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今年最让人疯狂的神剧终于出现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最近经常听到朋友或者父辈说,你应该去一个没有雾霾的小城市、找个稳定的工作、找个老实人结婚,再一起生两个可爱的孩子,过上正常的日子。

每次听完,我都微笑点头,说知道了。但还是会心生恐惧。

恐惧感强烈到心口堵塞,但我却不知它因何而起。

我开始常常想自己是不是不正常?是不是想太多?为什么每次听到别人为我描绘温馨、稳定的小城生活会如此焦虑?

没想到我竟然从Netflix新剧《疯子》(Maniac)中找到了答案。

《疯子》

这部Netflix 2018年新出的剧集,首映就得到了极高的评价。

烂番茄(Rotten Tomatoes)得分8.4分,IMBD得分8.3分,豆瓣得分8.2分。

先不说剧情,导演和卡司就已经引人眼球了。

凯瑞·福永 (Cary Fukunaga)有非常特别的血统和生长环境,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福永曾在在法国、日本和墨西哥居住,现在定居纽约。

他的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瑞典人。他曾获2014年66届黄金时段艾美奖剧情类最佳导演,代表作是马修·麦康纳和伍迪·哈里森主演的神剧《真探》,和2011版法鲨主演的《简爱》。

他还是2017年《小丑回魂》的编剧。

凯瑞·福永

女主演艾玛·斯通(Emma Stone),去年她刚因饰演歌舞片《爱乐之城》女主角米娅(Mia),而获得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男主演乔纳·希尔(Jonah Hill)一直擅长的是喜剧和动画片,他担任过三次《周六夜现场》的主持人,凭借《华尔街之狼》获得奥斯卡男配的提名。

神奇的是,石头姐和乔纳·希尔在2007年合作过格雷格·莫托拉导演的校园青春喜剧电影《太坏了》。

影片中红发的艾玛·斯通是校花,乔纳·希尔是一个即将高中毕业超想破处的怪胖子。

如今两位演技派再次合作,在《疯子》这部科幻心理剧中,饰演一对在高科技荒谬社会中,重新认识、找回自我的“非正常”男女。

故事发生在一个融合了复古风潮与赛博朋克质感的未来社会。

说它赛博朋克是因为影片中呈现的城市,自始至终都透露着“高科技,低生活”(High Tech, Low Life)的压抑、病态与颓废质感。

比如,女主角安妮的爸爸把自己关在一个像车一样的机器中,从不与女儿当面交流。

又如,名为格蒂的人工智能电脑,可以与罗伯特医生谈恋爱,听他朗读浪漫诗歌,也会为他的死而悲伤、罢工。

再如,名为Victor的男孩,会在公园里面,和人工智能布娃娃考拉对骂、下棋。

但同时,这又是一个非常复古的城市。

交通局的自动售票机好像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台式机和老虎机的结合体。

路上的广告牌是可以翻页的百叶窗扇面,而不是巨大的LED显示屏。

街道上随处可以见跑来跑去,发出狗叫,撞树之后都不会转弯的街道清理机器。

生活在此种未来社会中,人的生活就像一张关系网,家庭、信仰、友情、爱情……

一旦缺失,孤单一人,就很容易丧失面对生活的勇气、与自己和解的信心和爱别人的能力。

于是,越来越多“不正常”的人出现,他们:

一个人坐在嘈杂的咖啡馆中,自说自话,仿佛融入了众人热闹的对话中。

通过[朋友代理],预约一个陌生人做“朋友”,虚构一些场景,假装彼此很熟悉,寻找一丝温暖。

开始得各种各样奇怪而琐碎的疾病,试药人成为英雄候选人。

渐渐地,人们脆弱到只能依靠药物治疗和人工智能去构建自己的大脑。

安妮和欧文就是两个受到人工智能+药物治疗吸引的陌生人。

自从安妮的母亲离开她们,安妮的家庭就破碎了。她受了创伤,变得易怒、没有耐心、总是用言语和行为去中伤最挚爱的人——她的妹妹埃利亚。

在她们最后相处的时光中, 妹妹想拍照,安妮却总是在最后一秒拍自己腋窝的照片。

妹妹说姐姐我要搬走了,安妮却说太好了,我终于不用勉为其难的见到你,虚情假意地和你玩了。

就在这次旅途中,妹妹死了,从此阴阳两隔。

安妮本来就深的家庭创伤彻底撕裂了。她开始像吸毒一样吸食A药物,一次又一次地重现创伤场景,就是为了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妹妹,和妹妹读过一天的时光,同时不断地在自己的伤口上撒盐,实现自我惩罚与责备

