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软件公司的先驱——甲骨文的兴起与埃里森其人

软件的历史和计算机的历史一样长,但是纯软件公司的历史还不到40年。四十年前整个计算机工业的模式都是制造硬件、搭配软件和服务。在当时很难想象一个计算机公司不生产硬件,而只开发软件,然后靠软件的使用费过活。树立这个商业模式的是两个公司,在个人计算机领域是之前文章介绍过的微软公司,而在企业级市场就是甲骨文公司。

编辑

甲骨文公司

硅谷老兵传奇——埃里森其人

1944年,埃里森出生于纽约并不富裕的市区,他的生母当年只有十九岁,而他的父亲是一位飞行员。埃里森出生不久,他的母亲意识到无法独自养活这个孩子,就把他送给自己在芝加哥的姨妈家扶养。而埃里森直到48岁才见到自己的生母。埃里森的经历和乔布斯也很像,在大学还没毕业,22岁的埃里森就来到硅谷工作。他先是到了Amdahl工作,后来又到了一家不大的军工单位工作。参与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开发数据库项目,当时这个数据库名称叫Oracle,意思是预言家,后来Oracle公司起中文名字时,为了贴近中华文化的源源,采用了中国古代预言的记录文字——甲骨文。

编辑

甲骨文创始人埃里森

如果没有信息革命,埃里森可能会换一两家公司,然后就这样退休。1977年,33岁的埃里森和两个同事一起创办了一家数据库公司。两年后,推出了Oracle 2,这是计算机软件史上第一个由纯软件公司开发的商用关系型数据库。1982年,鉴于产品名称已经盖过了公司,所以公司干脆就把公司名称叫做Oracle公司,进入中国后叫甲骨文。1986年,甲骨文上市,当时他的营业额5500万美元,不如今天的一天的营业额。

编辑

耗资一亿美元的日本风格豪宅

和盖茨的低调不同,埃里森非常高调。他的出行永远都要有规模宏大的仪仗,永远要住最豪华的酒店,他永远要享受最好的东西。和乔布斯一样,埃里森对日本文化特别的喜欢。因此他在美国地价最贵的地区买了一块地,盖了一栋面积巨大,不用一根铁钉的日式房屋。后来埃里森看上了邻居的海景房后,提出购买,邻居不同意,最后埃里森用了5倍的价钱买了下来。此外,埃里森对美色的喜爱也是出了名的,他至今离婚结婚四次,这在IT 领域很少见。在甲骨文的办公楼里,他有一部专用电梯,据说原因是以前有过一些女性在他可能乘坐电梯里等着,试图勾引他。

编辑

埃里森死性不改与公司女员工搞关系

钻了IBM的空子

甲骨文的起家到后来的初步成功,在很大程度上钻了IBM的空子。第一,上世纪六十年代末,IBM 给软件行业松绑,当然这个机会是给所有人的。但是埃里森却动了利润最丰富的数据库管理软件市场。第二,IBM 忽视了关系型数据库的革命性作用。关系型数据库可以实现物理层与逻辑层完全分离,能够进行复杂运算,减少开发成本。第三,在开放软件市场后,商业模式需要及时更新,而IBM 没有这样做,这就让甲骨文赢在了商业模式上。甲骨文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它只卖软件而不是靠收服务费生存。

编辑

IBM 公司

和甲骨文同时崛起的软件公司还有微软公司,二者在商业模式上类似,都是只卖软件,一个企业级市场,一个在用户端。继这两家之后,独立的软件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地大量涌现出来。八十年代中期,计算机产业终于出现了软硬件分离的格局。在这次分工中,甲骨文功不可没。

天堂下的帝国

甲骨文过去几十年里真正可怕的对手,是郭士纳领导的IBM和盖茨领导的微软公司。郭士纳和盖茨是IT领域最伟大的统帅,在他们自己主攻的领域,几乎没有败绩。在和这两个IT奇才十多年的较量中,埃里森居然不仅没落下风,还愈战愈勇,并且成功熬到了这两位巨人退休,最终主导了全球数据库市场。

编辑

埃里森与乔布斯

世界数据库市场从产业链的角度上讲,可以分为上游的数据库管理系统,就是甲骨文、微软和IBM的产品,以及在此基础上为特定用户二次开发的应用系统部分。数据库公司只关心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由小公司开发。这些针对企业做二次开发的小公司经过多年竞争,逐渐形成龙头企业,他们控制着企业级市场。甲骨文就是通过收购这些公司不断获得数据库市场的份额。

从2003年开始,甲骨文多次提出要收购仁科,2004年因为价格的分歧,仁科的董事会拒绝了埃里森的并购要求。但是埃里森一方面提高收购价格,一方面承诺保留90%的员工。经过两年多的努力,这桩价值103亿美元的并购终于达成,甲骨文从此垄断了人力资源管理软件市场。接下来每一年,甲骨文都有一次并购。2006年,它花了58.5亿美元收购了Siebel公司;2007年,用了33亿美元收购了Hyperion公司;2008年,以85亿美元收购了BEA公司。在收购这些公司后,甲骨文将他们原来的用户转化成自己的数据库用户,一度或得全球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一个企业级软件帝国就这样形成了。

编辑

太阳公司

为了挑战IBM的地位,埃里森经过与欧盟的艰难谈判终于在2010年以74亿美元收购太阳公司。这样甲骨文就有自己的服务器和操作系统,可以将硬件优化和数据优化同步进行。2011年,甲骨文公司的营业额打到356亿美元,税后利润也达到创纪录的85亿美元。 2014年埃里森在IT行业打拼了半个世纪,终于退休了。,但是甲骨文并购机器的基因已经被埃里森塑造完成,在未来并购恐怕依然是拓展新业务和云计算转型的主要手段。

编辑

埃里森的豪华游艇

甲骨文的兴起,很大程度上是靠的是他最早看到关系型数据库的市场前景,并且在商业模式上优于IBM。甲骨文公司幸运的处在计算机行业软硬件分工的年代,并把握潮流,真正促成软硬件的分工。甲骨文提供了全球使用率最高的数据库管理系统,而更大的贡献在于它证明了软件公司不仅可以靠卖软件的使用权而独立于硬件公司存在,并且可以比硬件公司活得更好。甲骨文的成功,再次说明了创始人和领袖的重要性,可以说没有埃里森,就没有今天甲骨文的辉煌。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05A17G87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