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都开始搞艺术了,一幅画300万!这背后竟然是群小偷?

就在昨天,随着在佳士得拍卖行的一锤定音,人类历史上第一幅被拍卖的人工智能艺术品,成功以43.2万美元(约300万人民币)的价格出售。

就是这幅画,名字叫《Protrait of Edmond Belamy》,而且作为一幅人工智能画出来的画必须有个炫酷的署名:min G max D x [log(D(x))] + z [log(1 - D(G(z))) ]

就问你厉不厉害,不过人工智能也是需要代码才能运行的,这幅画背后是有男人的。

就是这三个25岁的法国小哥:Pierre Fautrel、Hugo Caselles-Dupré和Gauthier Vernier,便是这幅画的“原作者”。他们还组了个组合叫Obvious。

三个小哥都不是艺术背景,从去年才开始学习艺术和机器。为了制作Belamy系列,小哥们用算法分析了15,000张不同时期的照片。对了,忘了告诉你们,这幅画是一个系列。

是的,他们画了一整个家族。在此之前就有人以9000英镑的价格购买了其中一幅。事情到这里,小mo以为这是一个依靠科技创造美,顺便走向人生巅峰的故事。然而反转来得如此快。

这幅画被佳士得挂出来的时候,估价只有7000-10000美元,在一众精贵的艺术品中一点都不显眼,但是依靠人工智能的威力,媒体都将镜头对准了这幅画,连BBC都报导了。还没开始拍卖,这幅画就出名了。

出名带来的不止有名声和金钱,还有质疑,有人就提出Obvious用来生成Belamy的代码是Robbie Barrat写的。

Robbie Barrat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19岁学生,同时也是用GAN算法生成图片的领军人物。

可能有人要问GAN是什么,GAN算法就是前面AI生成的图画中最重要的算法程序。GAN的基本思路就是:有一个查找分析数据然后生成新样本的部分,另外有一个鉴定部分,可以分辨新生成的样本和原件之间的区别。如果鉴定部分找到样本的漏洞,就将样本发回到生成部分再次生成新的样本,就这么循环一直到样本通过了鉴定部分的检查。

通过GAN算法生成的绘画图片,有种独特美学,图像边界模糊,人物重合,完全没有透视法,人送外号:GANism(GAN主义)。

而Belamy系列其实就致敬了GAN的设计者 Ian Goodfellow,Belamy ≈ Bel ami(法语里的“好朋友”)= 英语里的 Goodfellow。

Robbie Barrat用过这些超现实的身体图和风景图上过头条。还曾将自己的GAN代码开源发布在了 GitHub(一个全是程序员地方) 上。而Obvious的Hugo Caselles-Dupré就是在这里发现了Robbie Barrat的代码并用于Belamy系列的创作。

Robbie Barrat生成的图画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代码是Robbie Barrat的,凭什么这幅300万的画就算Obvious的呢?

对此Hugo Caselles-Dupré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他们只是借鉴了Barrat代码中的元素,但是他们调整了代码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生成图片。“如果你只是谈代码,那就没有很大比例被修改,但如果你谈在电脑上工作,让它运行,就有很多努力要做。”

但是好像所谓的这些努力也有Barrat的功劳,Barrat直接在推特上po出:“认为他们只是运行了我的代码然后把结果卖出去的我是疯了吗?”

然后列出了种种证据,比如推特中右边的图就是有人直接下载了Barrat的代码,不经过任何修改生成出来的。大家可以自己评判一下。

比如Caselles-Dupré在GitHub上让Barrat帮忙改代码。

还坦言自己一直想用积极的心态去看待,但是真的很心烦。

还直接讽刺道:“这个就是他们抄的那个代码,如果你们谁想用我的工作去赚10000刀(这个时候还没拍卖)的话,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当然Obvious也不是躺平任嘲的,在这条微博下面po除了截图,表示自己使用Barrat的代码是经过了允许的。

同时说明自己有改代码。

Barrat回应说:我不是很清楚你们要做什么,我以为你们说的"democratized"是什么开源项目。还po出了Obvious截图的对话中没截到的部分,关于Barrat要求Obvious说明代码有Barrat的努力。

双方就署名这个问题进行了一番争论,结果是路人回复:Obvious是小偷。

因为与GAN合作而获奖的德国艺术家Mario Klingemann在接受邮件采访的时候也说:“你可以说实际工作的90%都是Barrat完成的。”

管理Artnome网站的数字艺术博主Jason Bailey 表示:Obvious所做的并非特例,“在数字艺术领域几乎每周都有,把开源代码改一改就拿去卖。”但是这次拍卖的特别意义,以及Obvious而不是Barrat,随之而来受到的关注和声望让这件事变得更复杂,“有很多事情你可以做到是合法的,但这会让你变得像个混蛋。”

Robbie Barrat生成的图画

双方目前没有进一步的争论,对于这个事情,AI艺术社区的人却有点担忧,Barrat就很担心这件事情会让大众对AI艺术产生错误的印象。而且Belamy还存在着很多技术缺点(比如低分辨率和模糊纹理),这让懂的人一下就能看出来制作人对算法不太在行。

而且还有人扯到了佳士得,认为佳士得选择这幅画很不寻常。不过Obvious相对突出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Obvious接受人工智能艺术这个特殊表达,在今年三月份关于他们的新闻中,就反复声称图画是由人工智能创作的。对AI研究人员和艺术家来说,这是误导性的。它会给读者一种错觉,就是机器学习系统比实际更加复杂和自主。而对于佳士得来说,不管这幅画是怎么来的,拍卖AI艺术画作只是公司在任何有利可图的新艺术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过程。

他们算是成功了的,回顾整个事件真的有点荒诞,靠着一些借来的代码、一台喷墨式打印机和一些热情洋溢的新闻稿,三个几乎没有什么机器学习背景的学生就这么成为了艺术史上的里程碑。

小mo没有想到借用、抄袭这种事情除了会出现在小说、论文等这些地方,还能上升到人工智能和艺术这样的交叉领域中。不过从中可以看出来人工智能真的是个很有前途的领域啊,留学去学人工智能就更有前途了。

以下都是AI小mo说的:留学当然要个好帮手啦,myOffer就特别好。更多好玩内容、留学干货,添加微信公众号:myoffer4u。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26A1ZFQV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