与此同时,欧文是纽约一位富有企业家的第五个儿子,被诊断有疑似精神分裂症,一直都活得很痛苦。他性格中的懦弱和胆怯被严肃的父亲和总是嘲笑他的哥哥们无限放大。

他爱上的第一个女孩,是哥哥付钱买来的,串通好了耍他的。每天他的爱都被监听、嘲弄和践踏。

他口口声声说爱他的父亲,让他承认自己有病,然后去做自己亲哥哥没有强奸女孩的伪证。

全家只有他一个人,没有被画到家庭画中。

可怜的欧文,在压抑的家庭中无法喘息,无法守住已被阉割的男性尊严,无法承受人生中的真爱不过是自己被当成猴耍的一厢情愿。于是他幻想了一个可靠的、暖心的、真情实意关注他的哥哥。

幻想出来的哥哥告诉他:宇宙中的模式就是模式,你总有一天会遇到一位自己命中注定的女孩,从此不再是孤独的陌生人。

就这样,两个本来不可能有交集的人,带着无法自我修复创伤的无力与自暴自弃,和另外7个人一起,相聚在Neberdine 制药生物科技(Neberdine Pharmaceutical and Biotech),参加为期三天的药物试验。

这三天里面,安妮和欧文分别服用了三种药物:

A药片,重新经历最痛苦的一天,诊断、观察人没有察觉的未知的痛苦;

B药片,发现大脑为了躲避而创建的自我防御机制盲点和迷宫;

C药片,彩虹的末尾 通过人工智能电脑画出定制系统,建立健康的路径,实现崭新生活。

并在非手术微波科技和在人工智能格蒂(GRTA)的帮助下进行:识别(identify)、映射(map)、对峙(confrontation)三个步骤的治疗方法。

他们也共同经历了不同而玄幻的梦境,像《盗梦空间》一样层层穿越,每一个都是自己内心的投射。

一起解救狐猴送至死去老人遗孀

参加不死人派对寻找《唐吉坷德》迷你篇章

打倒外星人拯救地球

精灵姐妹去云湖治疗疾病

三天后,这次梦境穿越使他们的创伤痊愈了吗?

他们焕然一新,重新开始生活了吗?

我相信每一个看完剧集的人,都会有自己内心的评判。

《疯子》的确治愈了我心中的小伤口,也让我明白, 我不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恐惧安稳和正常的人。

高科技、信息爆炸的现代社会,人们惧怕孤独,惧怕不热闹的,没有朋友,没有音乐,没有家庭的一个人的夜晚。

因为我们知道自己怯弱、易怒、容易受到创伤,却也缺乏自我治愈的能力。

我们不想接受生活的平凡和自己的平庸,我们不想接受自己的透明、渺小,更不想承担照顾自己、关爱别人的责任。

我们在社交媒体发自己光鲜亮丽的照片,吸引朋友的关注,其实是试图让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知道,“我很正常,我很快乐,我没问题”

就像人工智能电脑对女主说:我看遍了882个心灵,但我不知道如何调整我自己。

我们的回答和女主是一样的:从来没有人知道。你只能勇敢面对,尝试着去调整、去接受自我。

剧集结尾,安妮去接欧文的时候对他说:

你看过不存在的东西又如何?这个世界没有人是运作正常的。

欧文小心翼翼地回答:我是害怕失去你,我会心碎,如此还不如你从未存在过。

我们不能总是因为未来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而患得患失、杞人忧天。

放掉这份对自己的自卑、对“不正常”的恐惧,放手去过自己的人生吧。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03A1HF41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