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死上市公司,让星巴克赔了1000万!这群人正在荼毒互联网

编 辑:正风

来 源:正和岛

“速度扫,支付宝防水,9个亿,上次2个亿都瓜分了几十块!现在9个亿!保存二维码,最后瓜分吧!”

“苹果商店领红包攻略,机不可失,快来领取6.88元红包吧!”

“微信关注XXX,点暖春送礼,亲测全中!手慢则无!”

这几条消息均来自国内某“高质量薅羊毛”群里给群友的“福利”,而这群占便宜的人往往就是我们常说的“羊毛党”。

当然,如今的羊毛党也早已不是印象中那些每天在淘宝京东找优惠券,没事就往家里成箱囤积牙膏的网络小贩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他们已经形成了利润丰厚、组织严密、组织化程度极高的灰产组织。

上到BAT,下到不知名互联网公司,只要举办市场活动,都可能面临羊毛党的巨大威胁。甚至,羊毛党有能力对投入十亿级别的上市公司发动攻击,且战而胜之,能量远超众人想象。

羊毛党正以一己之力,搅动并重塑着如今的互联网江湖。想来,如此形容也毫不为过。

01.

撸垮上市公司,重创星巴克,

他们是无可匹敌的“羊毛军团”

2016年8月份,有个爆炸性的消息在各大网赚群、羊毛群里传播:某上市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要力推直播软件,只要你注册了这个直播,每天直播10分钟,第一天30元,第二天30元,第三天还是30元,以后每天还有10元,而且第二天即可提现。

如果看你直播的人多,还有排位奖!有人用单个账号主播,其余小号去刷礼物,一天收入数万元。

想来,这家公司的决策层可能看到了直播的风口,也明白物质刺激可以吸引流量的道理,但他们唯独没有去深入研究黑产背后的可怕能量。

结果也可想而知了,2016年底,根据统计机构的数字,该直播软件的活跃用户仅有112万,与其投入的16亿资金极其不成比例(净亏损约10亿元,该公司被ST),仅仅主播分成就达到了近14亿,其中不知道有多少被羊毛军团撸走了。

无独有偶,2018年12月,星巴克推出全国性圣诞节促销活动“星巴克APP注册新人礼”,结果遭受黑灰产大规模攻击薅取活动羊毛,黑产利用业务系统逻辑缺陷通过大量手机号批量注册星巴克APP账号,批量领取咖啡兑换券。短时间内获取数十万张的电子兑换券,然后通过网络渠道以便宜价格进行倾销变现。

据悉,该活动从2018年12月17日开始仅仅短短一天半时间,但保守按照普通中杯咖啡的平均售价来估算,星巴克的损失可能高达1000万人民币。

还有今年1月份的拼多多事件,当羊毛党们发现拼多多系统有漏洞,用户可以随意领取100元无门槛抵用券,并且使用次数不受限制时,便开启了收割模式,拼多多的损失虽不至于网传的高达200亿,但也着实肉疼了一把。

到了网贷兴起时代,羊毛就更加丰厚了,而一些羊毛党中的大牛,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期。

这时,一部分羊毛党转行利用P2P借贷来“黑吃黑”,“在我们这行,月入十万是基础,有些小平台会直接被我们薅秃”,一位撸网贷人士些许骄傲的说道。

例如之前一个平台“晋商贷”,只要注册后就可以抽奖,最少100元,多则600到800元,只需要随意找个短期的产品投资一周,就能把奖金取现,借贷平台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们只需要买一张电话卡,养卡半年,然后一次性下载几百个网贷App,挨个贷款,贷完后立马剪卡,从此人间蒸发。

被催债?不存在的,他们开发了防爆软件,只要输入手机号、身份证号和贷款平台名称,平台的催收座机就会被拦截。

但同时,这些愈演愈烈的恶性事件,也不禁让人们开始思考,这个“羊毛党”是一群怎样的群体?他们存在于哪里?怎样运作?又是如何成为令很多网贷和网购平台闻风丧胆的“羊毛党”的?

02.

产业链成熟且分工明确,从业者或超40万

如果说这群职业羊毛党是从何时起诞生的,应该可以追溯到大型互联网公司开启用户补贴模式那个时期。

而套取新用户补贴也成为羊毛党们最行之有效的手段。

比如说一般情况下,一款App新用户注册都有补贴,多数是使用门槛很低的优惠券,比如买10块钱的东西就能减9块。如果用户每次买东西都想要优惠,那么每次用新手机号注册就行。

而普通人又只有一个手机号,所以都只会注册一次享受一次优惠。但是,有需求,自然就有供给。一条养卡、注册账号、代收短信验证码、薅羊毛的产业链就这样形成了。

产业链的上游是卡商,他们用猫池养着大量的手机卡,猫池是一种可同时支持多张手机卡的设备,根据机型不同,插口从8到2048不等。通过猫池,手机卡可以直接拨号和接收短信,而上游卡商就靠售卖卡号和验证码赚钱。

猫池

中游是卡商平台,又称为验证码平台,这个平台上活跃着两类人,上游卡商和下游羊毛党。卡商将手机卡号码和验证码放到平台售卖,羊毛党可以在平台购买,平台提供软件支持、业务结算,赚取分成。根据验证码属性不同,平台与卡商分成比例也不同。

除了手机号,微信号也成了销售对象。根据《腾讯网络安全与犯罪研究基地》公众号发布的黑产市场微信号价格的变化趋势数据,2018年6月,微信新号的价格8元一个,老号价格70元一个。

下游数量庞大的羊毛党一般活跃在贴吧、社区、QQ群等社交媒体,发布各种薅羊毛信息,还形成一套师傅带徒弟的体系,收费从88元到888元不等。据《第一财经》报道,目前羊毛党的直接从业者超过40万人。

当然,为了防止被薅羊毛,互联网公司也使出一些手段,比如短信验证码变成语音验证码,提高技术门槛;用户手机号与手机识别码绑定,一机一码才认定为新用户。但遗憾的是,这些手段只能让薅羊毛的成本越来越高,却不能从根源上杜绝羊毛党。

为什么?因为羊毛党已经形成了非常成熟的业务链条,不仅会随着平台技术门槛的提高而自我升级,更是开拓了一系列可薅的品类,可谓是没有他薅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

03.

