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观后感

《人工智能》观后感《人工智能》观后感

《人工智能》这部电影。是库布里克老爷子的遗作。库布里克拍了一辈子的潜意识与人性恶,《闪灵》更是代表中的代表。《人工智能》的剧本倒是由他自己写完了,可当时技术的限制拍不出理想中的效果,于是库布里克把剧本交给了号称“好莱坞最天才的商业片导演”斯皮尔伯格。

我想两位导演的天才都毋庸置疑,但在个性和风格上,杜布里克和斯皮尔伯格是处在两个极端上的人。杜布里克悲观,冷峻,严肃,毫不留情;斯皮尔伯格则乐天,幽默,浪漫,充满关怀。前者更像一个哲学家而后者更像一个“圣诞老人”。

所以这部电影的结尾,那个大团圆——斯皮尔伯格创造的部分,才显得如此不协调,就像在一篇哲学论文的结尾附上一段温暖的童话。这是两位导演世界观上的差距,并不分高下而只有喜欢与不喜欢之分。但毫无疑问,就算天才如斯皮尔伯格,也无法抹去前辈那荒诞而意味深长的风格。反倒让这个大团圆的收场,有些多余。

那么,杜布里克想用这个故事讲些什么呢?寻爱?追梦?恐惧?娱乐至死?机械与情感?都是,也都不完全是。关于人工智能获得情感的作品,如今已经不新奇了。比如今年大火的主机游戏《底特律?变成人类》和阿西莫夫的不少作品,然而看那些作品的感受与《人工智能》完全不同。有关小男孩大卫寻找“爱”的故事,只是电影内涵的冰山一角。在我看来,它更像是关于欲望与人性的终极思考。

无论是《机器管家》里深爱小主人的安德鲁。还是《底特律》里温柔坚强的卡拉小姐姐,他们给人的感觉都是始终温暖明快的在莫妮卡那里,尽管嘴上不承认,她还是彻底接受了大卫作为精神寄托,可又在自己的孩子康复后头也不回地抛弃了大卫。她真的是渴望亲情吗?还是只是自私地享受自己“被需要着”这个事实?舞男乔看得更清楚:自己只是为了迎合女人们的欲望而存在,除了迎合女人外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

换句话说,在我看来,这部电影至少是杜布里克的部分试图传达的是:我们所以为的许多无私的真情实感,不过是欲望的具象。真正追求爱与情感的机器人小男孩最终找到的也只是创造自己的人狂热的复制欲望。最后,这份未经人性污染的机器人的纯真最终被埋葬在了深海之中——至于被两千年后的机器人拯救,则无疑出自斯皮尔伯格善良的改动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14A1AT7I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