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的飞速发展,如果有一天机器人怀孕了,她将取代你的同类伴侣

安娜贝尔要生了的那天,我没去上班。

我和她都很焦虑,因为不知道小生命是以什么方式出现在这个世界。

这时我想起了安娜贝尔脑后的一排数字,大概是代码之类的东西。

我把安娜贝尔头后的数字,241543903,Google一下输入电脑,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文档,移动鼠标,点开是一本孕前说明书。

——摘自李昕《怀孕的机器人》

机器人的英文robot来自于捷克语robota,本意是奴隶。

现在,机器人确实已经替代了奴隶,成为一切脏活累活危险行业的主力。而下一步,他们将要代替你的司机、老师、医生、邻居、朋友,甚至你的爱人。

代替恶劣的冶游需求的机器人正在登上时代的舞台,著名的不可描述类别产品网站Bondara在“性的未来”报告中指出,到了2050年左右,机器人将成为大多数人的伴侣。

网上已经出现了这样的担忧

李小牧曾经说过,是个男人都会想去歌舞伎町玩玩,只要地震不把新宿震塌掉,皮条客就不会失业。但他只猜对了一半,机器人正在跃跃欲试着替代案内人和小姐。

拉斯维加斯的一家脱衣舞俱乐部请来了几个机器人舞娘身着艳装驻场表演

别以为你去机器人风月场所就可以不做安全措施了,因为在未来,人类和机器创造后代将成为可能,试想一下一群电脑叫你爸爸的画面。

以现在的社会科技水平是很难想象人类与机器人交配并产生后代的,就像100年前的人根本不能想象出今天体外受精和用试管婴儿治疗不孕不育。

人工智能专家、《与机器人的爱和性》一书作者David Levy称,由于干细胞研究和人造染色体方面的快速发展,人类与机器人的“混血儿”将很快诞生。

他预测未来的机器将通过分娩“小宝宝”成为真正的人。

牛津大学相关研究团队正在培育长有人体组织器官的机器人,他们宣称在过去十年来,机器人研究取得了令人激动的进步,接下来研究的方向是创造适宜人体组织生长的“生物反应器系统”,用来孕育人机混血儿。

那么在不久的将来,当你问一个人祖籍的时候,得到的答案不是任何一个城市或省份,而是来自哪家机械制造厂。

农村贴的标语将从“生男生女都一样”,换成“生人生机都一样”

机器人因为会怀孕被赋予了新的意义,真实到接近人类。而人类则整日奔波于各种眼花缭乱的场合,社交聚会就像逢场作戏,看着笑脸相迎,实际内心却冷如机器。

我们的语言、情感、生活趋向于格式化,活得像机器一样单调乏味,而机器人则玩起了摇滚。

一支摇滚乐队最少需要多少名乐手?德国人给出的答案是0

Compressorhead是一支独一无二的德国重金属摇滚机器人乐队。乐队由五个机器人组成,分别是鼓手Stickboy(鼓棒男孩)、主吉他手Fingers(百指吉他)、贝斯手Bones(骨感贝斯)、主唱Mega-Wattson(超级瓦特森)以及副吉他手HellgåTarr(海尔格•塔尔)。五个机器人各自身怀绝技,以别具一格的风格阐释金属摇滚的含义。

和摇滚乐手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没有社保,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会解散

贝斯手Bones就像保时捷虎式坦克,配有履带可以在舞台上移动。

身长两米的机器人Fingers是主音吉他手,有78根手指和12块拨片,让它能够每分钟弹出1184拍的惊人速度。

在Compressorhead机器人乐队的现场,你可以尽情pogo,不必担心乐手向你吐口水。

主唱Mega-Wattson的脚如坦克链轨,可在表演期间自由走动。他还有一个特殊的T恤炮,可能是发现了国内livehouse门口周边商店售卖的尴尬,每每唱嗨时候,他便把乐队的T恤免费发射给尽情投入的歌迷们。

