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小赢卡贷的玩火底气 成少勇的淘汰危局

市场大、门槛低、赚钱快,这样的生意确实很诱人。不过,收割市场的同时,也要注意规则吃相。越过雷池,爬的越高,自然也会摔的越狠。这样浅显的道理,一些知名企业却一再忽略,当然,也可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比如互金业。一方面,爆发式的客户需求、待提升的金融效率,给了互金企业理想的成长空间、发展价值;另一方面,一些无良者,却打着优化传统金融业的旗号,在一味逐利中,频频摩擦行业基本红线,衍生出种种乱象。

这种冲突感,是引发舆论关注的逻辑所在。当然,也包括文章的主角——小赢科技。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市小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小赢科技),成立于2016年10月,是一家以互联网技术和数据为驱动的金融科技公司。旗下拥有小赢网金、小赢普惠、小赢卡贷、小赢理财、钱包等众品牌。

以小赢卡贷为例,这款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包括代还信用卡、信用卡借款及精英借款3种不同借贷。

2017年12月底,小赢卡贷用户突破1000万,累计放款额超过128亿元。

2018年9月19日,小赢科技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显然,小赢科技抓住了互金业的黄金时期,迅速抢占大量市场份额。只是,快速扩张、光鲜业绩的背后,小赢科技也存在颇多争议。这从各产品线的屡遭投诉中,可见端倪。

以主力品牌小赢卡贷为例。在聚投诉发布的《2018年互联网消费金融行业投诉排行榜》中,小赢卡贷2018年投诉量高达1844件,解决率仅7.5%。

2019年7月29日19点截稿,在聚投诉平台上,小赢卡贷的投诉量为5503条,仅25日一天就高达近30条。

搭售保险

大量的用户投诉包含太多信息,也暴露了小盈科技的诸多问题。先来看,小赢卡贷的搭售保险事件。

小赢科技官网显示,众安保险根据保障计划,在小赢网金提供信用保证保险。其招股书显示,众安保险的信用保险覆盖了其贷款的94%。

2019年7月19日,小赢科技CMO施昕也表示,“2015年与众安合作,首创互联网金融和信用保证保险的合作,这个合作非常厉害,不光是当时非常创新,放在现在也是非常领先。”

然而,这样一个厉害的、非常创新的合作,却招致了用户的不断质疑。公开信息显示,二者合作已渗透到小赢卡贷,合作险种大多为个人借款保证保险。

在投诉平台上,许多借款人投诉称,“在我们不知情下,小赢卡贷捆绑销售保险”。而该保险公司正是众安保险。

聚投诉显示,2019年7月20日,李女士投诉称,“小赢卡贷连同众安保险,在借款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捆绑销售保险,变相收取高额利息,众安保险在借款人毫不知情情况下扣款卖保险,借款平台也并未提供任何保险合同协议,在借款人并未签字确认下就受保,跟众安保险沟通退款全额保费其不退,只答应退50元。”

2019年7月23日,程先生在平台投诉小赢卡贷:在支付宝众安保险中查到一份自己保单,随后下载众安保险APP,得知是小赢卡贷代扣办理保险。程先生表示,当初借款时,小赢并没有提及办理保险一事,这份保险在自己不知情情况下,借贷搭售捆绑购买,要求众安保险退保且终止保单。

同日,邱先生也在聚投诉平台投诉:自己在小赢卡贷借款,众安保险依靠借款合同,在自己未签字,没有保单也没有业务人员情况下,强制购买保险。联系保险公司后,被告知单方面不能退保,并补偿50元。他质疑哪个保险公司买了保单不能退保?认为这其中均为霸王条款,且明显是贷款捆绑保险。

另一知名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也显示,某用户从小赢科技借款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个人借款保证保险,几个月后才收到众安保险的短信提示,保险期间为2019年4月24日至2020年4月23日,所涉保费700元。

对于上述质疑,小赢卡贷表示,“因为申请的是信用借款,并未抵押任何东西,所以才会给借款人购买信用保证保险。”

其表示,“小赢这里所有信息都是在确认放款页面展示,如果用户觉得合适可操作放款,不核实就不要操作,72小时后会自动取消,没有任何费用,绝不会在借款人不知道情况下去乱收。”

对此,有借款人表示,紧急用钱的情况向下,时隔三天才取消,这完全属于霸王条款。

值得注意的是,有媒体报道,7月24日,在聚投诉上,小赢卡贷投诉量高达5396条,然而,截至25日某段时间,平台投诉大部分突然消失,仅剩下7月19日之后的投诉。

有业内人士怀疑,这可能与日前监管层严禁现金贷搭售保险产品及现金贷不可销售保险的行业新政有关。显然,小赢卡贷的上述行为已涉嫌违规违法。

值得强调的是,小赢卡贷此前就出现过用户贷前提示不足,致使用户提前还款,仍收取原定利息的问题。对此,有投诉人表示,小赢卡贷的行为是违反法律法规的。

对此,小赢卡贷客服告知,《借款合同》第十二条第一款,有明确约定提前还款的规则,即平台允许提前还款,但仍需收取违约金。同时,贷款前他们会向用户展示全部合同,无人工电话形式的条款提示,部分用户申请贷款后,接到人工客服电话是用于审核资质的。

