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飞贷变形记:猛推代理人模式佣金高达110%,经历四次生死转型

在大额信用贷市场略显萧条的今年,一些线下大额信贷机构被迫转型、缩量,而深圳中兴飞贷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飞贷),近期在大量招聘全国代理,显得有些活跃。

“飞贷to C的信用贷业务目前全国月放款在3亿元左右。”一线下渠道商代理透露,3亿元的放款谈不上是大规模,但在今年寒冬市场中,飞贷还是低调地活了下来。

大肆推广代理模式

对外号称金融科技公司的飞贷,现在除了有to B的金融科技输出以外,还有to C的信用贷、经营贷业务。

其中信用贷额度最高30万元,分6、9、12、18、24期,经营贷则为面向小微企业主的房屋抵押贷款产品,最高抵押额度为1000万元。

飞贷个人信贷业务目前布局300多个城市,房抵业务也已在15个一二线城市有所布局。

据飞贷金融官方数据显示,截止今年5月底,飞贷与金融机构累计放款已超400亿元。

资金来源方面,包括南京银行、中国银行等银行资金,还有华润信托、云南信托等机构,此外,也在不断拓展与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合作。

即便是实现了纯线上化模式,飞贷在获客上依旧靠线下渠道来推广。

其他线下大额信贷机构的直贷或渠道准入模式,飞贷则大力推广代理人模式,飞贷代理人分为普通代理与超级代理。

其中,超级代理管理所有名下等级代理,并享受最低40%、最高110%的渠道抽成佣金,“超级代理佣金吓死人,”一代理人士坦言,成为超级代理的要求则是自身以外,还需要有一级代理以及二级代理累计放款200万的团队。

就算是普通代理,业绩佣金比例为放款额的1%,再抽一二级代理佣金的30%、20%。如自身放款10万元,佣金则为1000元,一级代理放款10万元,上级奖励300元,二级代理放款10万元,上级奖励200元。

在贷后管理上,飞贷要求代理人保证客户第一个月正常还款即可,如果客户逾期,代理人没有佣金。

低门槛的代理分销模式也造成人人成代理的乱象,而这些个人代理们获客的方式依旧是依靠线下渠道中介。

深圳某中介渠道负责人表示:“渠道商并不喜欢飞贷人人代理的模式,分不清谁是真正的代理,所以很多渠道商终止了合作。”

此外,各地大量布局代理后,对飞贷而言,也许更能增加渠道管理上的难度。

从最近大肆扩招代理的趋势可以预测,飞贷在to C业务上的布局依旧在持续进行,但这家公司最吸引人的还是这几年的几次生死转型。

四次生死转型

飞贷本身是以to C业务起家,自2010年成立以来,用传统线下推广的模式入局,彼时,其创始团队多是出身银行,为了提高贷款效率,飞贷开始模仿“信贷工厂”模式,以‘流水线’作业方式集中处理中小企业的贷款需求,有效的是,其贷款业务流程也从3天缩短到1天。

极速扩张的同时,飞贷随即迎来了市场挑战——人力成本越来越高,员工数量高峰时期达到3000多人,其中绝大部分为销售、审核人员,业务布局达25个城市。甚至出现销售人员违规收费、包装客户资料等乱象。

或许是受到重资产模式的缺点推动,2013年,飞贷开始转型,缩减线下人员,从3000多人缩减到300人,开始推广O2O金融模式,推出飞侠APP,通过线上获客,线下服务及风控业务则在线下进行。

所幸的是,飞贷的每次转型都能小有成就,O2O金融模式下的兼职代理也快速增长,虽然不是通过线下人力推广获客,但是兼职代理线上的推广获客也起了一定作用。

然而,千篇一律的O2O模式,难以避免的仍然是同质化问题,也涌入了更多的竞争者,没有如BAT的背景、客户及资金实力,飞贷不得不再次转型。

这一次,飞贷改为发展纯线上业务,包括获客、线下服务及风控业务均实现线上化,即线上大额信贷,在 to C业务布局上,飞贷在2016年就出资收购了深圳市研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有了小贷牌照的加持,to C业务似乎更顺利一些。

飞贷首席战略官孟庆丰曾表示在公开会议表示,纯线上化之后,飞贷单日最高放款达到3亿元,此前纯线下模式最好成绩也仅为单月放款突破2亿元,业务整整增长76倍。

金融业免不了大起大落,2017年中旬,飞贷也一度被传遭遇资金问题,提现业务受到冲击,伴随着2017年底的行业监管趋紧,飞贷也经历了互金时代最为动荡的时期。

并且,借呗、微粒贷、360借条等互联网巨头旗下大额信用贷产品也在一时间崛起,飞贷既没有BAT的加持,也没有如上述产品固定的客群,和其他不具备牌照优势的互金企业一样,在独特的时代大背景下,飞贷同样没逃开to C业务的压力。

2017年开始,飞贷在保留了to C业务的同时开始转向to B服务,宣传口径上统一为to B金融科技服务。据了解,飞贷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解决方案,通过输出技术、导流两种模式与银行合作。

2017年年底,监管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通知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时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

貌似给了金融科技公司许多机会,但难以忽略的一点是,2015年以来,多家大型银行也纷纷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BATJ的金融科技服务仍然在业内首屈一指,今年P2P强势清退节奏下,肉眼可见的知名互联网金融机构、P2P平台纷纷转战to B金融科技,为村镇银行、城商行及民营银行等提供技术输出,飞贷依然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

成立9年的飞贷几乎是每两年一次转型,四次转型之后,现在的to B、to C仍旧低调发展着,在互联网金融这场汹涌的变革大潮中,未来又将以什么样的竞争力杀出重围,值得期待。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1A0A192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