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雯:“大公司的螺丝钉”or“小公司的CEO”?选择了后者,我很幸运!

她曾供职于花旗银行、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有着高薪、稳定的工作;但是,因为心中始终有着一丝创业的火苗,她不甘心只做大公司里的一颗螺丝钉,而是毅然辞职,从零启航,开始了创业之旅。

四年多的微软工作经验,让她把创业目标聚焦于“人工智能”,并精准定位于“安全防范”领域;她带领员工,跟着基层警察体验工作,让技术和实际需求无缝结合,努力打造“最高效率”的智能安防软件。

一路走来,创业的坑儿一个没拉下,但是,这个女孩依然说自己很幸运。

《中关村故事》

对话

北京睿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EO 靳雯

靳雯在北京电台录音间

我们正在做的,就是给“传统的安防领域”装上“人工智能的大脑”。

——靳雯

靳雯公司的宗旨是“要让社会变得更安全,让生活变得更美好”。与我们印象中的监控摄像头、电子围栏等安防产品不同,他们的产品,主要是为安防产品提供软件。

靳雯:未来我们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就是在所有案件事前、事中和事后,睿企会体现更多的作用。以前,往往是案件发生了,我们用一些技术的方式去追查。现在,就是要根据过往的经验、数据的堆积,预防很多案件的发生。在案件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我的预警做得更好。

当有一些重大案件、或说有重大节日、重大活动的时候,我们可以跟据过去一些数据,和现有情况的结合,用机器去挖掘和学习分析的方法,预测到可能发生的风险,提前去把它规避掉。

现在人工智能的应用,可以替代大量繁琐的人力劳动,靳雯他们所做的产品就可以给警方提供最直接的帮助。

靳雯:比如涉及大案的时候,我们有一款产品是笔录产品,它是基于深入学习和自然语言理解去做的。比如一个中型的案子,它的笔录大概要上百份,都是要人去看的。里面的人物关系,可能涉及到上百人,人物的关系、、发生的事情、时间点的排序,这个其实是非常非常挑战人的,需要去整理这些东西。但是,对机器来说,这是非常容易的,能够把所有案卷相关的人、时间、地点、发生的事情,和人围绕了一些物品,全部都关联起来。对机器来说,这可能就是算几分钟的一个事情。这原先本身可能需要几十个人做10天的事情,现在一个人就可以把整个和案卷相关的、所有的笔录去整理起来。

再比方说,我们之前布控去追踪人,就是全部都靠人,重点监控一些人员;现在机器可以做,比如我丢了一辆车,我们就会去看丢车的地方周围有没有摄像头,然后把摄像头调出来,需要人去翻看这些视频。现在通过智能的方式,通过数据结构化的方式,机器是可以自己把这辆车找出来的。现在很多大型活动中,就抓到了很多坏人。

覆盖安全事务的事前、事中和事后三个模块,提供全方位的解决方案,努力打造“最高效率”的智能安防软件,这可以说是靳雯公司的努力方向。

我的创业,好像就是“顺其自然”。

——靳雯

靳雯曾供职于花旗银行、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有着高薪、稳定的工作;但是,因为心中始终有着一丝创业的火苗。

靳雯:为什么创业?其实不是开始就有这个想法。我从小就比较顺利,上学、出国、回国工作,都是顺风顺水的。但是,我也一直都觉得,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不是再去复制别人的东西。一直以来,我心里有这样的一些小苗头。

我大学时候学的是园林。我母亲就觉得女孩子养养花花草草,去设计设计园林非常非常好,特别修身养性。所以当时也没有什么特别多的想法,就去了农大。但是,去了以后,发现本性是很难违背的,就真的安静不下来,觉得这个不太行。所以就修了经济学,我数学特别好,理工科特别好,所以转到经济学。后来,我觉得其实经济跟所有的行业和所有的领域,都有一个融合,有一个综合性的学科叫环境经济学,当时在整个欧洲、美国都是非常非常热门的,所以我最后出国留学申请的是环境经济学的学位。

靳雯读完研究生回来,就直接在“花旗中国”工作了,这是一份非常好的工作,但是干了两年,她又去了微软。

靳雯:经济,跟所有的领域都是相关的,但是一个体现的方式是金融,所以回来就做了金融。做了两年,我才发现,其实金融并不创造生产力,它是作为一个工具,解决咱们市场运作的一些问题。我还是更想参与生产力变革的过程。

当时2013年正是大数据最火的时候,也是互联网爆发的时候,在花旗也是一直做技术口的这些产品。所以最后就萌生了想法,就觉得这个部分是未来很大一块生产力。

于是,靳雯选择了到微软的亚太研发集团工作,开始了与互联网的接触。

真正跳出大公司那一刻,我也犹豫过、害怕过,但是我从不后悔!