小赢与用户间形成了口水仗。究竟孰是孰非,留给时间作答。但不容争辩的是,众多投诉暴露了小赢卡贷的贷前提示工作存在漏洞,导致用户忽视细节,蒙受了损失。

众安保险问题多

不过,透过问题,一些深层思考更为必要:小赢科技与众安保险的战略合作,似乎存在某些必然因素。

企查查显示,小赢科技股东法定代表人唐越、股东朱保国,分别与众安保险新任CEO姜兴、董事杜力等,共同参投或任职多家公司。

值得强调的是,众安保险的其他问题也不少。

此前,惠花花、秒购、随手记等现金贷平台,因搭售意外险等屡被投诉,而众安保险就是涉事的一家险企。

据媒体报道,7月22日,相关监管部门叫停保险公司通过网贷平台销售意外伤害险。且叫停后,多家险企均表示已停止相关业务。然而,时隔几天,众安保险又被曝出了相似行为。

屡屡犯错,摩擦着消费者、监管层的忍耐线。同样受煎熬的,还有投资者。众安保险的业绩也是不尽人意。

相关数据显示,7月18日,众安在线盘中最低报18.44港元,刷新52周低价。与最高价41.65港元比,跌了55%。截至7月29日截稿,众安在线股价为18.76元。继续处于震荡阶段。

业绩,是影响投资者态度的一个重要因素。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众安保险总保费112.56亿元,总比增加89%,年内亏损17.97亿元,同比增80%。

值得注意的是,据媒体报道,此前,众安保险多个重要业务部门高层,出现离职风波。

7月18日,众安保险又发布公告称,陈劲将卸任众安总经理兼联席CEO,同时继续担任众安执行董事、众安董事会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众安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职务。众安原副总经理兼联席CEO姜兴则将接棒,拟任公司总经理兼CEO。

对此,众安保险董事长欧亚平表示,“不避讳公司发展的问题,我们确实因为创新交学费,也会因为低级错误买单,我也不避讳人员流动”。

欧亚平的上述发言,可谓正能量满满。只是,实际表现如何呢?究竟是真的不避讳,还是内有隐情,至少小赢卡贷搭售众安保险的行为还是考量。

高利率

事实上,消费金融业成为消费者投诉重灾区。超高利息是投诉的一大热点,小赢卡贷也被“上了色”。

据媒体报道,小赢卡贷主营两类借款,一是小赢易贷,最高可借3万元;二是信用卡待还,最高可借8万元。

7月25日,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消费者“MYing_John”反映:“在小赢卡贷借款两万元,合同利率为7.2%,两个月还了5116.42,还有22082.12未还。另外小赢卡贷强制绑定保单服务,在用户不知情情况下多支出700元,并未给出任何单据及解释。催收人员整天狂暴通讯录,脏话连篇。”

7月24日,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消费者“用户7214461324”反映:“我于2019年6月8日在小赢卡贷上,申请并领取金额五千周期半年的贷款,当时看着利息正常我就用几天还款,随后我就看还款计划,显示5899.82元,六个月的利益接近900,利息太高,我不能接受。给客服打电话想提前款结清,可客服不同意。也就是说从借款开始,我就要偿还本金加利息,如果提前还款,也得还5899.82元,这是不规范不合法的行为。再联系客服后,对方态度强硬,说必须按他们的还款计划还款。”。

此外,消费者刘女士称,“本人于小赢卡贷借款两笔,一笔是小赢易贷2万元,分12期,首期还款2908.27元,以后每期还款2208.27元。

另一笔是信用卡待还2万元,首期还款2708.27元,以后每期还款2008.27元。合同年利率是8%,在本人不知情情况下,小赢卡贷还有咨询服务费、第三方费用(如保费),认为小赢卡贷以阴阳合同形式,谋求暴利。”

暴力催收

除上述问题外,关于贷后还款,小赢卡贷还被指存在暴利催收。

在聚投诉中,以“小赢轰炸式骚扰通讯录亲戚朋友”为集体投诉,到7月25日已有523件联名投诉量,联名解决率为52.58%。

2019年7月23日,梁先生在聚投诉平台称,“本人在小赢卡贷贷款2万元,分期1年,成功之后,发现还款总额2万7千元,明显高利,由于跟自己预期不一样,一直都是逾期还款,且已向工作人员作出解释,并没有说不还,只是一时还不上,可对方不但不听,还说我就是不还,并威胁我必须还,不然就骚扰我通讯录的人,已对我生活工作造成了困扰。”

