信了某些广告,轻则失财,重则丧命。然而,这些数据本来是广大用户的,却被股份制公司变为私有财产谋取垄断利润。

这些数据到底值多少?

这些数据可能是很多互联网公司最大的金矿。在线广告业务为Google、百度、Facebook等公司贡献了90%的利润。现在中外绝大多数网站的广告位也都是直接卖给了Google、百度等公司的广告系统,这个市场最主要的利润都寡头盘剥走了。网站方没有数据,自己就做不好广告推荐。有资格做这件事的就是那么几家寡头而已。回想一下自己浏览网站时出现的一些广告之前在哪家巨头搜过,你就知道这个网站是在给哪家寡头交“数据税”了。

为什么自由竞争的市场会出现类似大地主阶级的数据寡头?

最主要的原因其实不是技术门槛,而是这些数据寡头垄断了普通用户的数据。这让其他有技术实力的团队也无法参与到这个市场的竞争里来。这根本不是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这是一个规则、监督落后科技发展的市场。互联网巨头直接把我们的数据存下来变成了永久金矿,却不给我们用户任何报酬。从政府都群众都还没有真正地意识到这件事到底有多可怕。举个例子吧,这几乎等于,养马的大户可以随便跑马圈地,圈了的地都是自己的永久财产。任何人要借这块地养点什么东西,都得把大块利润交给大户。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变成科技行业的未来。所有的人都在为几个寡头打工交税。

我们能做什么?

资本以逐利为天性。股份制巨头拿了数据自然会寻求垄断利益。这是寡头的本能,也是制度性的困境。科技发展得太快了,以至于制度性的制约尚未出现。 股份制公司是改变不了数据垄断的,强大的股份制公司只会成为垄断的一部分。

我之前写的一篇文章「生产关系变革史:从股份制到社区」正是「我们能做什么?」的起点——用社区的力量打破数据垄断,把数据权益还给整个社区。这是我们创办DMS项目的初衷。

未来的时代里,股份制不会再那么理所应当了。

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会见证很多共识社区对股份制公司的超越。

DMS社区入口: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07G0YVJ5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