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天价片酬,影视从业者中的“隐形贫困人口”

长租公寓与房租上涨,成了这个夏天最热议的话题之一,当年追不上房价的你,现在能追上房租吗?网友的扎心一问,不由让小SEE君想到一位混迹在影视圈的“隐形贫困人口”,徘徊在十八线的“知名”编剧——编剧X。

短短3年里,这位十八线编剧,就搬过5次家,工资从5000涨到3W,房子终于从三环外租到二环内,躲过了狡黠的二房东避开了可恶的黑中介,不过现在可能还要担心公寓会面临像P2P般爆仓的风险。

因为依然他坚持过着分期月付的生活。小SEE君也问过他为什么不年付呢?直到他算了一笔账给我听,小SEE君才知道他是真的付不起。

作为影视行业的“隐形贫困人口”面临着什么呢?

创作难,改剧难。

文学创作弥为珍贵,从现实出发结合文化环境,不仅要提炼观点、囊括现实、升华情感,还需面临严苛的过审,最终成果实属来之不易。

但在国内,编剧虽贵为一剧的创作者,却依旧没有足够的话语权。因为剧本的命运多掌握在制片方的手中,《绣春刀》的编剧陈舒就透漏,《绣春刀》保留70%已经是她保留度最高的剧本,多数只会保留30%、40%的样子。

收入难,维权难。

在收入颇丰的影视市场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贾樟柯导演还在电影学院文学系上学时期,写完一部30集的电视剧去交稿,最后却只换回一扎马克杯的辛酸故事。

在庞大的编剧行业中,编剧的等级会依据照稿酬、获得的剧作奖项、合作过的名人来衡量。但具有成功代表作的编剧人数对于整个编剧行业来说也只是廖若星辰。

而对于大多数的新人而言“稿费、署名、宣传”这些理所因当的权利,维权也是举步维艰。

国内编剧行业面临种种困难,很大原因之一是目前编剧行业没有足够完善的工会体制和健全的行业规则。

如今,区块链技术应用已十分广泛,在影视行业,Insee Network致力于建立全球最大的视觉协同网络,研发一套去中心化的数据分析系统,在底层重构视觉内容生产、传播、消费、演化,通过权益交割与清算,从而保障每个参与节点的权益。

Insee Network基于贡献与权益相连设计,让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到内容孵化中,权利不再集中于制作方、导演。创作者可用内容直接联系观众,观众通过点赞分享将优质内容送至热门,也大大降低了烂片出现的可能。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品意识和美学,本身就是许多人相互斥力下的结果。在INSEE视觉内容生态中,将各个环节的资源加以整合,用户的意见在完善的评论体系中,将帮助优质项目发挥更大商业价值

另一方面,INSEE利用区块链“智能合约、价值网络、分布式记账”解决安全与信任机制,其不可复制性为原创版权确权,解决留存已久的盗版之殇。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Insee Network将不断迭代和优化影视生态,为从业者解决更多的问题,并以优质内容为内核推动影视行业发展。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30G12YTY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