2019年7月26日,牛先生在聚投诉平台称,本人于2018年因装修,在小赢卡贷借款12000元,一年居然要还款16319元。且因母亲住院,无法按时还完最后一期,与客服沟通无果,其催收人员到处打电话说我欠钱不,致我名誉扫地。本人一直强调8月5日会打电话,但其客服和催收置之不理,不断电话骚扰,根本不给开口的机会,还引诱我们到别处借钱。

除此之外,还有用户投诉称,小赢卡贷使用“呼死你”软件过度催收,并变相辱骂第三方。

对于暴力催收的投诉,小赢卡贷方表示,“小赢是没有借款人通讯录的。在逾期后,联系不上或未达成还款协议时,专员可能会致电联系人进行个人经济和家庭状态调查,从而决定下一步处理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小赢科技还投资了一家催收公司,即“江西瑞京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其P2P平台的理财计划提供担保服务,由借款人直接向江西瑞京支付6.89%-8.69%担保费。

以此来看,小赢卡贷的暴力催收与高利率似乎息息相关。

窃用个人信息

不过,这还不是更关键的问题。作为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互联网技术、数据驱动显然是小盈科技的核心竞争力,也是其赖以发展甚至生存的基础。遗憾的是,小盈科技的一些粗放行为,也让这个重要基础,隐藏含危局。

2019年7月16日,App个人信息举报官方微信发布了《关于督促40款存在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的App运营者尽快整改的通知》:小赢卡贷、有钱花、及贷等40款App在个人信息收集使用方面存在问题。

4月22日,一匿名消费者向黑猫投诉平台称:“ 本人在2018年使用小赢卡贷,借款金额为四万元,期限为一年,期间无违约,且已还清所有贷款。但办理注销账户时,客服让我提供身份证正反面照片,银行卡正反面照片,及银行半年以上的流水,对此,我认为个人信息已被泄露,且合同中没注明。可对方表示,这些资料是去银行办注销手续,我不配合他们注销不了,并且说可以把手机号换为不常用的,银行卡解绑,身份证去补办一张。对此,我再次表示疑问,但对方并未做解答,我提出去银监会投诉咨询,对方态度无所谓。

另一用户张先生表示,未在该平台申请到借款后,想要解绑信用卡,但客服表示“没有解绑功能”,让等1-3个月继续借款。对此,张先生认为不能放款拒绝解绑信用卡,侵犯隐私权,且小赢卡贷建议继续申请借款有“变相强制借款”的。

值得注意的的是,根据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此前发布的《网络安全实践指南——移动互联网应用基本业务功能必要信息规范》,在16类常用移动APP收集用户必要信息中,金融借贷基本业务功能收集的必要信息包括手机号码、账号信息、身份信息、银行信息、个人征信信息、紧急联系人信息及借贷交易信息等7项。

其中,身份信息仅用于对借贷用户进行身份识别和认证,紧急联系人信息仅用于金融机构在借款人逾期不还时进行催款。网络运营者应允许用户输入紧急联系人信息,而不应强制读取用户的通讯录。

小赢科技隐患

梳理至此,小赢卡贷的问题真不算少,金融产品服务的大雷似乎都踩了。种种问题堆积之下,勾勒出小赢卡贷一味逐利、丢失诚信、敬畏心的粗放路径。

聚焦其母公司,小赢科技也好不到哪去。

据2019年一季报显示,小赢卡贷净利润为2.14亿美元,同比增加50.2%;净收入为7.89亿,同比减少1.6%;经营收入为2.50亿美元,同比增加11.7%。

业绩总体呈增长趋势,净收入却出现降低,且股价持续走低。有媒体报道,2018年9月20日,小赢科技上市的第二天,其股价就腰斩。

据媒体报道,当日收盘前20分钟,其股价忽然单边下挫,跌幅达7.27%,收盘价为每股11.1美元,而此前最高价为每股20.3美元。

截至美东时间26日收盘时,小赢科技收报2.82美元,下跌2.08%。

敏感资本市场,表现出的看空情绪,自然有一定道理。看看其业务表现,也许能体会些许端倪。

小赢科技的贷款促成服务费、用户数也在缩减,而未偿贷款余额和逾期率却在升高。

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在贷款促成服务费上,其直接模式下的贷款便利服务费6.26亿元,同比下降2%;中介模式下的贷款便利服务费为0.35亿元,同比下降52%。

用户数上,2019年第一季度,小赢科技活跃个人投资者数为9.67万,同比下降28.6%;借款人数为74.51万,较2018年第四季度减少13.7%。

未偿贷款逾期率上,截至2018年12月31日,逾期31至90天及91至180天的未偿贷款分别为3.54%、5.28%。到2019年第一季度,逾期31至90天及91至180天的未偿贷款分别为3.56%、5.21%。而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未偿还贷款拖欠率分别为3.54%、5.28%。

