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史上最恶:“以前的主播谋财,现在的主播害命!”

——

颜颜说:

最近的直播圈乱象频出,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刷到一个骇人听闻的直播作妖事件。

颜颜在吃惊的同时也不禁越来越疑惑,

是现在的社会变了,

还是人心的尺度越来越大?

网上曾有句话叫:

直播是人心最好的照妖镜。

这么看来,

现在的直播界岂不是无药可救了?

最近颜颜看到这么一则毫无节操的新闻。

来自中国的主播们不但在国内兴风作浪,居然作妖作到国外去了。

众所皆知,俄罗斯不但是世界产酒大国,俄罗斯居民们,更有嗜酒的习俗。

然而快手上的一位主播海哥,就利用了这一点来“发家致富”。

他在俄罗斯认识了两位独居的老人,巧的是,这两位老人刚好也“嗜酒如命”

在海哥拍摄的视频中,以两位老人喝酒的居多。

而这些酒,竟然都是海哥送给老人的。

从老人毫无设防的态度来看,无偿赠酒的海哥显然极得他们的信任。

从小瓶装的洋酒,到大桶的本地烈酒,除了送俄罗斯的伏特加,也送中国的二锅头。

无一例外,这些酒的度数都极高。

比如62度的牛栏山。

装酒的瓶子直接是这种大号塑料瓶。

高浓度的白酒,更是一倒就是一大杯。

而海哥则一边积极劝酒,同时把老人喝酒的视频发在直播平台上,甚至根据粉丝的需求给老人提供更高浓度,更“一击致命”的酒水。

在海哥的直播平台上,他把两位老人称为“大叔”和“二叔”。

而给这两位老人送酒,不过是他吸引粉丝从而卖酒的噱头。

从视频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老人因长期的营养不良和日复一日的高强度饮用烈酒,不仅意识长期处于混乱状态,身体也耗损过度。

据网友观察,其中一位老人已出现严重的骨股头坏死问题。

如果再这么继续喝下去,很大概率会出现严重的酒精中毒现象,甚至有可能危及生命!

但海哥并没有就此打住来规劝老人减少饮酒,反而是变本加厉,给老人送去更多的高浓度白酒。

并且在留言区与粉丝积极互动,变本加厉的消遣老人:

而明显已神志不清,酒精已毒侵身体的俄罗斯老人,还对着镜头比划,感谢海哥送他的衣裳。

因为事件影响极为恶劣,快手平台在近期删除了相关视频。

然而视频删除之后,竟有网友在评论区惋惜:

“可惜了,不能送走大叔二叔了……”

“别怂啊,不把他俩送走我不甘心啊!”

在海哥的有意操纵下,这两位老人,竟然如马戏团里表演的猴子般,沦为观众狂欢的消遣。

什么样的恶,连风烛残年的老人也不放过;

什么样的贪婪,会把人命也拿来炒作。

直播再一次刷新了人性的无耻下限。

快手海哥的所作所为,在很多人看来,几乎等同于“谋杀”。

最近2个月的直播圈屡屡出事。

先是乔碧萝的露脸事件引起一片喧哗,嘻哈歌手贝贝的“剁手门”又朝人们丢下一枚血腥炸弹。

8月6日凌晨,有网友晒出了一段说唱歌手红花会贝贝的直播视频。

视频里的贝贝叫嚣着“我问心无愧”,对着镜头干净利落地剁掉了自己的手指。

这场血腥直播一经流出便引起了无数人的不适,然而不久后的“葬礼门”又再一次刷新了直播圈的下限。

7月10号,在云南昭通巧家县的一个小村庄里,一名陈姓村民家中的丧礼突然发生了意外。事故导致了20人受伤,其中多人面临瘫痪的风险。

而陈某并没有第一时间救援,而是现场直播事故,并把他母亲的葬礼全程直播发布在了网上,并在视频中向大家介绍到说:

“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给大家说一件事,我母亲过世,在老家的时候,临时要送她上山的头天晚上,由于在一家公房里面就餐,雨量太大造成围墙倒塌,当时就打伤了20人。”

连亲生母亲的葬礼,都可以拿来作为哗众取宠的谈资,在当下的流量时代里,究竟还有什么是不可以炒作的???

像这种碎节操、毁三观的操作,还不是最骚的。

有人为了搏出位,甚至不惜把命给搭上了。

今年2月份,

浙江年仅29岁的“网红”郝某为了涨粉,在河水只有4度的情况下,穿着撕烂的衣服直播跳河。

不料河水太浅,头部撞河底,不幸身亡!

