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治理不要盲目下乡

分享对技术治理下乡的两点分析。

1.农村并不适用网格化管理。

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管理者完全不能等同,网格员的身份是受国家雇佣的技术官僚,村小组组长是农民选出来代表自己争取利益的领头人,前者对上汇报,后者对下负责。

城市问题集中,可以类型化、模块化,便于“公事公办”。乡村问题分散且难以模块化,发生与处理都有着很多回旋的空间和余地,情感治理、关系联络都在其中发挥作用。

城市有城市的道路,农村有农村的方案。吾之蜜糖,彼之砒霜。

成功难以复制,失败可以学习,学者避免去踩坑。

此外,城市的网格化管理就是进步吗?人会流动,也应当流动。刘少杰教授认为网格化是管理的退化。笔者认同。

2.大数据也不适于精准扶贫。

谢宇在最近的一次访谈里提到大数据的本质是“数字脚印”,让我对此前就有的想法更加明确了。大数据是人类活动留下的数字痕迹,其优势在于因为是“被动数据”而真实无法作假,同时因为记录方式的升级,可以有非常多的大量的痕迹被记录下来。然而谢宇并不认为大数据是优质数据,因其没有结构化,和追踪性的结构化的研究数据相比,是“薄”数据。并且大数据难以全面,

这样想下来就不难理解了,大数据适宜观测集体行为,就做不了扶贫要求的一村一品,甚至到户到家这么“精准”的事。

题图:老农家的“门前照”

来源:网络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915G1Q1XO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