值得注意的是,小赢科技CMO施昕表示,我们在去年9月19号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去年财报还不错,整体年度撮合交易369亿,利润10.55亿,成绩单还不错。

显然,施昕口中不错的成绩单,还有问题的另一面。而第一季度的数据下滑,也表明小赢科技的状况并不佳。

成少勇的思考题

种种问题、隐忧,暴露出小赢科技发展过程中的烦恼。作为一家成立短短几年的企业,显然,小盈科技跑的足够快、足够猛。只是,由此衍生的问题,也让这个小巨人脚步粗野,甚至犯错连连,如何保证不误入歧途?变成行业的添乱或者搅局者呢?

公司高层管理团,特别是当家人——小赢科技总裁成少勇应该行动起来。

成少勇,1988年考入清华大学,1995年清华硕士毕业,留学美国继续攻读硕士学位,1997年毕业,获美国南加州大学系统工程、MBA双硕士学位,先后在两家美国“财富500强”银行工作。

曾就职于美国第一资本银行(Capital One), 是中国香港汇丰银行亚太总部风险管理部高级副总裁,是汇丰银行最年轻的高级副总裁之一。2015年,任小赢科技首席风控官。

2017年,任小赢科技总裁。

从成少勇的经历不难看出,其是一位专业型兼业务型的复合人才。这些长期积淀下的行业经验及战略敏感性,对小赢科技的发展具有关键作用。

对于近期几家规模较大的平台炸雷,成少勇表示,P2P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存在大量不合规平台,其从事的业务本身就存在诸多违规现象如大额标等等,导致实际发展出现风险,他支持李东荣会长(金融界注:中国互金协会会长)所讲的有问题就该淘汰。

而对于P2P平台,如何有效保护借款人的权益。成少勇认为,实际上目前完全满足存管等规范要求的平台并不多,所以首先平台要先满足国家监管的基本要求。同时监管机构也正在增加技术手段鉴别标的真实性,以保护投资者。在完全满足国家规范要求的情况下,平台暴雷的概率会大大降低。

问题看得很透彻,但成少勇掌管下的小盈科技做得并不到位。合规发展、保护用户权益,坚守监管红线和行业底线,不是说说而已。面对上述种种问题,唯有高效务实的改进,才是根本,否则该淘汰的终究会被淘汰。

玩火几时休

这种淘汰逻辑,不是空穴来风。

随着经济的发展,2018年,我国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76.2%,“90后”年均消费近3年增长2.7倍,同时“超前消费”也被新生代追求。

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信用卡发卡量超9.7亿张。而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信用消费崛起,金融服务激增。

从政策端来看,近期,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2019年起将调整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引导金融机构更好完善中小微企业贷款需求,金融机构践行普惠金融服务,成为补充市场需求的关键。

除了机会,挑战也有很多。

从行业端看,随着普惠金融普及,服务人群更广、更宽,其客户金融能力可能相对更低,甚至缺乏较强的金融判断力。这就表明,金融机构除了要为人们创造合理借贷渠道外,还应培育理性借贷意识与能力。

从企业端看,不少企业策略开始偏向稳健,不再一味追求规模扩张,以控制风险为第一原则,同时加大对优质客户、客群争夺。同时,新入局者在带来资金技术的同时,竞争洗牌也在加剧。

在此背景下,整个行业都在面临变局考验。这对问题重重的小赢科技而言,是海水火焰共生,显示出改变的迫切性、重要性。

诺贝尔获得者罗伯特·莫顿教授曾表示,信任是金融的基础,但科技本身并不产生信任。甚至一些不严谨的金融创新,还会给用户、供应商以及监管机构带来破坏性的挑战。

这值得小盈科技等企业的深思。借助互联网大数据,一方面从业者扩大了服务人群、服务内容、服务效率、也丰富了产品形态,另一方面,激增的业务量、逐利的诱惑、经验的不足也考验着企业的承受能力、产业初心,一不留神就会衍生连锁风险。

从此来看,频频爆出问题的小赢科技,也是悬空踩钢丝。对用户的种种野蛮收割,让其不但挑战监管红线,也丢失了消费者、投资者的信任基础,更与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调性不甚相符。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任性、粗放的玩火打法反作用极强。平时看似善良、大度的市场、用户,一旦积蓄爆发,引发的反杀力可以让企业一蹶不振,甚至彻底出局。

市场抛弃你时,连一句再见都没有。如何找回信任、重塑根基?是弥补短板,深耕行业、精进发展,还是持续玩火、套路任性、沦为淘汰者,考验着成少勇、唐越的大智慧,铑财将持续关注。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15A0KKY8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相关快讯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