当然便宜一般会有占完的时候,先到先得,前排很重要

副吉他手HellgåTarr是乐队的最新成员,也是乐队唯一的一名女性机器人。除了演奏吉他以外,她也时常为主唱Mega-Wattson配唱。

跟她的人类同行一样,队里唯一的女乐手,看上去总是很带感

而他身后的鼓手 Stickboy(棍子男孩)则是女孩们的最爱,被20个套鼓环绕着,配备六根手臂和21根鼓棒,可以打出比人类快4倍的节奏来。它旁边还有个像工业废铁的助手Junior,负责踩镲钹。

它有金属突起的莫霍克发型

你在他们身上看不出一丝冰冷的机械感,有的只是摇头晃脑。几近狂热的粉丝,对着这堆机器发出的刺耳尖叫,仿佛没有人在乎这些乐手是否货真价实。

没有骨肉皮并没有制约Compressorhead机器人乐队的发展,事实上他们已经受邀到世界各地巡演,他们甚至没有办签证,就来到了中国。

有人认为这些机器人,根本就不要需要乐器,只要让他们动起来,马达的轰鸣声,就足够重金属了

就在上个周末,Compressorhead乐队参加了腾讯视频音乐的烎•2018潮音发布夜,和华晨宇同台完成了人与机器的音乐碰撞。

观众会担心后面弹吉他的大哥跑调,但绝不担心机器人鼓手找不准节拍

没有看过这场发布夜的人可能跟我当初一样,以为这场演出不过是一场毫无新意的2017年终音乐盘点。坐在马桶上的我在视频加载完成的那一刻,差点忘了拿卫生纸就提起了裤子,赶紧跑到视频部霸占公司最贵的显示屏和音响。

毫无疑问,Compressorhead在台上的演出对各位最大的冲击可能并不在于他们才是真正字面意义上的“卖套礼卡”,而是当你看到他们的演出状态时,你清晰的知道虽然他们在演奏流行乐,但当有一天它们因为致敬而转向激流金属,排练的节奏不会像你一样在第三天止步于大横按。

英国影象艺术家KIM掌镜发布夜的概念宣传片

对于已经将心灵道场设置在百子湾的韦老板来说,这确实拥有一定的先进意义。生锈的琴弦或许象征大横按已经成为过去完成时的阶段性伤痛,但这些字面上的金属战士们确实对日趋沉迷于询问“今天上人了吗?”和宅舞的他产生了激流冲击,开始思考未来音乐的发展趋势。

就像我们坚持认为如果你能把一个超市开成酒鬼聚集地才能从某个酒吧一条街中脱颖而出一样,经济学家熊彼特讲过:创新就是新的组合,将两样原本不相关的事物混搭在一起,而这才是冲击带给我们对未来音乐的思考。

——如果我们对未来音乐的走向仍有期待,那一定是融合创新的,至少是你期待新一代苹果发布会的那种创新

其实不难发现,人类大部分创新,不少打破边界是对已有事物重新融合,鸡尾酒是一种混搭,电商是一种混搭,打开你的各类音乐APP用来聊骚是一种混搭,那音乐创新当然也是如此。

音乐从来都是每个时代最先锋的语言,它的跨界创新速度,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快。就像跟这次发布夜合作的灯光艺术家HanLee说的,“跨界不是一种趋势,它更像是人类为了进化出新事物而产生的本能的习性”。

如果说怀孕机器人被看成是人类和机器第一次身体融合的尝试,Compressorhead 乐队则可以看成是人类和机器人在灵魂上的深度对话。

烎•2018潮音发布夜则为这种尝试和对话提供了可能。

好处是Compressorhead的金属战士们说转流行就转流行,不像他的人类同行们

正如《怀孕的机器人》的结尾写的那样。

就这样我家里又多了一个成员,我和安娜贝尔给它取名为KATA.

这是一个中性的名字,因为不到特定时间,我们不知道它是男孩还是女孩。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0A0KJYZ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