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孩子做网络主播,堵疏并举是务实之选

网络直播请放过孩子吧

文丨木须虫

网络直播、短视频持续火热,不少未成年人加入直播大军。日前,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建议限制14岁以下儿童开直播、发视频,仅允许其在父母同意或陪伴的情况下使用。未成年人网络直播乱象频出的当下,是否应全面禁止或有条件限制未成年人做主播,再度引发热议。(8月25日《新京报》)

《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提供的数据显示,4.25亿网络直播用户中,青少年观看直播的比例达到45.2%。有人看,有人播;有人像模像样,有人成为乱象。2017年,美拍直播平台被媒体曝光有小学生等未成年人脱衣、露体直播。事后,国家网信办责令全面整改。

未成年人做网络主播也不例外,虽然种种乱象表明:相关内容良莠不齐,损害了未成年人成长的文化环境;所承载的价值激励,可能诱发非理性的功利冲动;热衷于网络视频、网络主播,加剧网络沉迷的发生,影响一代人的成长等等,但是另一面则是网络直播正在成为青少年仅次于网络游戏的“触网”选择,如《报告》的相关数据显示,4.25亿网络直播用户中,青少年观看直播的比例达到45.2%。

但凡乱象丛生,立法禁止总会是最容易想到的措施,因为它理论上简便易行且立竿见影,而涉及到未成年人保护方面更是如此。然而,凡事也不都是绝对的,“一刀切”固然是避害于未燃,却又会将有利的一面彻底清除。

毫无疑问,这也需要理性看待、辩证讨论:首先,青少年到底需不需要网络直播以及需要怎样的网络直播?如果只看到其弊的一方面,“一刀”切掉固然有理,如果将网络直播视作一类文化产品,象书籍、影视都有少儿类型的作品一样,它的存在又不乏合理性,也因此有内在需求。

其次,单纯的禁止,又是否禁止得了?实践也证明,立法禁止很简单,但徒有法不足依的现象很普遍,这是因为法律的条文之外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权利及利益,未成年人做网络主播,涉及未年人自身权利、家长的观念、平台的营销以及技术管理手段等等,任何一个环节存在漏洞,都会最终掉入禁而难止的境地。

所以,单纯讨论立法“一刀切”禁止孩子做网络主播过于理想化,更现实更理性的恐怕还是讨论孩子该怎么做网络主播。

首先,孩子是未成年人,不具有成熟的认知能力和独立的民事行为能力,必要的保护与限制不能缺少,即孩子可以做网络主播,但不是独立的、直接的,而是受到年龄、注册方式、参与方式多个条件限制的,保证孩子是在被保护的条件下,从事与开展网络主播活动。

如禁止14周岁乃至16周岁的孩子注册直播账户,允许孩子在家长同意的情况下通过专业直播机构参加网络直播活动等等。

其次,准确定义网络直播的属性,因势利导,给未成年人网络直播什么、怎么直播提出安全区。当前未成年人网络直播乱象与整个网络直播乱象一样,都在于内容生产缺乏有效管控,这始终都是网络文化传播秩序的核心关键,这并不只是限制能够解决的,反而需要通过深入的引导、规范来治理。

特别是强化网络平台对内容的管理责任,给网络直播装上“过滤网”,引导和培育优质文化生产,创造规范健康有序的网络文化环境,这也是减少未成年人网络直播乱象的必要土壤。

最近10万+及爆款文章

猜爱思考的您会喜欢

特别鸣谢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6A00DSE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