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未来简史》:你看得清未来吗?

写在前面

假期接近尾声,终于赶个尾巴在混乱的各种学工中掏出时间写下这篇文章。这个假期我过得还算满意,不仅仅是去了很多地方,认识了很多新的小伙伴,更是因为我几乎完成了我的假期书单,而且有很多本精读的书,同时也不断的在书单上添加新的书目。

下个学期是我即将摆脱专业迷茫的学期,在开始接触实验心理学之前,正是这本《未来简史》解决了我的一部分迷茫。天平开始向一个方向稳定倾斜。

小伙伴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有人问对我影响最大的书是什么。我歪着头仔细想了想,我说,近期对我影响最大的书是《未来简史》。我是在军训的中途把整本书读完的,那阵子仿佛中了赫拉利的邪,发的每一条朋友圈都是关于“赫拉利口中的”什么什么理论。

1

我为什么要读关于未来的书

我对所谓“未来学”有天生的好奇,而这种好奇不是那种对科幻小说的好奇,而是在此刻面临人生选择的阶段,我更希望做出一些有意义有远见的选择。我想凭借此刻作出的选择,让自己成为不被淘汰并引领未来的人。

所以要引领未来,就要认识未来;认识未来,就要看清现在。

书中有这样的一段文字:

由于我们无法预知2030年或2040年的就业形势,现在也就不知道该如何教育下一代。等到孩子长到40岁,他们在学校学的一切知识可能都已经过时。传统上,人生主要分为两大时期:学习期,再加上之后的工作期。但这种传统模式很快就会彻底过时,想要不被淘汰只有一条路:一辈子不断学习,不断打造全新的自己。只不过,许多人,甚至是绝大多是人,大概都做不到这一点。

无可否认的是,作者这段观点是很有启发意义的。终身学习,不断更新自身的认知,始终保持孩童般的好奇,思维活跃,逻辑清晰,这是我心中理想的自己。

根据我对周围人的观察(或者有主观偏见的意味),我提出这样几个问题或者说担忧——

第一,我所在之处是中国的最高等学府了,从社会的期望来讲,这里最应该是投身学术的地方。但是即使在比较倾向学术的院系里,最终选择科研或者学术的同学比例也并不大,甚至转出的比例相当之高。其理由自然是多方面的,无论是经济方面,还是兴趣方面,或者无奈地说一句“我不适合”。但是我想说,你不适合,在中国,还有多少人适合?

除了科研的现象,还有上课划水的现象。如果连传授知识这件事本身都没有予以应有的敬意,谈何终身学习?你们都不终身学习,如未来何?

第二,关于专业和职业。大多数人进入自己的专业前都没有真正了解一个专业。

如果问一个本科生:你为什么选择了你的专业?你对你的专业前景有一个大概的认识吗?你对自己的未来有规划吗?收到的回答有很大概率是“不知道”、“没想过”、“走走看”。这不可怕。可怕的是,有很多人就这样随着专业的安排一直顺其自然的走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学这个专业,也从没有要去思考这个问题。没想去思考,这才是最无力的。

还有很多专业大牛,脑子里被各种专业知识、数据、算法填满了,却没有地方来思考人类未来、考虑社会局势,胸中的点墨少的很。专业大牛值得瞻仰,他们掌握着改变人类未来的科学技术,但也正是由于他们手中掌握着技术却不掌握人类福祉,而掌握人类福祉的人无法掌握技术,“政府确保教师每月拿到薪水、下水道不会堵塞,却不知道20年后国家该走向何方”,所以我在隐隐担忧并恐惧。

本科的心理学专业让我既接触认知科学这个神秘未知的领域,又让我通过社会心理、发展心理来了解人情味,所以我选择了它。读《未来简史》又让我张开另一只眼,重新审视认知科学,和当下这个世界。

2

有关职业的消失

有关人工智能与未来的讨论,最多的就是职业的消失。这本书也用相当大的篇幅来写职业的消失和“无用的大多数人”何去何从。

究竟什么职业无法被取代?

这也是一段时间以来徘徊在我脑中的问题。机械劳动的职业已经在上一轮工业革命中被取代了,更多的人涌向脑力劳动的职业和服务业中,比如医生、老师,比如会计,或者公司老板。

但是人工智能的出现,让脑力劳动也可以被取代。计算账务?电脑可以;远程教学?机器人可以胜任。书里甚至设想一种人工智能家庭医生,可以根据对一个人身体情况的全面检查、家族病史的了解以及遗传因素等多方面信息,给出最精确的诊断和最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又由于可以将所有的家庭医生通过互联网连接,所有的病情可以瞬间进行大数据分析,可以控制大规模流感的发生。到时候,医生这种需要耗费长时间学习和训练的职业,价值将逐渐降低,甚至被取代。

有人说艺术家和诗人无法被取代,因为他们代表的是人类的灵感和创造。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已经出现了人工智能作曲、作诗的成功例子,其创造力的随机性让人惊喜。但是我得说,人类艺术家的灵感总是基于现实生活的,但人工智能却不必然,这就扩大了其创造力的范围,是一定的优势所在。

我认为,学者,也就是精通计算机科学、引领认知科学与生命科学革命以及众多人文科学领域的学者,不会被取代。已知的规律可以被编成代码写进程序,但是未知的却不能。这些人就是探索未知的人,代表了人类的好奇心、探索力、控制力和人性本身。

同时,我认为艺术家和诗人等并不会完全被取代。且问,人工智能的作曲作诗能力从何而来?很大程度是通过对人类文明中已经存在的曲子中进行大数据分析,并找出规律的。那这些大数据分析的曲子从何而来?人类文明。人类文明有从空白创造色彩的能力,但人工智能只能根据已经有的规律进行再创造。给人工智能一个汉堡,它可以创造出一亿种汉堡,但不能创造出包子或者煎饼卷大葱。人工智能可以作曲作诗,但谁又能知道艺术家们会创造出音乐、美术、诗歌以外的什么样的新的艺术形式呢?

