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公司的 AI 教育观:AI 管「教」,真人来「育」

摘要

他们相信未来三到五年,AI 模式会大行其道,真人模式将被蚕食殆尽。

叮咚课堂 App 上线不过八个月,他们一面竭力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在线少儿英语赛道上保持着刻意的低调,一面又疯狂地收获了平均 300% 月度的用户增长率。这让他们创始人邱明丰对未来信心更盛了。

在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 年中国在线幼儿启蒙英语行业白皮书》中提到,近年来人工智能在互联网教育领域大规模展开,但在在线幼儿启蒙英语教育中的应用甚少,随着资本的注入和行业的发展,其有望通过人工智能进一步提升用户在线启蒙英语学习的体验和效率。

在 51Talk 工作的最后几个月,资深产品总监的邱明丰思索着未来前途。很多业内颇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产品,似乎都离天花板不远。他想做出不一样的产品。斟酌再三,在 2018 年 2 月初,邱明丰另起炉灶,开启了属于他的创业征程。

他召集来老东家的一些熟朋好友,他们来自腾讯、阿里、新东方、滴滴、51Talk 等互联网大厂,邱明丰和他们漫谈产品设想和社会价值,两轮游说后,几乎所有人都表示认同。就这样,叮咚课堂的核心团队组建完成。

在线少儿英语这条赛道上,「1 对 1 北美外教」是目前一线城市高端产品的主打模式。邱明丰认为这种模式「规模不经济」,所谓规模不经济,是指「用户规模在不断提高的同时,并没有为公司创造盈利条件,反而持续亏损」。无论是老东家 51Talk 还是其他头部玩家,都无法避免这种情况。

究其原因,主要是获客成本不断攀升。邱明丰坦言,聘请真人外教的成本平均为 10 美元/课时。再加上数千人的电销人员和外教的叠加,是导致客单价居高不下的原因,「动辄过万的费用,大部分家长难以承受」。

「电销通常占到公司总人数的 60~70%,某些友商在高峰期,电销团队曾创下了八九千人的数字,听上去很恐怖,但电销的效率十分低下」,「规模不经济」的后果,是企业的持续亏损,邱明丰直言。

2018 年 8 月,叮咚课堂正式上线。这款产品解决了在线少儿英语教育最大的问题——成本。高客单价让很多家长倍感焦虑,金字塔顶端的用户可以线上请来美国老师,而一般家庭细细思量之后,不得不断舍离。

《2017 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报告》显示,2017 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 25974 元,同比增长 9.0%,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 2086 元,同比增长 8.9%。可见,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整体见长,很多家庭都可以承受得起每年 1000-2000 的课程费用。

叮当课堂目前面向 C 端,付费形式为 20 课时和 60 课时的课程包,价格分别为 198 元和 480 元,每课时均价不到 10 元。目标用户锁定在 25-40 岁的二、三线城市的已婚已育女性,以及关心教育、汽车、房产、母婴领域,社群属性强的宝妈。

「国家和政府一直在宣导普惠教育和家庭减负,我们希望让所有的小孩花十块钱你就可以上一节课」,成立之初,邱明丰不仅否定掉真人外教的授课模式,也没有照搬 App 学习模式,而是基于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等 AI 技术,模拟真人美国教师,创建互动教学场景课堂,在课堂中「真实的 AI 老师」借助大量英语互动游戏与孩子进行寓教于乐式教学,提高孩子学习的趣味性和学习效率。

「我们的产品呈现的就是真实的上课体验,一节课体验下来,孩子完全感觉不出来这是虚拟的老师在上课,AI 老师会和孩子保持互动,而同类竞品更像是 App 的学习方式。」其采用一对二的模式,让孩子在 PK 互动的过程,提升学习兴趣和效率。除了产品设计新颖,邱明丰表示,叮咚课堂更强调课程的互动性,每隔一两分钟,AI 老师都会提供给孩子相应的互动环节。

邱明丰认为,在幼儿启蒙英语阶段,家长对孩子「早期进行英文对话」的期盼,并没有那么强烈。叮咚课堂采用 CCSS 的课程标准,根据国家新课标,独立自研小学年级同步课程和自然拼读课程,内容符合中国小朋友的兴趣和语言特点。邱明丰举例:「比如今天孩子在学校学了水果单词,回到家看到叮咚课堂也有关于水果的课程,这样的强化学习会让交流感更强,学习更加高效。」

凭借产品体验和性价比的优势,叮咚课堂依托用户裂变,引导「老带新」,予以老用户一定的课时奖励。从去年 9 月份用户数破千,到目前付费用户超过 10 万人的增长态势来看,单月用户增长率平均为 300%,累积付费课时 80 多万节,目前已经达到盈亏平衡。邱明丰预计,今年叮咚课堂的付费用户会突破百万,营收有望破亿。

从产品出发,叮咚课堂的三大要点是邱明丰最为看重的。首先是「有趣」,符合低年龄段儿童的心理;其次是「有效」,上完课要看效果;最后是「高性价比」,这是核心关键点。

「当 AI 教师模式推出之后,主打真人外教的产品会不断受到挤压,很难再去谋求更高的市场份额」,轻量级的叮咚课堂依靠产品和技术驱动,「会打得很轻松」,邱明丰相信未来三到五年,AI 模式会在这一细分领域「大行其道」,真人模式会逐渐被 AI 模式蚕食殆尽。

对儿童来说,激发学习兴趣是关键,特别在幼儿启蒙阶段,技术手段完全可以代替真人教学。邱明丰举例说,低年级老师教加减乘除运算,就是低效率的重复性劳动,完全可以用 AI 老师来解决。他认为,「教育」这两个字要一拆为二,「教」应该交由 AI,解放老师的生产力,而具有主观性的「育」,是 AI 无法替代真人老师的事情。

邱明丰披露,叮咚课堂现已累积 20 多万的注册用户,付费用户超过一半,用户累计上过 80 多万节课程。关于未来赛道各方角逐,最终花落谁家,邱明丰和团队并不担忧:「叮咚课堂运营了 8 个月,无论是用户反馈的产品体验,还是各项增长指标,都能在行业排在头部。」他指出,在线教育产品跑赢其他对手,重点是拼的是技术、内容、运营三方面,不是单点突破,而是多点一线。

叮咚课堂总部位于深圳,团队目前已有 100 多人。2019 年叮咚课堂会进一步提升内容产品服务和运营,并在获客方面开辟渠道。保证产品体验的同时,叮咚课堂今年要在现有 260 节课的基础上,计划扩充 1000 节以上的课程内容,进一步提高续费率。

去年 12 月,「叮咚课堂」宣布完成由创世伙伴资本领投,险峰长青跟投的数千万元 A 轮融资。在和资本接触的过程中,邱明丰和很多投资人的观点不谋而合:「投资我们的机构一般对真人模式不看好,他们一般不投账面难看、纯烧钱的公司或产品。」他吐露,早期投资方险峰长青和创世伙伴,更看中 AI 老师的创新模式能否带来社会价值和经济效益。社会价值体现在降成本、低售价的普惠教育;经济效益指平台有更多的付费价值存在。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www.geekpark.net/news/238554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