“薅”法不断创新,商家噩梦不断

具体来看,除了薅各种电商、实体店平台或其他品牌推广活动的补贴或优惠这种常规羊毛,羊毛党们的魔爪已经伸得更为长远,乃至于利用起了科技手段。

1.对问题网店进行“打假”

随着电子商务的飞速崛起,开网店成为了绝大多数商家拓展销售渠道或个人创业的新方式,但网店鱼龙混杂,假货泛滥或虚假宣传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而随着近年来越来越严格的网店监管规则,由此也滋生出了随之而来的各种“打假”产业,大量职业打假人通过这种方式抓到商家的把柄来要挟退款大赚了一笔,商家也只能哑口无言。

2.利用平台规则漏洞进行碰瓷

这种主要是恶意薅商家的羊毛,如向目标店铺买到商品后以假货、次货或其他问题为由向商家各种要挟以获取退款或赔钱等。

如果商家不同意,就要挟要把网店搞垮,例如职业敲诈、职业差评、恶意退货、通过反复向平台反映目标商家“售价”使得商家的网站被暂停或产品排名受影响,使得商家无法正常经营,还要反复向平台小二申诉。为此,很多商家为了息事宁人都会给钱妥协。

3.利用科技开挂

这方面一般需要较高的电脑技术,和专门的软件。如简单的在某网购或二手平台上买一部iphonex,然后通过与商家聊天取得商家联系方式和语言,等手机到手和快递单上的信息后,通过改机软件,冒充卖家打电话给快递公司修改地址,这样卖家并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没有修改地址,于是只能哑巴吃黄连无奈退款了事。

另外,还有其他方式,如通过软件使用大量的虚拟机自动注册号码,或使用专门的平台进行注册虚拟的邮箱、手机号,身份证号或批量修改或生成电脑识别码来“薅”某些品牌活动的优惠券或者首次注册送红包等羊毛。

甚至还有一些疯狂的刷单者会用几百个手机号、身份证、银行虚拟卡对同一活动进行狂“薅”,然后在通过其他方式兑换出去,例如此次的拼多多和之前的星巴克优惠券活动就是这种方式。

虽然这种手法技术门槛有点高,但如果批量操作的话,收入还是非常可观的,当然,这对商家来说就是噩梦。

04.

看似良好,却是一场集体的造假游戏

最后,我们想说的是,羊毛党之所以经久不衰,除了其本身组织严谨的产业链,外部环境的纵容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羊毛党之所以能够发展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他们的行为,多数是在企业规则允许范围内打擦边球。

例如,国内很多电商企业的老板都会按既定的指标,给手下员工安排绩效考核,这就迫使员工不得不把业务绩效和平台流量放在工作首位,于是他们把压力分摊到渠道商身上。渠道商怎么办呢?为了冲量,他们就去找人数众多的羊毛党。

而且随着互联网流量成本的逐年递增,互金公司百万的预算早已不如早些年的转化效果了,但如果全用羊毛党,只需30-50万,剩下的几十万渠道商还可以拿来分成,即羊毛党赚钱,渠道商获利,电商运营完成业绩,从而完成一次三赢的“合作”。

也就是说,从最开始的线下优惠活动,到电商平台发展,再到自媒体平台、到后来的P2P平台。他们看似是受害者,但是在流量灰产链条里,很多企业却也都是“半推半就”,参与其中。

或许也可以这样说:正是国内电商平台的绩效激励模式,间接助推了羊毛党的兴起、兴盛,再发展到如今的“人丁兴旺”。

可这种看似“良好”的合作关系,虽暂时降低了成本,但在黑产之下,很可能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反噬。

羊毛党薅毛、数据造假,流量作弊,繁荣之下,不过是一场集体造假的游戏,行业也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中:刷单找死,不刷等死。

于是乎我们便看到了许许多多劣币驱逐良币的例子,想来也与这些流量黑产不无关联。

05.

结语

薅薅羊毛,省点小钱说白了其实也是人性使然,还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把所谓的薅羊毛作为自己的职业,进而不断钻研乃至于破坏平台的规则以此牟利,就必然会触碰法律的红线,引火烧身。

而那些致力于雇用羊毛党来营造虚假流量以骗取投资人信任的企业,潮水退去后,也必然是一地鸡毛,企业想要取得真正的长足发展还是要脚踏实地靠自己一步步的努力才好。

至于还在羊毛圈里乐不可支的这群人,一句话,且薅且珍惜吧。

参考资料:

《互联网黑产:那些职业羊毛党到底如何月赚几十万?》 蛋解创业

《羊毛党,中国最会过日子的网民》 新周刊

《羊毛党、中介、内鬼,集体勾结,分食流量灰产暴利》 一本财经

《一夜薅走拼多多上千万,背后的“羊毛党”究竟有多可怕?》 格隆汇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13A0IBYQ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