——靳雯

在微软工作了四年多后,靳雯又选择了离开,自己创业,跨界做起了“安防领域的人工智能”。

靳雯:这个是技术和业务结合的跨界,但是,本质上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别。我在微软后面的两年,其实在做内部的一些项目上,去探索过人工智能,可以落地在哪些行业。其实微软现在的人工智能事业部也都在推进这一些工作,但是,作为一个跨国公司,它的人工智能落地的话,可能跟我们国家的国情,我们国家的行业,我们国家经济的这种结合,大家从战略层面上考虑是不一样的。像我们出来创业的几个人,更多的还是希望这个技术作为生产力来服务我们国家。

自己跳出来创业,靳雯也想了很久。

靳雯:我觉得有一年。有一点点犹豫,因为离开的时候,其实也有很多offer。你要离开的时候,有各个部门的领导说,你可以来我这里啊,你觉得机会也都挺好的,肯定也是还是会犹豫的。

靳雯知道,去签那个离职信的那一天,其实就是归零了。自己需要重新开始,还好,身边有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在努力。

靳雯:当时大家倒没有说一定要去做安防,比较一致的就是,我们都是搞研究出身的,我们去做了一个研究,看了所有跟人工智能相关的企业,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这些公司,它做的事情还有一个空白,就是软件。我们又发现,安防是最有需求、最能落地的一个行业。所以,我们就去开始了这个行业的调研,我们会顶着大太阳跟警员出警,因为如果他们怎么工作的你都不知道,那你怎么做?为什么我刚才跟你讲,我们的竞争力还是比较强的,因为我们这些人是真的跟警察一起去工作过的,不管是刮风下雨、顶着大太阳,他们出去我们就跟着。

创业6个月,其实我也在不断踩坑儿,但是我依然觉得自己很幸运。

——靳雯

靳雯的公司是今年3月份成立的,到现在不过半年时间。从企业员工到公司CEO的角色转变,对于靳雯来说,整个人变化是巨大的。

靳雯:思想上,承受力上,自己的心态上,变化其实都挺大的。因为之前一直都在大企业做螺丝钉,考虑问题其实很片面,以前是站在员工的角度,我只关心我做的这个事情,以我的事情为中心开展的,这个其实在创业的初期是发生过问题的。之前比方说大公司,我们也会有这些法律文档的往来,之前法律文档我是不会关注的,这就是律师的事情。刚开公司的时候,跟律师合作方式也是这个样子,觉得这就是律师的事情,有一次遇到一件事儿,就是忽略了一个条款,发生了一些小小的问题,我当时才意识到,这公司是自己的,自己是法人,这不是律师的事情,是自己的事情,作为CEO,你必须要看完,再跟律师确认是不是没有问题,而不是说这就只是律师的问题。其实,我觉得,这是从大企业出来的人创业最挑战的一个部分,其实这个变化事非常非常的大。

这种转变我觉得还挺难的,就是人很分裂。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睿企的一个员工,所以会站在员工的角度看,应该是这个样子;然后,还会有一个角度,我是这个公司的运营者,我要站在公司的角度去全面看这个问题,所以,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个平衡。

创业开始的时候,靳雯觉得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在进行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不是想的那么简单。

靳雯:很多创业者在创业之前会看很多很多书,什么创业遇到的坑一定要避免,类似这样的。但是,有一个前辈跟我说,你把那个坑全都不踩,全都躲避了之后,你就“成功的失败”了。他说,创业的成功不是因为你躲避了所有的坑儿,而是你遇到所有的坑儿,你都把它填上了。她跟我讲这个话之后,我就有点醍醐灌顶。我突然就释怀了,因为之前会有点自责,就总会觉得很多事情没有做好准备,没有想好,所以遇到困难。但是,他说完之后,我就会发现,如果道理确实是这个样子,你可能真的躲避了,你把所有的风险都规避了之后,你就没有机会,那你就肯定会失败。

作为公司CEO,靳雯也给公司确定了发展的目标。

靳雯:短期的目标,肯定是要某一个领域把我们的技术落地,服务到民生中;长期的目标,其实我们还是希望在我们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努力里,能把“睿企”变成中国第一家软件公司,像微软一样,能服务给全世界人民的一家软件公司,当然,这个是有很长远、很长的路要去走,一步步走实,最后能成为一个世界级的优秀公司。

来源:北京新闻广播

播出栏目:新闻天天谈

节目主持:陈蕾

微信编辑:陆健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207A12A6N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