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那点事

自最近一次回归以来,因没有特别需要自动化处理的工作,已好长时间没写软件了。在接下去的一次考试中,省里突然表示不再下发试卷试场号卷贴。如此重要的考试没有了卷贴,实在让人放心不下,便决定“重操旧业”。心里很明白,实现软件打印卷贴不难,难的是在已裁剪好的不干胶上准确定位。因为在以前类似的处理中,这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就这样也一直被困扰着。

尽管有阴影,但不试试又很不甘,加上一点小小的不服,二话不说就着手写了起来。一动手,果不其然,老问题迎面而至。卷贴较小,一张A4纸上可打印9排。随着排数的增加,移位现象越来越明显。看着严重移位的卷贴,感觉很不舒服。闷思中灵光一闪,想到省里下发的是PDF格式,就试着转换了一下,发现效果确实比直接打印的好,虽然还是有移位,但几乎已在可接受范围。本想反正已没有时间再精益求精,就这样将就着用。不料新的问题出现了: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将文档一键打印成PDF文件。问题又重新回到了起点,有点沮丧。这时,遇阻不会气馁的性格悄悄抬起了头。经过一番排查和总结,一个念头冒了出来:缩小“细节”的空间,留一点空间给“页标”(“细节”和“页标”是VFP报表设计的内容)。一试,果然灵光。此时此刻,一种久违了的成功后的爽快再次油然而生。渐渐地,曾经的那些编程经历弥漫了开来。

第一次接触电脑和编程都是在大学。也许时间确实早了点(82年),说起来读的还是数学专业,可到了大三才开始有电脑课。唯一的编程语言是Basic,教师教得简单,学生学得轻松。很有限的几次上机(总共不超过三次),只不过是将一小段程序在AppleII运行一下。既没感觉多大神秘,也没产生多少兴趣。毕业前夕教师开恩让观摩了一下学校唯一一台装有汉卡的IBM286电脑,个别胆大的还摸了一下。看惯了没有一个汉字的电脑,看到能打出汉字的电脑,顿感受到了些许神奇。也许是在那时埋下了驯服电脑的想法。

工作后,电脑还是稀罕物。基本没用过算盘的人,看着用算盘合成成绩,甚是不习惯。尤其有一次少加了100分,感到应该做点什么。正好同楼层的兄弟单位有台AppleII,他们自己基本不用。于是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向领导提议问兄弟单位借电脑。电脑到位,捡起了已基本还给教师的Basic。花了大半年的光景,整出了一个可以求和的软件。配套的打印机是笔式的,根本不实用。打听到学校有针式打印机,不问青红皂白借了来。真刀真枪一用,还真是那么回事。

94年,局里买了台AST386,没人会正经用,只用作打字机。这样的好事岂能错过,鼓动领导给忽悠了过来。鸟枪换炮,子弹当然也不能马虎。于是将Basic弃之如敝履,郑重迎娶了Foxpro。由于完全陌生,有了很多切肤之痛。记得为了一个逗号,整整花了晚上三个小时;为了程序的通用化,归纳比较了很多算法;为了控制打印效果,寻找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仍花了大半年光景,总算交上了一份让各方还算满意的成绩单。

第一次回归,赶上XP流行,可视化编程大行其道。对着凡事都要亲力亲为的Foxpro就气不打一处来,看着可以随心所欲打扮的Visual Foxpro就眉开眼笑。一怒之下,把旧房子全拆了,建起了赏心悦目的新房子。经过不断装修,功能逐步得到完善。但也留着很大遗憾:不能远程操作。深感这是一项相对比较浩大的工程,目前还没有破土的打算。以后会不会动工,就要看远方有没有足够的吸引力,仅有诗是不够的。

回头看看,编程的路,能走这么长,主要是有兴趣,而且还不是一时性起;肯思考,而且还不是浅尝辄止;能坚持,而且还不是急流勇退。编程是这样,其它不也一样?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28G0BJ95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