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盘点:中国这些年的风口留下了什么?

【这是雪贝财经的第110篇原创文章】

已经多久没有风口了?

作者:老胡

编辑:贝姐

在中国的娱乐圈,精明的经纪人热衷于制造明星,他们都有一块秒表:流量小生最赚钱的时间只有4个月,随后热度就会大减。

所以,收割一定要快。

创投圈的投资者们也偏爱那些异军突起的创业明星,他们像走进彩票售卖店一样,押注那些可能突然爆发的风口。如果你说,商业需要稳当,技术需要沉淀,那就等着坐冷板凳吧。

过去这些年,对于商业的价值,我们太高估一年的变化,而低估5年的变化,如果大举投入的回报需要10年,甚至更久,那绝对是不可容忍的。

只是,如果我们把时间拉长,现实并不高深莫测:无数善于发现风口的小企业都死去了,而活过寒冬并反超的,无一不是那些静默深耕且立足长远的。

2013年冬天,当雷军和董明珠结下10亿赌局时,小米刚刚完成D轮融资,估值达到100亿美元。

一年后,还是在央视的论坛上,主持人问现场企业家这场赌局谁会赢。雷军先拿起了话筒:“打赌时我就有99%的把握会赢”,旁边的刘强东第二个回答:

“注定是雷军会赢的”。

那时候,小米刚刚完成第五轮融资,公司估值较16个月前已经翻了四倍多,超过450亿美元。

功能炫酷,出货动辄数百万的手机和互联网电视还是世界的风口。

但是,这一年,在中国企业界,最受关注的不是雷军,而是山西青年贾跃亭,他在当年春天野心勃勃的提出了一个奇怪的口号:“生态化反”。几个月后,即便是滞留美国,他依然开启了一项叫“全球生态颠覆之旅”的计划。

一年后,贾跃亭果真封神了,因为乐视网的股价5个月足足翻了5倍,市值攀升到1526亿元,比全球最大的房企万科股份还高出了100亿元。所有买入乐视网的股民都坚信未来的乐视是可以媲美美国苹果公司的,而YT JIA 就是未来的乔布斯。

中国的股市在整个上半年就像被煮沸了,中国的经济也欣欣向荣,不管是风投、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源源不断的资金好像永远都花不完。

那一年,中国科技行业最失意的企业家是杨元庆。联想集团前几年才从收购IBM PC中缓过劲来,此时又因为在2014年接连收购IBMx86服务器硬件业务、摩托罗拉移动而进行裁员和重组,仅仅在2015年其中一个季度除税前就亏损了多达8.42亿美元。

市场对联想集团的质疑声和对风口企业的赞美声判若云泥。

即便杨元庆解释,这是为了“在冬天里面保护自己,以在春天能有更好表现”。

虽然在手机和互联网电视的世界里,雷军和贾跃亭谁都看不上谁,理工男杨元庆也时不时被卷入,但是,他们都承认,在中国互联网的大世界,一个事实已经不容置疑:天下是BAT的。

2016年,乐视的故事好像突然就更换了剧本。

这一年秋天,终于有憋不住的财经媒体刊登了一条消息:乐视网股票离奇闪崩。贾跃亭依然嘴硬,朝着空气骂了一句:

“背后有黑公关”,雷军和在华为做手机的余承东应声倒地。

后来,直到供应商找上门、搭着帐篷要债了,他才给全体员工发了一份内部信,开始反思乐视“战略实现节奏过快,导致组织与资金面临极大挑战”。

但是,到这时,世界依然是欢乐的,风口和资本依然前赴后继。跟上来的是一种叫“共享经济”的概念,哪位创业者的PPT要是和“共享”这两字沾上边,他就等着投资机构找上门。

展露头角的是在北京大学做自行车租赁的戴威,他和几位要好的同学那时候已经创业了好几年。直到2016年秋天,实力雄厚的投资机构好像才发现了这种商业模式原来也是共享经济。

一股脑就给“ofo小黄车”投了几千万美金,不到一个月后,他和团队们又收到了投资机构争相挤进来的1.3亿美元融资。

和戴威一样幸运的是30多岁的胡玮炜,她创立了摩拜单车,让自己从一位财经记者一下子成了全中国最知名的明星创业者,还受邀参加了总理座谈会。

2017年,“共享单车”站上了和中国高铁一样的历史地位,被评为中国:

