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滴滴事件看互联网金融的资本管理

首先声明,看这个题目像是一篇专业论文,事实上,它不是的。

关于互联网金融,关于资本管理,以前写过专业论文的。作为公众号文章,写专业类的文字,不仅读者阅读累,我写作会更累。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好像飓风一样,说来就来了,坐在火山口上的猪,真有飞起来的。当然,更多还是没有飞起来,或者是先飞起来后摔死了。

记得互联网金融闹腾最凶猛的时候,全网络都是一个声音——做产品不如做平台。仿佛有了平台就什么都有了。

高利贷公司,搞个平台就叫“P2P”;开黑车的搞个平台,就成了“滴滴”;开快餐的,搞个平台就成了“外卖”。

互联网金融刚出现的时候,大家对这个新鲜事物确实感到非常陌生,也非常好奇。

一个不懂银行业务的人,通过吸收所谓的“长尾”资金,办了一个贷款平台,据说,平台的违约率比银行的坏账率低;一个不造自行车的,推出了共享单车,结果不仅赚了个盆满钵满,而且还创立了一个有社会效益的好名声;一个没有出租汽车拍照的公司,经营出租车业务,打破了出租牌照垄断的社会现象,改进了社会的公共服务水平。

互联网金融不是洪水猛兽,互联网金融仿佛成为社会改良的救世主。BAT改变了中国的商业和物流模式,各种电子商务平台成为精准扶贫的“救星”。以前任何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资本大鳄在经济活动中的生杀予夺能力,现在资本成天张着血淋淋的大嘴,俯瞰着经济社会。

于是,一夜之间,社会上爆发出一群身上还带着奶味的新贵,资本从未像在互联网金融模式下那么张狂。滴滴和优步竞争,资本选择了滴滴,最后,滴滴在租车市场独步天下;资本舍弃了小蓝单车,结果是,小蓝单车尸横遍野。资本嗜血的本性在历史上从未有当今这样狰狞。

老古话,假的真不了。躲在羊圈里的狼,无论伪装多么严实,最终还是要暴露它的狼性。

P2P的坏账率是不高,让人想不到的是,经营P2P平台的是一群骗子;资本赚到了共享单车的第一桶金后,城市变成了共享单车的墓地;滴滴一家独大之后,人们终于发现,打车不是便宜了,而是更贵了;打车不是更容易了,而是更难了。尤其让大众接受不了的是,滴滴顺风车产品的创意来自于“性感”。

当一个女人完成一次顺风车的经历后,她的外貌性格特征变成了顺风车司机的“共享信息”,很多顺风车司机就是冲着平台上的信息决定他是否接单。很多女人不知道,一些顺风车司机开着豪车去接她一单赔本的生意究竟是为了什么?司机自然也不会告诉她,也许是为了约会,也许是为了约炮。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即使最笨的男人,也能保证搭车的女人跟他聊上一路,上了车的女人仿佛是笼子里的鸟,你能飞到哪儿去?

据说,顺风车司机的平台上,有如何让空姐搭乘顺风车的“攻略”;有顺风车司机专等在美女的门口,哪怕白跑也得拉上美女。

空姐被害了,美女被奸杀了。只要有顺风车业务,下一个被害的是谁?答案似乎不确定,但是答案又是非常明确的。

今天,滴滴暂停顺风车业务。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只停顺风车业务?对于一个没有社会责任的公司,对于一个接二连三发生命案的组织,为什么不让它彻底歇业、停业直至关门?社会上就缺一个滴滴公司吗?

互联网金融热潮退去,终于漏出了其遮羞的短裤。在一个以逐利为目标的时代,任何幌子都经不起利益的冲击。在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领域,谁能奢望资本让社会变得更好?

有关的监管部门,难道不该管管这些浸润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无良资本吗?

朱晔(古磨盘州人),安徽望江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2008年开始文学创作,已经出版了六部专著。其中,三部历史散文:《理说明朝》、《理说宋朝(北宋篇)》、《理说宋朝(南宋篇)》,一部旅行散文随笔《一车一世界》,两部长篇小说《最后一个磨盘州人》、《银圈子》,并在《文艺报》、《厦门文学》、《中外文摘》、《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文学》、《金融文化》、《中国金融文化》、《金融文坛》、《中国城乡金融报》等期刊上发表作品。累计出版200万字。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27B1SP0J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