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媒体音乐正失去人类的情感?库克的担心并不无道理

近日,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在接受Fast Company杂志采访时谈到了苹果的音乐流媒体服务,他认为在新兴音乐流媒体行业中,与竞争对手不同的是,苹果推出音乐流媒体服务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更好地进行内容管理。

同时,库克强调,他担心流媒体行业越来越依靠电脑算法来推荐歌曲,“如果它完全成为了数字化的冰冷世界,而非由艺术和匠心打造,我们担心人性会被这种音乐耗尽”,这样做可能会吞噬音乐的灵魂而变成纯粹的比特与字节,导致音乐中人性化的东西会被摒弃掉。

库克言下之意似乎在暗指竞争对手Spotify。在内容推荐和编辑方面,苹果一直采用人工编辑的方式,而Spotify则更加以来大数据和精准的个性推荐。每个周一,Spotify的用户都会收到了一卷新的混音带,这是由Spotify的Discover Weekly通过算法每周向用户专门推荐的播放列表,里面包含了30首歌曲。它带来的用户体验,像是一个送给用户的礼物。这样的音乐推荐模式也让用户有极大地新鲜感,许多主流音乐流媒体都逐渐采用了基于算法的音乐智能推荐模式。

而苹果音乐一直追求人性化的服务,自2015年发布,就强调使用苹果音乐的用户不需要根据类型和流派来搜索音乐,而是随性听自己可能会喜欢的。苹果音乐背后有一组专门的团队来负责为用户推荐。因此,在做音乐推荐时,苹果音乐用户拥有个性化的推荐音乐播放列表以及很多定期更新的按照歌曲类型分类的播放列表,包括人类编辑亲自挑选的歌曲。

苹果高管,包括互联网软件和服务高级副总裁埃迪-库伊(Eddy Cue)和Beats联合创始人吉米-艾奥文(Jimmy Iovine),一直称赞苹果音乐是由人类编辑来策划管理的,这是它优于竞争对手的地方。

但在AI智能越来越多地介入生活的各个领域时,音乐也毫不例外被多角度渗入。除了常见的在音乐流媒体中使用智能算法给用户推荐音乐,在音乐制作的环节也逐渐成为AI智能施展的舞台。

上个月,网站CableTV的数据科学家用“霉霉”的歌词训练了一个神经网络,创造了一个能够创作出霉霉式风格歌词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创建的“霉霉式”歌词组成了一首歌,取名为The Last Word (Whoa, Whoa-Ah-Oh),其中一些歌词的确颇具霉霉质感,例如“周三是即将到来的伤口”“我们是精心打扮的潮男潮女,想要装作情场高手”等等。

而在去年8月,AI系统Amper就参与了美国歌手Taryn Southern的新专辑的制作。Amper是由专业的音乐人和技术人员开发的人工智能作曲、音乐制作平台,也是第一个完成整张专辑的AI系统,这张专辑就叫做《I AM AI》。

然而不仅是作词作曲,2018年2月新西兰先锋实验音乐人Nigel Stanford的全新专辑《Automatica》采用工业机械臂充当乐手,让两台至多台KULA橙色工业机器臂分别操作不同乐器,从打碟、钢琴、架子鼓到贝斯,然后混音制作成振奋人心的乐曲。

综合来看,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介入使得作曲家、作词人包括乐手都成为可以被取代的角色,而在虚拟歌姬受热捧的这个时代,歌手也可以被人工智能完美取代,相比较于音乐推荐,似乎这些才是真正在削弱音乐中人性化的因素。

但目前来说,智能算法推荐音乐已经成为众多音乐流媒体的首选,除了Spotify、Pandora、Google等国外平台,国内的虾米音乐也在去年推出探乐实验室,在虾米音乐APP“听见不同”的选项里,除了以往我们常见的按曲风、国家、年代等分类手段的自定义,还增加了一个探索模式,通过AI算法从保守、均衡到激进三个模式推荐音乐。

所以说,库克的担心也并不无道理,不仅是音乐推荐,随着人能智能的介入,音乐的创作、制作、演奏等环节少了音乐人的感情投入,必然会少了很多艺术性和匠心独具。

END

别走开,更多娱乐鲜声(xianshengyule)看这里↓

转载请注明来源--娱乐鲜声(xianshengyule),侵权必究。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09G1EI87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