“新四大发明”。

即使,直到今日,共享单车究竟是不是共享经济的范畴依然在受到质疑。但是,这些不紧要,毕竟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甚至共享雨伞都能融到市场资金。

品牌浮夸,老板魅力四射,这些新晋风口上的明星企业似乎万事俱备,只欠一个:生财之道。

这年夏天,贾跃亭又去美国了。随后至今的两年,乐视的故事就像一部彩蛋永远都砸不完的惊悚剧,还有背后四散奔逃、丑态百出的投资机构,以及要债无门的股民和供应商。

雷军和小米的事业越做越大,时不时传出来的估值也越来越高,有说800亿美金,也有说机构已经开出了1000亿美金的估值。但是,2017年,当雷军开始与投行接触,开出至少500亿美元的上市估值时。

这些投资机构会问他一个问题:小米究竟是互联网公司,还是硬件公司?

当然,也有更直白的灵魂拷问:小米是一家高科技企业吗?

这年年底,中国科技行业的老干部杨元庆抛出了“三波战略”,理顺家底,誓言除了要守住碗里的PC业务,还要看着锅里的“数据中心+移动业务”,种着田里的“‘设备+云’和’基础设施+云’”。

声势浩大,但也有人开始批评他不务正业,为什么要大举投资一些盈利遥遥无期的基础生产力要素?

好在,联想那年最后一个季度业绩开始好转,不但总营收逼近了历史最好水平;财季税前利润也达到了1.5亿美元,是联想当时5个季度以来,第一次次实现税前利润的同比增长。

用现代管理学的话说,“战略转折点”是看不见的,而坏消息常常是“蹑着猫步来的”。

时光跨进2018年时,关于科技的一切风口好像终于消停了,到了2019年的今天,各种各样的科技论坛和沙龙上,风口是用来被嘲笑的。

2018年年底,有投行机构做了统计,这一年,创造风口的股权投资基金融资规模创下新低,只有1584亿元,同比下降了67.2%,而退出金额达848亿元,创下2000年以来新高。

风口停了后,中国的初创企业数量断崖式下跌,新创立企业数在2018年前三季度仅1022个,较前一年下降77.3%。

前一年还被捧上天的“独角兽”这才发现自己的实力被高估了,他们争先恐后远赴重洋上市,却又大量破发,市值比早几年的估值还低。

这一年,ofo在中关村的总部很难再等到有诚意的投资机构,他们只想催促戴威趁早把企业出手,希望还能卖出个好价钱,但这位心比天高的北大前学生会主席,在忧郁和摇摆之间选择硬扛。

很快,线下退款的用户在ofo的楼下绕了一圈又一圈,线上退款的用户让他见识到了中国人口的力量,只是这一次,不是红利。

更糟糕的是,即使是BAT也开始增长乏力,三家巨头的营收和净利润普遍从2017年下半年的高点开始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阿里巴巴的营收同比增速在2018年Q1/Q2一度下降到负值-28%/-41%;腾讯的营收同比从2017年的峰值61.09%下滑到2018Q3的24.11%,净利润同比从97.52%下滑到29.58%;百度的净利润同比从156.25%下滑到55.94%。

当然,翻开中国和世界的商业史,不少大有成就的企业,并不是因为整体商业环境的繁荣而崛起,反而是因为低迷或萧条而中兴。

十几年前,阿里巴巴就是这样的公司,马云在“非典”的绝望中发现,不用出门,坐在电脑前也可以做生意,阿里巴巴借此一举打了翻身仗,还在危机中发现了全民上网的时代已经到来,转头成立了淘宝网。

夏天过后,骂联想集团的投资者也少了,这一年这家公司的业绩终于连续好几个财季盈利了,PC份额也重新回到了全球第一。在我们写这篇文章时,联想集团发布了2019年首个财季的数据,营收同比增了113%,是连续8个季度增长,净利润也同比增了111%。

“见风口就上,遇挑战就退”的商业逻辑,在时代艰难时已经派不上用场。

对了,2018年夏天,小米终于上市了,估值540美元,不是1000亿,也不是800亿,只是,到今天,“年轻人的第一支股票”已经从22港元跌到了不足9港元,市值缩水到267亿美元。

2019年元旦,风光了好多年的百度历经了起落落落后,李彦宏给员工们写了一封信,他说:

岁寒方知松柏之后凋。

只是,“春天”里包含不止一个“冬天”,在严寒里等待春天并熬到春天,要比抓住大机会重要得多。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15A0RS0Q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