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王欣养了一只“灵鸽”,但它却好像长歪了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这估计是所有创业人,特别是连续创业者最为真实的写照。在此前老罗与冠希哥联合搞了个大新闻之后,快播创始人王欣也又带来了他的新产品——灵鸽。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王欣

2018年2月,此前因快播入狱的王欣重获自由,在蛰伏近1年之后,其重新出山并拿出了主打匿名聊天社交的马桶MT,官方表示这一产品将是“朋友圈的影子”。不过这款社交APP就与同期老罗的聊天宝、字节跳动的多闪一样,在微信的绞杀下很快沉寂了下来。

如今马桶MT已经改名为“好记”,变身为互动式内容电商平台,并几乎已经从社交赛道退出。很显然,马桶MT或者好记明显达不到王欣的期望,因此也就有现在灵鸽的诞生。这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呢?按照王欣的说法,其“能解决至少1亿技能提供者的创收与就业”的APP,而业界人士则将其比喻为灵活用工领域的“淘宝”。怀着同样的疑问,我们三易生活在下载了灵鸽APP,并费劲千辛万苦拿到邀请码,完成了略显繁琐的注册流程,且体验了一番之后,感觉这似乎就是一个套着AI+区块链外壳的58同城缩水版。

灵鸽APP的设计,可以说与目前业界强调大而全,并尽可能将所有功能塞入一个APP的理念截然相反。其主界面有大片的留白,作为一个技能提供者需要等待系统算法将需求推送到主页面上,作为用户提出需求,则需要通过长按语音按钮来发布,而作为信息发布的重要渠道,“服务吧”这一栏目却又隐藏在左上角。

最为致命的一点是,灵鸽现阶段的卡顿现象非常明显,长时间的网络无响应和操作无反馈,几乎可以说贯穿了我们从注册到使用的全过程,就连阅读官方发布的帖子,都会出现“502”报错。或许网络状况不佳是因为使用人数太多,导致服务器承载不了,就像近期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一样,毕竟王欣已经自豪的宣布,灵鸽在App Store生活类中的排名已是第一。

灵鸽这一次瞄准零工经济

无论是UI设计还是网络都是“细枝末节”,灵鸽踏上的赛道无疑才是大家更为关注的。如果说马桶MT是王欣扎进了一个看似是蓝海,但海里有鲨鱼的赛道,灵鸽瞄准的“零工经济”领域在国内市场则绝对是纯粹的蓝海。所谓“零工经济”(gig economy),本质上是一种灵活的短期工作形式,利用自己的空余时间,帮别人解决问题从而获取报酬。

因此灵鸽完全可以看做是一个信息中介,走的依然是服务提供方满足客户需求,平台作为中介抽取佣金的传统路线,只不过它走的并不像58同城或者猪八戒网那样的“商超模式”,即将服务分门别类,用户按图索骥,而是采取大数据和算法推荐,来撮合需求及解决方案。算法推荐的好处,相信头条系已经给出了答案,但到了要解决“零工经济”纷繁复杂的多元化需求时,坏处就是用户只能依赖官方的推荐。

至于说灵鸽官方所谓的区块链技术,其实暂时大可不必期待。灵鸽APP上唯一能够说应用了区块链技术的,可能就是账号体系和vSIM卡,官方号称其能够在账号被盗的情况下保证个人隐私及资产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在浏览灵鸽APP的“服务吧”板块时,我们发现了让人疑惑的现象。无论是在王欣的帖子还是在灵鸽小助手这样的官方账号下,都有大量导向微信群及QQ群的二维码,而且其中居然出现了官方的身影。这些以产品操作指南、技术分享为题的社群也向外界透露出一个很不好的信号,灵鸽的“新手引导”几乎为零,在APP内部居然不足以让用户清晰流畅的弄懂应该怎么操作。

完成度不高可以说仅仅是灵鸽APP“病灶”的其中一小部分,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再好的商业模式也需要用户基础来支撑,没有用户几乎就等于无根浮萍。正常情况下推广产品就只有两种,其一是冷启动然后积累种子用户,积攒了足够的口碑之后完成爆发,其二则就是付费或者返利拉新,前者的典型例子是B站,后者则是以聊天宝为代表的项目。

水面之下暗藏危机

默默积蓄实力等待有朝一日一飞冲天,对于王欣这样一个已经成功过的人来说可能难以接受,不然也不会有马桶MT的出现。但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云歌现阶段对于砸钱可能不太感冒,而钱不到位的后果,此前聊天宝无疑就是前车之鉴。因此做快播出身的王欣,选择了一条看上去很危险的道路——邀请码拉人头+抢单+合伙人+一对一服务。

邀请码拉人头这种让用户自动裂变的模式,早已是各大社交平台,特别是腾讯严防死守的底线,抢单模式则在实质上降低了用户体验。不过与合伙人制度结和一对一服务我相比,这两点无疑都是“小事”。一对一的服务,在没有足够监管能力的情况下会演变成什么样,马桶MT此前已经给出了答案——或将迅速变成黑产、灰产的温床。

如果说一对一服务可以用严格管控来消除负面影响,那么合伙人制度无疑就是是一枚没法拆除的定时炸弹。灵鸽的创业合伙人是这么一回事,理论上可以将其看做是“工商局”,每个用户都有权提交一份创业计划书申请认证为虚拟公司创始人,并邀请其他人加入自己的虚拟公司,而用户邀请的对象则是虚拟公司的经理,经理再邀请的人则是员工。虚拟公司的合伙人可以从经理和员工完成的交易中抽取15%的提成,平台端则会抽取5%。

这种架构是不是看起来有种熟悉的感觉,没错,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三级分销体系。什么是三级分销,就是纵向形成三级或多级的上下线关系,按照下线人数或者销售业绩计算盈利的模式。三级分销有多厉害,各种花样繁多的微商无疑就是最为典型的例子,而更让人熟知的,则是让大多数人谈虎色变的传销。因此微信方面早在2015年就发布了《关于整顿非法分销模式行为的公告》,禁止在微信上搞三级分销,而至于传销则更是国家重点打击的对象。

当然,灵鸽的合伙人制度和传销最大的区别,就是不需要人头费,只有单纯的返利,不过这种找捷径的行为无疑也是在走钢丝。而现阶段国内各大应用商店也已经看到了这一危险性,截止目前为止,苹果App Store以及大量Android市场中都已经找不到灵鸽的身影了。

不知道是不是快播的成功让王欣患上了路径依赖症,从马桶MT到今天的灵鸽,在“技术无罪论”的指导下,其手中的产品无不是直指人性的弱点,但如今的国内互联网行业早已不再是他此前认知中的那个江湖。从2014年到2018年,在王欣身陷囫囵的日子里,随着监管机构管理的规范化,合规也已经成为了任何业务的先决条件。

最后,我们也希望匈牙利诗人《自由与爱情》中的这句话,能够被王欣所看到——“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二者皆可抛”。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8A0TLBM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