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音识别大牛因奇葩学生事件被JHU开除,怒拒脸书,转投中国

8月16日,争议人物前霍普金斯大学教授Daniel Povey,在个人网页上明确表示,不会进入Facebook工作。他还透露道,计划在一家中国公司任职,或许还会在中国大学内寻求兼职。据悉,Povey教授此前因为与霍普金斯校内的抗议学生发生冲突,因而被霍普金斯校方解雇。该事件引起了美国各界的关注,诸如华盛顿邮报等大型媒体均有跟进报道。

出走中国的顶尖人才

Daniel Povey教授此前一直在负责霍普金斯语言语音处理中心的工作,在语音识别领域有着非凡的影响力。他主导开发了一个非常强大的语音识别工具库Kaldi,支持多种语音识别的模型的训练和预测,一直受到业界追捧。因此,消息一经流出,业内圈子立即炸开了锅,大牛们纷纷表示,国内企业高校的机会来了,猎头们赶紧行动起来!

按原定消息,Povey本该在这周一着手负责Facebook语音识别方面的工作。但在上周四,Facebook定下了Povey无法接受的雇佣条件:Facebook让Povey作为合同工为其工作六周,在此期间他也可以自由出入Facebook,但是否为Povey提供全职工作,这将取决于Facebook对他所做的独立调查结果。

Povey随即拒绝了这个提议,并言辞辛辣地讽刺Facebook 的所作所为让他感觉“déjà vu(似曾相识)”。对此,Facebook方面则致函Povey称,“我们也十分为难,因为在正常情况下,我们不会聘请一个因引起安全问题而被解雇的人。但你曾作为顾问为我们工作了一年,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所以我们相信应该由我们自己进行独立调查,以决定是否会因你在霍普金斯大学的举措而中止提供这份工作。”那么,Povey在霍普金斯大学里究竟做了什么“举措”呢?

Daniel Povey

闹剧式的解雇风波

实际上,这一切都发端于今年霍普金斯大学的一起学生抗议事件。今年4月,霍普金斯大学设立了校园警局,并且与联邦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ICE)签订了一些培训合同。而学生们则担忧校园警局的设立将会导致警察对学生使用更多暴力,许多学生声称他们已经越来越感受到来自校园安全部门的监视。

对此,校方则坚称建立校园警局是出于治安考量。至于校方与ICE签署的合同,校方表示,这主要是与医学院签署的紧急医疗培训和领导力教育合同。校长称,他不会终止这些合同,而且这些合同很快就要到期了。

在双方的激烈对峙下,学生们和一些教职工在沟通无果后,用铁链锁住了办公大楼Garland Hall的大门,并将窗户和摄像头遮挡起来,以在行政大楼静坐的方式进行抗议。整个行政大楼被抗议者封锁达一个月之久,学校许多日常工作不得不临时转移到其他地方进行。

但是,Garland里却放着Povey团队负责维护的服务器。在抗议者将建筑物封锁后,Povey得知他可能需要数周以后才能访问服务器。他越来越担心这会导致他们失去团队的研究成果,影响到学生和教师的职业生涯。在接受当地媒体巴尔的摩太阳报采访时,他说:“我很清楚,他们不会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在长达一个月的等待后,“对封锁前景感到沮丧的”Povey组织了一队“反抗议者”,带着铁钳,试图突破抗议者的封锁,夺回大楼及服务器的控制权。但是,这一行动最终失败了。据Povey教授说,行动失败后,肢体冲突也随之而来,他被赶了出来。

学生据此宣称Povey对他们发起了袭击,并向校园平等办公室 (the Office of Institutional Equity , OIE) 对其提出了指控。对此,Povey表示,“他们实际上是在公开场合(在推特上)和大学当局对我提出虚假指控。事实是他们袭击并伤害了我。你们可以看到我背上的伤痕。他们还对我们的人拳脚相向,但我们一方一直表现出令人钦佩的克制。虽然我知道我们这边的确有一个人打了他们一拳。”

抗议最终以七名抗议者被逮捕的结果暂时平息

事件爆发之后,霍普金斯校方先是令Povey教授行政休假,随后又以危害学生安全的理由解雇了他。这才有了文首Facebook聘请Povey的故事。

直言不讳的知识分子

对于校方的解雇理由,Povey十分不以为然,他随后发表了一封辞职信,信里称:“他们似乎无法证实我袭击抗议者的指控,但校方仍然决定要将我解雇(所附信函也总说他们仍在调查......而我认为最有可能的调查真相就是,他们发现抗议者在撒谎,或者意识到他们永远也无从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这封辞职信中,Povey毫不讳言地抨击美国政府以及公众舆论对种族主义的“谈虎色变”。他说:“但他们(指学生)却一点后果都没有承担,我是不是嗅出了一丝丝双重标准的意味?……我的感觉是,这主要与代表性不足的少数群体——特别是黑人和性少数群体有关。在美国人或美国机构所恐惧的东西里,似乎没有什么比被指责种族主义(或类似的某某主义)更厉害的了。这会导致一些荒唐的奇景,正如我们在此事中看到的一样。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就能被这么一小群晕头转向的孩子搞得瘫痪掉。”

这样的言论显然会给身为大学教授的Povey带来许多麻烦。他自己也明白,他写道:我当然知道,如果就这样把这个页面(指辞职信)挂在这,我在Facebook的工作肯定会落空。我身边的每个人都苦劝我把它拿下来。但是我说,我难道能怂恿他人做英雄,然后自己当懦夫吗?”

Povey教授不仅学术能力一流,处事方式也令身边的人赞赏。据他曾经的一位学生称,他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工作狂人,还有着一点‘共产主义’情节”,总是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新算法、新代码开源共享。该学生还称他正直且不会说谎,称他甚至在给自己学生写的推荐信时也过于诚实,曾险些导致后者应聘失败。

Povey教授如果能与中国企业与高校合作,对中国相关领域的发展自然是一件大好事。不过,这也提醒了我们另一件事: 哪里可以踏实搞研究,踏实搞研究的人才,最终就会去到哪里。应当引以为鉴。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news.51cto.com/art/201908/601649.htm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