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局之战(四)

(四)

开了两个会之后,上午的工作就结束了。

又到了一天之中的午饭时间,李超和同事来到食堂,打好饭,找好座位坐下,一边吃饭一边闲聊了起来。至于话题,李超早就猜到了,不外乎“贝塔猫”和“普罗米修斯”。

“你们看新闻没?”胖同事问,“‘人机大战’,人类选手险胜‘贝塔猫’。”

“唔,”瘦同事一边咽下饭菜一边应道,“看了看了,的确是险胜,不过有人说是因为‘贝塔猫’犯了低级错误。”

“嗯,我看了比赛重播,”女同事接过话,她学过围棋,对此很有发言权,“感觉上‘贝塔猫’的确很不在状态,让人类选手捡了漏,那种局面,”她用勺子一边比划一边说,“连我这个外行都知道怎么下嘛。”

“也许‘贝塔猫’是故意输的,”胖同事脑洞大开,笑着说,“也许‘贝塔猫’不想让人类输得很难堪。”

“哈哈,”女同事也笑了,用勺子指着胖同事,说,“我同意。”

“瞎掰,‘贝塔猫’有那么高的情商吗?”瘦子转向李超,“对了,李超,你怎么看?”

“我是这么想的,‘贝塔猫’是人造的,”李超回答,“所以‘人机大战’的本质还是人和人的对弈,没有大家说得那么玄乎。”

“说到这里,”女同事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说我们造了这么多机器,好像也没有解放生产力啊,反倒是,我们有时候加班还是很厉害啊。”

“女士,你天真了”,李超笑了,一边用勺子捣碎餐盘里的鸡蛋,“资本家们解放生产力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让你休息,而是为了更加系统化、精细化地榨取你的剩余价值。”

“精辟,”瘦同事用勺子敲了一下餐盘,“敲骨吸髓!”

“不过,”胖同事接过话茬,将话题再度引向新闻,“我还看到了另一则新闻,说在比赛之后‘普罗米修斯’公司就被黑客攻击了,“然后‘贝塔猫’的源代码和程序都被盗走了。”

“我怎么没看到这个新闻?”瘦子很惊讶。

“一看你就不关心IT的行业动态。”胖子揶揄道,“你到底是不是搞IT的”

“是吗?”女同事感叹到,“感觉好奇怪啊。”

就在同事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种种猜测的时候,一个念头在李超的脑海中盘旋而过——他很想告诉他的同事们,其实“普罗米修斯”公司发生了內盗。但是,一想到那只是自己没有依据的无聊推理,到最后李超还是放弃了想要一吐为快的念头。

饭后,下午的工作就开始了。

李超所在的公司是一家线上商品交易公司,该公司为身处世界各地的买卖双方提供了一个在线交易平台来完成交易。而李超的工作,正如的网络安全硕士学位的学历所提现的,是在安全上为公司的线上交易平台保驾护航,发现潜在的系统缺陷,将有可能的攻击者拒之千里,让相隔千里的买卖双方完成交易。

不过所谓的安全问题也就是在前几年公司成立之初最为严重,那个时候大家都是野路子,只会粗犷式的发展业务,代码都是照搬照抄,对潜在的漏洞和风险不理不顾,所以系统上线之后到处都是安全隐患,公司为此没少吃亏。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在李超等人的努力下,公司终于把安全检查标准化,自动化,到了现在,安全工程师只需要点一下鼠标就能完成以往需要耗费大量人力和时间的工作。

当然,这样做的坏处也显而易见,那就是像李超这样的安全工程师的聪明才智一下子不知道该用在哪里了——大量的时间被拿来开会。打嘴炮的时间越来越多,真正实干的时间越来越少。曾经有一段时间,李超开始觉得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呆在现在的公司里,他也想过辞职,但是辞了职又能去哪里呢?李超知道,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既便再找一份工作,也未必比现在好到哪里去。

后来,李超想通了,工作仅就是工作,做好就行,好死不如赖活,自己不该心猿意马,应该踏踏实实——李超瞄了一眼电脑屏幕下方的时间——所以说只要沉浸进去,时间已经在工作中不知不觉地流逝了,这样到也不坏——现在是下午五点,再有一个小时就可以下班了。

可意外的是,在五点四十五的时候,李超的手机接连接到了好几个系统网络流量超过报警值的异常报警短信,这样的报警只有在用户访问量较多的情况下才会出现。

“什么情况?”同样收到短信的老板转头询问。

“在看了,”李超皱着眉头盯着电脑屏幕,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跃,“也许是攻击,不过这个流量也太大了吧?”

“有多大?”老板问。

“比年终促销的时候还要大!”

瞬间,突如其来的巨大网络流量让公司的服务器不堪重负,收到报警短信的提示音在办公室里此起彼伏,到处都有人抬头四顾,询问“怎么了?”,整个办公室几乎炸开了锅,大家纷纷打开监控页面观察流量的变化和异常报警。

“流量还在升高!”一个同事说,“系统出现大量异常报错!”

李超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流量监控,整个监控页面已经被各种警告铺满,报错量一栏已经因数值太大而无法在屏幕上正常展示了……这下事情大条了,李超回头张望,业务部门的几个开发小组就坐在他的身后,他想知道他们此时会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巨大流量和报错。

“喂?喂?现在流量异常飙高,请求量太大了,我们服务器快扛不住了,赶紧在入口网关上限流!”一个同事在打电话,希望对进入公司服务器的流量有所控制,“什么?联系不上?哪还有谁有这个权限?”

“什么,你要我们临时扩容,为什么?不行,抱歉,不走流程的话,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这是另一个人在打电话,业务方要求他增加服务器数量来处理接踵而至的请求。

更多的时候,大家只是默默地看着流量曲线的上升,对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束手无策。

“是DDOS(分布式拒付服务攻击,一种网络攻击手段)吗?”瘦同事问李超。

“不可能,这IP地址也太没有规律了。而且就算真是DDOS,刚才那个请求量你也看到了。你说,在现在的那些知名黑客组织里,哪一家有能力调动这么多机器?”

自知没有答案的瘦同事哑口。

此时报警短信还没有停下来,李超的手机还在震动,终于觉得有点不耐烦了,李超关掉了手机。

“限流已经开启,”刚才的那位同事终于找到了人,打开了限流,于是在办公室里大喊,“各负责人请观察各自系统的状态。”

李超看了一眼电脑屏幕,监控页面上代表用户请求量的曲线突然掉了下来,变成了一条平行于时间轴的直线,表示每分钟进入公司机房的流量被限制在了一个特定的数量上,这说明限流生效了,不过即便如此,和平日相比,目前的流量还是大得离谱。

“异常消失,系统运转正常。”又过了一段时间,一个同事喊道。

随着异常的减少,公司里短信提示的声音也开始减少,但人们的交头接耳并没有停止,因为此时流量还没有回到正常水平。

又过了五分钟,监控页面上显示的流量突然掉了下来,几乎是在瞬间回到了正常状态。虽然还没有搞清楚整个事情的始末,不过大家总算松了口气。

“流量恢复正常,”又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各负责人请关注系统转态。”

于此同时,李超瞄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正好是下午六点整。

以往的时候,六点就是饭点了,而现在,李超抬头,看到各部门老大聚在一起神色严肃地讨论着什么,而其他人则一脸铁青地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当时,李超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惶恐如同冬季厚重的白雾,开始在诺大的办公室里弥漫开来。

(待续)

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王晓辰的公众号,收看更多原创故事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3G0NVBM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