所以我对于人类文明本身还是充满信心。

3

对于认知科学的新认识

心理学有一半是在研究认知科学。如果抓出一个认知方向的学生然后问,“你为什么选择了认知科学呀?”会有回答说,“我对人类意识的机制感兴趣。”往往是对某一个规律本身感兴趣,从而进入这个领域。

但是有没有想过,每一种科学的发现,都会在最大概率上转化为技术,都会在某种程度上被应用于人类社会。当今,我们研究自然科学已经有足够的念头,而看向人类自身的历史,才不过一百多年,我们对“意识”的理解,还处于几乎空白的阶段,而认知科学的每一点进展,都在被最大限度的应用于人工智能领域中。

不知道你脑中有没有曾经闪过这样的念头:人类的认知其实和其他动物没什么本质区别,不过都是基因写成的一堆脑回路,对于外界刺激做出一些反映,每个人脑回路的轻微不同,造成了每个人的性格差异。或者说,人类也不过是一个可以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的肉体而已,作出反应的方式,就有情绪、动作、语言等等。

甚至,我们还要受限于我们的器官——正因为我们长了眼睛,所以能够知道有“光”这种东西,所以能进一步研究电磁波;正因为我们长了鼻子,才能知道空气中某些粒子是有“气味”的;但是超出于我们感官的东西,究竟是否真的存在?人类是无法可想的。当然这是题外话。

回到认知科学的话题上。当前,很多心理学专业的人会对弗洛伊德的理论嗤之以鼻,其不可证伪性确凿存在着,但弗洛伊德依然活跃地存在于民间。人类心理真的有那么多神秘的东西吗?那些复杂而神秘的理论真的有价值吗?当今的认知科学认为,人的意识是神经回路的生物性组合,因此可以掌握规律并控制的,甚至模仿在人工智能中。比如,你在生气,这只是某某脑区的某某神经冲动方式,我们已经了解了另外一种解除生气情绪的神经冲动,那么现在只需要某种操作,在你脑中引起这种神经冲动,就可以让你心平气和起来。

这听起来很妙,当人的意识可以被操控的时候,人类似乎无所不能了(连自己都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意识)。但是危险就在于,控制权掌握在谁的手里?是这些无所不能的科学家,还是政界权要?当你某一天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说“我想要参军”的时候,你能不能知道这究竟是自己的自由意识、还是谁在操控你?

探究认知科学是奇妙而危险的,也绝对是对人类未来影响深远的。

跨向神秘,这是认知科学吸引我的地方。

4

人工智能可能反扑吗

之前我认为人工智能是绝对不可能反扑人类的,毕竟,人类是人工智能的创造者和操纵者,而且电源一拔,还有哪个人工智能可以继续行动自如?

但问题还有另外一种思考方式。

在人类刚刚可以直立行走、创造工具的时候,其他动物就自动沦为低级生物了,随着人类语言逐渐复杂、人类社会逐渐健全,人类成为越来越高级的生物,并且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情猎杀或者圈养动物了。这是人类对动物的征服。

如今,科技发展到今天,我们的日常生活已经离不开互联网了,离不开手机电脑,离不开自助服务。或者说,我们已经形成了对科技的依赖,对大数据的依赖,随着科技深入生活的程度越来越深,这种依赖就越严重

人工智能也在逐渐取代人类的思考。且不说人类思考能力是否会逐渐衰退,我们可以做一个设想:假设人工智能终端,或者说手机,给我们所有人发送了“基于大数据的灾难红色预警”,说明天早上会有全国范围的特大灾难,并“根据历史的数据分析”得出:只有全部逃到西伯利亚才有最大的活命几率。此刻,人们对数据和科学分析的信任已经可以对这些信息无条件服从,甚至可能引发社会恐慌,混乱、恐惧、疯狂、绝望,人性之恶会彻底暴露,然后人类社会秩序被破坏了

“依赖”,可能本身就是一种“被统治”。谁说,这不是一种人工智能的反扑呢?

5

一些值得摘抄的选段

在古代,力量来自有权获得资料。而到今天,力量确实来自知道该忽略什么。所以,面对这个混沌世界的一切,我们究竟该忽略什么?

我们无法真正预测未来,因为科技并不会带来确定的结果……如果你觉得某些可能性令你反感,欢迎运用各种新思维或采取新行动,让那些可能性无法实现。

人文主义心理学家指出,抑郁的人常常想要的并不是简单的解决方案,而是希望有人能够聆听他们的想法、同情他们的恐惧和疑虑。

自然主义面临的第三个威胁在于:有些人仍然会不可或缺,算法系统也难以了解,而且会形成一个人数极少的特权精英阶层,由升级后的人类组成。

如果把视野放大到整个生命,其他的问题或发展的重要性,都比不过以下三项彼此息息相关的发展:

1.科学正逐渐聚合在一个无所不包的教条之中,也就是认为所有生物都是算法,而生命则是进行数据处理。

2.智能正与意识脱钩

3.无意识但具备高度智能的算法,可能很快就会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自己

这三项发展提出了三个关键问题,希望读者在读完本书之后,仍能常挂于心:

1.生物真的只是算法,而生命也真的只是数据处理吗

2.智能和意识,究竟哪一个才更有价值?

3.等到无意识但具备高度智能的算法比我们更了解自己时,社会、政治和日常生活将会有什么变化?

这里是赤赤的个人公众号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914G03AIN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