而在几个月前,在重庆网红地点大渡口区茄子溪老成渝铁路上,一对情侣爬上火车顶拍视频,结果在拍摄时时候不小心触碰高压线。

男子当场倒在车顶被重度烧伤,几乎丧命……

而合肥一男主播为吸引网友关注,居然在家直播生吃蛇虫猝死。

而民警接到报警,该主播房间尚有一台电脑正处直播状态。

桌子上边放着白酒、啤酒还有活体蜈蚣、壁虎等动物。

还有不少人,为了博取点击量,有让幼儿驾驶机动车的:

有在升降电梯跳舞的:

在自己家直播烧车的:

甚至还有直播生吃刀片的:

直播平台匪夷所思的花样玩法一次次挑战大众的接受底线,在流量即王道的规则下:

尊严算什么,底线又算什么。

点击率才是衡量成败的唯一标准。

有市场的地方,永远都有江湖。

对于直播而言,这场群魔乱舞的大戏不过是刚刚开始。

在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观看直播已然成为一种时尚。

据全民直播在2018年底公布的数据表示,全民直播总用户已经超过了1.5亿,月活跃用户超过了3000万。全年财务营收实现翻番,90%的频道实现了盈亏平衡和自我造血能力。

而这不过是一家直播平台。

如果说直播发展的道路使得无数主播化身吸血的傀儡,那么看直播的人,无疑就是这狂欢下的累累白骨。

在网上看到这么一则报道:

在北京工作的谢女士向记者求助称,她的弟弟在网上装起富二代,疯狂给一位南京的女主播打赏,已经打赏了十几万元!

他的家境非常贫困,仅靠低保度日,谢女士的弟弟是通过校园贷维持给女主播打赏,已经欠债数十万元。

无独有偶。

一位刚刚升级成奶爸的男子,把自己和妻子辛苦积攒下的13万奶粉钱,更是一次性全部打赏给网络主播。

而这些被直播洗脑的人,从来不是少数。

曾火遍抖音的温婉,有着一众年轻铁粉。

17岁的她,辍学当网红,因一段停车场舞蹈视频暴涨1000W的点击率,一夜成名。

火了之后,圈粉无数的温婉却丑闻缠身。

伴随着“温婉”二字出现的是十三岁整容,早年辍学,长期混迹迪厅酒吧,傍大款拜金,甚至还被爆出“偷手机”的丑闻。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网红,却成了无数正处在懵懂期的少女们崇拜的“偶像”

“谢谢温婉姐姐告诉我人生还可以这么活,我也要去整容蹦迪钓富二代。”

这不是段子,这是我们十五岁的祖国花骨朵,对于自己人生最美好的设想。

在社会学里,有个概念叫“剧场效应”

是指一个电影院,本来大家都坐的好好的,可前排的观众,突然站了起来。你劝,他不听,于是你也只能站起来,你后排的观众也因此只能站起来。

最后,全场观众都跟着起立了。

那些在直播网红带动下的无脑粉丝,恰好扮演了“后排观众”的角色。

究竟还要有多少人的三观,要毁于网红的五官?

究竟还有多少荒谬的事情,在等待祭奠流量时代的盛宴?

知乎上有这么一个话题:直播究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什么。

底下的高赞回答是:

直播并没有展示更大的世界,它只是把一部分人的贪婪更赤裸裸地摆在了全国人民面前。并在单纯的流量追逐中,纵容所有不择手段的胜出。

空虚和丑闻,才是直播带给人最大的伤害。

直播是有原罪的。

“流量至上”的法则,是直播平台一切乱象的罪魁祸首。

《楚门的世界》里这么一段经典问话:

“我们的时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在经济利益驱动一切的今天,商业逻辑的泛滥,已经逼迫我们不得不把我们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我们只有自娱自乐,并在狂欢的刹那间,出卖我们的金钱、隐私、自由,乃至生命。”

很喜欢朴树经历中的一个小故事:

有一回高晓松载着他上高速,突然朴树提出要下车看夕阳。

高晓松问他:“把你扔高速上,你怎么回去啊?”

朴树答:“你别管,你先让我看夕阳。”

人到中年又爆红,朴树的“火”并非因为他迎合了这个时代。恰恰相反,他的那份真诚、在这个追求虚假繁华的流量时代里格格不入。

可正因如此,他才让人格外心动。

窦文涛在《圆桌派》里谈及流量时,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

在这个流量时代,如果你讲理想、讲真实、或者讲文学。你可能是这个光,很小的一点光。

但是你也是你的一点存在,那你守住这点光,我们不大不小也是一盏灯。”

END

我是颜小乙,90后女硕士,曾旅居青藏高原3年。用犀利的视角看世界,用温暖的心态看人生。关注颜颜,和100万新女性做闺蜜。

让我们做闺蜜吧

红尘作伴,一起成长

点就完事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2A0PVQ9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