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幅AI画的画成交价300万,“碾压”同场毕加索作品!

1766年,佳士得在英国诞生,那时工业革命正兴起。

1968年,毕加索说,计算机是没用的。

2018年,由AI创作的肖像画,首次进入了世界艺术品拍卖的殿堂——佳士得拍卖行。

美国当地时间10月25日,一幅由人工智能创作出的肖像画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43.2万美元的高价,约合人民币300万元。一名匿名买家拍得此画。

超出预估价40倍 “碾压”同场毕加索作品

佳士得是世界著名艺术品拍卖行之一,拍卖的艺术作品很多都是出自各代名家。这是佳士得首次拍卖AI画作。该画名为《埃德蒙·贝拉米画像》(Portrait of Edmond Belamy),以朦胧手法描绘了一名身穿黑色西服外套,搭配白色衬衫的男士。爱德蒙·贝拉米并非真人,而是由人工智能系统虚构出来的形象。

此次拍卖会为期三天,从10月23日到25日于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举行。该画在363件画作里压轴出场,其中包括20多幅毕加索的画,最终开出了全场最高价格。

“这幅画作和佳士得250多年以来所拍卖的所追求的艺术品并无二致,”佳士得拍卖会的组织者理查德·罗伊德(Richard Lloyd)表示。

最初,该画起拍价定在5500美元,估值7000-10000美元。但历经55次出价后,终以35万美元落锤。加上佣金和其他费用,总价43.25万美元,是估值上限的40多倍。值得一提的是,波普艺术开创者安迪·沃霍尔的一幅画作:玛丽莲·梦露(Marilyn:One Plate,1967),在拍卖会上以16万美元落锤,总价20万美元。

背后法国团队:用人工智能作画,已完成11幅肖像画

根据 Quartz 的报道,这幅画是由 AI 研发团队 Obvious 所开发的 AI 所创作,而这个团队是由三个 25 岁的法国学生组建而成。他们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在帆布上作画,并用一个数学方程式在画作的右下角署名。

下图截自其官网首页,前一句引用毕加索的话,后面就是那个方程式。

AI 艺术创作团队 Obvious

这个 AI 是基于「 GAN(生成式对抗网络)」这种深度学习模型来学习图画创作。GAN 这种模型是目前复杂的深度学模型之一,一般常用图像制作的领域,如超分辨率任务或语义分割等。Obvious 团队把这种学习模型整合到人工智能上,目的就是为了做画作相关的创作。

Obvious 团队在接受 The Verge 采访时,并没有就这款 AI 的技术做太多的解释。面对本次的结果,他们本身也相当激动:

首先,我们要感谢一直在为 AI 技术研究做贡献的人,同时也要感谢 GAN 深度学习模型的创造者 Ian Goodfellow,以及艺术家 Robbie Barrat。他们的研究和创作,都给我们 Obvious 极大的启发和帮助。而面对这次的拍卖结果,我们也赶到非常激动。这次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拍卖,我们能看到的是让 AI 技术投入到艺术创作中,还是能够拿出影响全球的成果。

的确,不管是对于 Obvious、佳士得拍卖行还是整个艺术界,这次都是极具意义的一次新尝试。

Obvious 团队的作品

AI 创作的作品能够参与到正常的艺术拍卖当中,并且在大幅度高处原有估值的状态下卖出,这对于 AI 创作来说已经是出自艺术界的认可,在此也证明,此类 AI 在画作创作上是具备一定的能力的。本次拍卖成功对于艺术创作类 AI 的研发来说,也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正如 Obvious 团队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这应该是一种激动人心的鼓舞。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本次 AI 作品能够拍出高价,其历史意义也有一定的影响因素在哪。

因为这次佳士得第一次拍卖由 AI 创作的作品,所以有相信有不说艺术品收藏家也会看上了这个点,所以作品能够卖出高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它本身就具备了特殊的意义。

AI艺术品已崭露头角 争议接踵而至

关于AI的艺术作品拍卖,此前已有过先例。

2016年,谷歌在旧金山举行一场画展和拍卖会,29幅AI作品包括迷幻的海景、梵高风格的森林和以及城堡和狗组成的奇异景观。这些作品共卖出了97605美元,其中一位职业拍卖人以8000美元的价格拍得了6幅尺寸最大的作品。谷歌最初设计的算法是为了帮助识别照片里的物体。

此次,AI画作进军艺术品拍卖会在令人惊叹不已的同时,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质疑的声音认为,

“这些作品没有”灵魂“,是不能被称为艺术品的。

AI是在学习千千万万人类的画之后拼凑出自己的画。

另外,AI画作的版权归属问题,也是争论的一个焦点。比如,用开源代码自己生成的画,该怎样界定版权归属?”

对于争议,Obvious团队成员向媒体表示,他们并没有将人工智能视作可大量产出作品的人类替代品,为了说服艺术界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是值得的,展示出这些实体作品非常重要。

图片来源:截自Obvious官网

他们认为,”保守的艺术圈更接受实体作品,大家应该了解到我们并不是打算唬弄艺术圈,而是真的想成为当代艺术家。“

艺术的历史总是与技术的发展交织在一起的。在Obvious负责技术的雨果·杜普雷将今天的AI实验比作19世纪中期摄影的出现,当时微型肖像艺术家失业了。他表示:“当时人们说摄影不是真正的艺术,拍照的人就像机器。而现在,我们都一直认为,摄影已经成为真正的艺术分支。”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28A0A8TV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