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工具
TVP
写文章

EDC落地珠海,一个“电音+文旅”项目的样本观察

再度落地珠海,EDC China的核心思路是,结合旅游城市的特点,打造年轻潮流人群的多元化电音消费场景。

珠海横琴湾酒店

7月30日下午15:00,此时正值盛夏暑期,珠海横琴湾酒店房间爆满,身着游泳衣和浴袍的大人小孩们不断穿行于酒店大堂。

正是顶级娱乐项目长隆集团操盘运营的珠海长隆国际海洋度假区,吸引了无数的家长带着孩子来这里度假玩乐。

酒店外,放眼望去,这里正在举行2019珠海长隆星厨环球美食节,长隆国际马戏城剧目《秘境奇技》因节目调整暂停演出。但总投资15亿元的珠海长隆剧院已于7月底启用,长隆演艺公司旗下的《龙秀》在这里已开始演出,融合了杂技、舞蹈、滑稽表演、魔术、极限运动、声乐和花样游泳等表演元素。

2018年11月,世界三大电子音乐节之一的“雏菊音乐嘉年华”(Electric Daisy Carnival,简称EDC)宣布将它的中国第二站落地在了珠海横琴。相信业界都对来自拉斯维加斯原版“女神舞台”印象深刻,这是去年全广东省投资最大的音乐节之一。

2019年7月30日,“2019横琴音乐节暨EDC雏菊音乐嘉年华”新闻发布会在珠海召开,携手横琴音乐节,宣布再度落地珠海横琴,预计将于11月23-24日在横琴长隆国际海洋度假区举办。

继墨西哥、美国、日本、韩国站后,珠海将是EDC的全球收官站。值得注意的是,EDC也是广东省唯一有烟花表演的音乐嘉年华。

EDC 2019

内容+场景,电音+旅游

2019 EDC 珠海是广东下半年第一个获批的大型户外电音节。

这一步,不可不谓之关键。

这是热波传媒和IPCN两家公司团队合并成为华人时代后举办的第一个大型活动,更是在第一年华人与珠海横琴新区互相试探摸索后,加深合作关系后迈出的第二步。

自2009年横琴新区挂牌成立,迄今已经十年了。这期间,横琴新区的生产总值从2.85亿元人民币增长到183.6亿元人民币,年均增长68.32%。

2019年4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横琴国际休闲旅游岛建设方案的批复》,横琴再一次成功吸引了媒体和来自全世界商业界的目光。未来几年,大横琴公司将通过持续打造一系列大型节庆赛事活动,以音乐+旅游、会展+旅游、论坛+旅游、赛事+旅游、体育+旅游等模式带动横琴文化旅游产业发展。

围绕横琴国际休闲旅游岛的建设,官方明确指出要对标“西南偏南(SXSW)”项目,横琴致力于打造音乐科技艺术节。

2018年,华人时代与Insomniac公司达成合作拿到EDC的授权,把这个IP引入国内,首次落地上海投入6000万元,实现了首场盈利。去年,在上海和珠海两地,团队高度还原了国际版EDC嘉年华氛围,配置了原装舞台、顶级音响设备、镭射光、VJ、烟花秀,阵容方面,邀请到Martin Garrix、Marshmello、Deadmau5、W&W、Disclosure、Don Diablo、TroyBoi等40组全球百大DJ。

根据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的观察,去年EDC不仅获批晚,售票周期短,还遇上了大雨,可谓挑战不断。对于动辄几万人规模的大型电子音乐节活动,如何需要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这对所有主办方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如前文所述,珠海横琴新区在规划中有“持续打造一系列大型活动赛事的规划”,音乐+旅游模式更是纳入了政府领导视野中的前列。此次EDC电音节的主办身影中出现了“国家队”珠海大横琴投资有限公司,意味着华人时代团队获得了当地政府无论是政策、场地、资源以及资金的极大支持。

EDC珠海今年的售票周期拉长到了接近5个月,这意味着主要依靠票房收入的电子音乐节主办方来说,财务压力会小很多。

“作为全球三大电音节之一,进入广东地区,对于珠海来说,是历史上第一次接待这么大型的活动,占地要将近13万平方米,动辄几万人规模,何况电音又是一个潮流的活动。”华人时代CEO周昊对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表示,珠海比较熟悉的是单一舞台的演唱会模式,从政府的角度来讲,引入一个大型电音活动,最初需要理解这种音乐节的玩法是什么样子的,彼此有从不熟悉到熟悉的过程。

华人时代CEO周昊

基于去年底的合作,团队对于活动设计的方案、运营、流程的掌控能力也逐步得到了政府的信任。今年,华人时代团队与当地政府展开了积极深度的沟通,打消了组织工作当中的一些顾虑。

周昊说,“在安全、防护、保障方面,去年的组织工作得到了珠海政府和公安的肯定。对我们今年做的很多东西,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能做到什么样子。所以今年,我们又回来了。”

“电子音乐节仍然是一个中长期的产品,有助于提升这个地区的潮流属性,能够发挥集聚产业的效应,所以它带来的价值是一个综合维度的考虑,而不是单一的产品。”周昊认为,这是电音项目+文旅最重要可以实现的文化和经济效应,也是现在地方政府看重的地方。

“流动的多元化”

“今年的主舞台会比去年更大。”在华人时代负责EDC电音项目制作的Eric Peng对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表示,80%的物料要从总部运过来,整个舞台、主题、喷水的装置等,其实成本会比去年要高一点。

在舞台风格的设计上,EDC在珠海与Insomniac旗下重量级音乐厂牌Dreamstate和Basscon联手呈现Trance、Hardcore以及Hard Style等音乐曲风,打造更加多元化的电音消费场景。

