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我在高山低谷中成长

各位看官好久不见。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头会是这样的口吻,本来以为这会是一篇充满深情(至少得有那么一点儿吧)的文章。大概是因为真的好久不见了吧。

如此也罢。

说起来,我心情最愉快的时候大概有这么几种情况,运动完酣畅淋漓的时候,被某些动人情感击中的时候,以及想明白事情拨云见日的时候。

还记得初中毕业即将离校的那一天,同学们互相在同学录上写临别赠言,当时深受韩寒影响,痛恨应试教育的我,在以后想做什么那一栏写的是:改革中国教育制度。——当然,到高一就迅速地变成当篮球评论员了,这是后话。

初中时期,我是很辛苦的,一边看各种玄幻网文,玩腾讯系的高仿游戏,还要保持不错的成绩。最后堪堪挤进了我们那座小城最好的高中,在那里接受学霸们的锤炼。我也一度索性放弃治疗,眼看成绩跌落谷底。高一跟我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一起考倒数的哥们后来去了某个省内大学的三本学院。——但是人家里有钱啊。

后来,我慢慢回过神来,就算这教育制度有毛病,也犯不着把自己搭进去啊。以牺牲掉自己的代价来证明对方是傻x?那大概也不比傻x高明到哪里去吧。终于沉下心,一点一点把过去扔掉的知识放进了脑袋。而渐渐地,随着看到更多出色的前辈和同龄人,我也越来越明白,即便有乔布斯,盖茨,扎克伯格这些人的存在,我们也不能否认现代教育制度给人类文明整体提升做出的贡献。

这是我被自己的认知能力拯救的第一例。

后来,要高考了,作为全市学风最自由的高中,没有之一,很不幸,我们高中还是躺在了重点率,一本率等各种率的重压之下。教室对面的教学楼拉起了红色的条幅,同学们都早出晚归,时刻不忘让自己或忧或喜的一模成绩。我的成绩也如过山车一般,忽上忽下,爸妈每次看到成绩单都不免心头一颤。不过,我还是很享受学校每天下午给我们的30分钟体育活动时间,然后晚自习之后在我们班最勤奋也最出色的女生之前离开。

高三那年,我从未有过恐惧,虽然起伏的成绩把爸妈吓得不轻,但自己内心还是很稳,只是尽可能地去多吸收一些以前落下的东西。因为我知道,高考绝对不是所谓可以决定你命运的东西,无论去哪里,生活都还要继续,考高分是为了给自己更多选择权而已。真被它吓破胆,你就输了。

高考前一天晚上,在宿舍门外偶遇巡夜老师,打了个招呼后进门安然睡去。那个时候,我是自由的。所以,之前有同学考研的时候,我总是拿我这一套来安抚他们的情绪。每每看到考研的同学心态不平,我都又为他们感到遗憾,又为自己感到庆幸。

跟很多人一样,在大学以前我手里是基本没有任何资金的,虽然高中就开始了住宿生涯,但周末还是会回家,那时候每周100块人民币就能搞定三餐,余下的钱都被我用来买了《南方周末》,《篮球先锋报》和各种书籍杂志。

为了远离爸妈(内心美其名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大学选择了省外的学校,并且开始琢磨怎么赚钱。大一军训结束之后,我当起了外卖小哥——那时候饿了么还没火,还需要电话接单,真是纯真的岁月,我甚至还帮老板设计了传单,最后干了几天之后发现实在没什么前(钱)途,就向老板提出了辞职。吃完老板亲手做的盖饭后,我揣着20块钱工资,得出一个结论:这家店的饭真的不好吃。

果然,没过多久那家店就歇业了。

后来,我又遇到了一个机会,斥500块人民币巨资,投资了一个叫“窝仔”的O2O送餐和网上超市平台,准备和小伙伴们乘着饿了么还没杀到武汉,占领武汉市场。当然,由于我推广不利,印好的名片都没有全部发出去,所以现在你已经知道我们的创业结果了。不过,我直到现在还是不认为我们当时做的是违法传销。

最后,潦草地过完大一上半年之后,我在我热爱的篮球领域获得了一个相对靠谱且稳定的机会,赚到了自己的生活费,小小地体验了一把跳脱出爸妈手掌心的感觉,简单纯粹安全地过完了大学四年。

把视线拉回到现在,小半年的区块链投资经历让我惆怅过,也让我狂喜过,让我遇到了很多出色的人,也帮助我构筑了更加丰富的思考逻辑。有过跟近10倍涨幅擦肩而过的遗憾,也有过静默过后不期而至的惊喜。时光流逝,咦,现在还是2017年?在区块链世界生活过一度时间,你就会有这样时空扭曲的错愕感。

前一阵子直到现在的巨大涨幅甚至差点把我淹没。即便我的本金不大,但毕竟这样的浮盈的确还没在我手上出现过。我在自己给自己施加的不确定性里惴惴不安。索性挣扎过后,这个泡沫终于被我戳破。

我去想,在一些区块链群里讨论刷屏的A8,A9,小目标,如果我真的走到了那一步我会去做些什么?我的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除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之外,大概还是读书,思考,写字,看球,打球,看看这个世界,以及做一些需要动用资本的有价值的事情。

我发现,我当下的最大动力——有之一,其实是冲破爸妈的束缚。经济独立,是每个人财富自由的第一步。做到这一步对很多人来说,会像是火箭冲破了第一宇宙速度,之后会冲得越来越快。而我现在就快接近做到了?

于是,我瞬间冷静下来了。再见了,比我多赚了几十倍的老哥们,咱们其实还不是一个阶段,至少我比你年轻啊:)。同样重要的是,除了区块链的价格浮动不确定性之外,我发现了这个世界里更多的确定性,并且正在把目光重新聚焦到区块链本身的价值之上。

回过头来看,时间是不可控的,金钱某种程度也是不可控的,只有你才是你自己的,而只有获得了心智的解放,你才能跳脱出那个世界。话说,李笑来先生的”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专栏,的确是个十足的标题党,因为明明是“通往心智自由之路”嘛。

愿你我都在高山低谷中成长,愿你我皆有自由。

我是寸头,期待与你成为朋友。

欢迎给我ERC20代币打赏。地址:

0xdF725D5bA8276Bc24D30951b4CeDd11bF8923140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21G08F1U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