在艺人阵容方面,将有60余组国际顶尖音乐人登陆珠海EDC,这是第一次集结了两大控场王Timmy Trumpet和W&W。此外,荷兰天才组合Yellow Claw、全能制作人San Holo、电音界的大白鲨Jauz 、Trance灵魂人物MaRLo等也都会首次登上EDC中国的舞台。

Eric Peng最早住在中国香港,后来搬到上海寻找新的发展机会,因为热爱电子音乐和现场音乐,加入风暴电音节团队,经历了这七年来电子音乐行业的起起伏伏。

“在整个投资的配比上,艺人大约占到40%-50%,制作占到50%-60%”,Eric证实,因为EDC全球的艺人采购是标准化的,对于团队来说,艺人的预定费均摊下来都差不多。

Eric说:“我们希望EDC带给Raver们、圈层内、普通的游客,第一感受是舞台的品质很好,因为这是最直接观感。第二、在音乐的动线设计上,观众从进来的第一个小时到最后一个小时,可以感受到电子音乐的各种风格,最后收尾到主舞台。”

不过,EDC给粉丝们出了一道难题,在三大舞台艺人演出的时间安排上,很多艺人不能同时看。

对此,周昊补充道,“我们希望你在这个动线里面是流动的,这代表的是流动的多元化的丰富体验。这是我们希望EDC的现场和组盘式音乐节最不一样的地方。”

据大麦网不久前披露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EDC购票用户以18岁至28岁之间的90后为主,其中男性用户占比63%,女性用户占比37%;从地域分布来看,本届EDC跨城购票比例高达94%。

2018年EDC珠海站的数据显示,为期2天的音乐节吸引了约3万人,门票约25%销售给了港澳台及国际游客。

2018年的大地之母Gaia女神舞台

“电音需要的筹码确实不小”

2013年风暴电音节面世,带动了整个中国电子音乐产业的投资热潮。

一方面,电子音乐市场前景广阔,泛用户规模逼近5亿人口;另一方面,在这七年间,几乎所有的主办方都经历了财务流血的尴尬局面,消失的电音节品牌更是不计其数,风暴也因扩张速度太快,资金链断裂,倒下了。

起起伏伏间,资金退潮,中国电音行业经历了一轮轮洗牌。

与此同时,想要挖掘“电音+文旅+生活方式”的大玩家也陆续入场。华人和网易就是其中的重要角色。前者于2018年拿到了全球三大电音节的授权,后者直接推出了围绕电音产业链布局的网易电音品牌放刺FEVER,涵盖教育、艺人经纪和现场音乐等。

“做电音需要的筹码确实不小。市场过去的燃给了操盘方机会,很多热钱涌入,原来不做电音的也进入这个市场。”周昊分析道,做电音节其实是一个资金向的Event(活动),这也是为什么华人时代一开始选择拿知名IP授权的原因所在,它不仅会节约很多时间成本和媒体宣传成本,团队在最短时间里学会最专业的电音节怎么玩,同时也会降低进入一个新领域要交的高昂学费。

一方面,主办方是否会精打细算,就像烧菜一样,钱用在刀口上,项目如何操盘操得更合理?是不是盲目扩张?这背后也是专业的资金管理的问题;另一方面,主办方是否对内容的生产、组织调性有把握、控制和执行能力?是靠钱进入这个行业还是靠专业性?同样预定一批艺人,如果不懂就光靠钱进入这个行业,无论项目投资额是2000万还是4000万,这些钱是不是很好的花了呢?实际上,就是交了学费了。

在周昊看来,电音节需要的资金量高,因此学费成本很高。如果没有丰富的项目经验,操盘能力不好,市场是残酷的,资本是逐利的,不会有机会给靠钱进入这个行业的主办方喘息的机会。

如果你试错了一次,下一次仍然需要有那么多钱,不然你还是办不起来。那么直接就消失了,现在走掉的也是这波人,这背后还是专业度的问题。——周昊

“其实中国的电音市场才刚刚开始起步,作为从业者,我们觉得能够把市场真正带动起来,有更多的知名度,行业是受益的。”周昊并不认为电子音乐市场走向了低潮。据他的观察,在中国会去电音节现场的最核心的一批Raver大约只有两万人左右,但从大的市场方面来看,电子音乐市场还在往上走,最早来参加风暴的一波年轻人,现在消费已经进入了成熟区,消费力提升了,并且更年轻的一代也在不断的加入到电子音乐消费群体中。

一位电音领域沉浮多年的创业者对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表示,由于这几年电子音乐领域乱象丛生,导致现在投资界对电音市场的印象非常糟糕,“没有投资人会承认自己看错了人,投错了团队,只会在外面拼命说这个市场不行,做不起来。”

周昊表示,EDC对于扩张会非常谨慎,从财务角度看也会非常务实,“我们希望提升电音节的体验和用户之间的关系黏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自己对做这件事的理解也在逐渐加深。”

最重要的是,周昊希望华人时代团队能够把对“电音正能量的理解”传播给政府、合作伙伴、粉丝和来音乐节玩的普通观众, “当你喜欢这种音乐的时候,这是你的一种生活方式,是快乐、Free,是找到适合自己口味的音乐。”

创业观察|三年“砸”出一个IP?一家西北主办方的沙漠电音节养成记

如何基于自然场景打造音乐节?Dreamland未来还将走出沙漠。

案例池 |首场小草莓盈利了,摩登天空如何打造“融合式”亲子音乐场景

摩登天空打造的首场亲子音乐节表现如何?

小鹿角APP——音娱产业数据终端

媒体、报告、教育、招聘、问答、社区

左右滑动 了解小鹿角APP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14A0SIXV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