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背后的男人又回来了:上次是马桶,这次是灵鸽

8月27日,快播创始人王欣再次复出,这次他要发布的产品是主打零工时代的APP “灵鸽AI”。

一创业公司老板听闻此消息后,在手机上迅速下载并注册了灵鸽。“我要找个女朋友”,成为他对灵鸽的首次匹配关键词。

01

1980年,中国已经开始改革开放了两年,资本开始涌入矿区,湖南资兴这个小县城里挤着不下两百个矿洞,而王欣的父亲就是这里的一名矿工。

那一年,王欣出生在一间简陋而间狭小的矿工棚里。

同年,电影《庐山恋》上映,中国建国以来屏幕上首次出现了男女接吻的画面,报纸将电影剧照排在头版,称赞改革开放的落地,更有人形容这个吻是“中国性解放的划时代一吻。”。

6月,中国加入了《建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约》,版权意识开始在中国觉醒。

这一切似乎预示着王欣与性、版权的交错人生。

1999年,19岁的王欣从南京邮电大学毕业,虽然未满20岁,但是孑然一身的他毅然南下深圳,开始闯荡江湖。

从那时候开始,王欣鲜少再与人谈论自己的家乡。

到达深圳后,王欣在深圳市龙脉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当程序员,而这家公司就是深圳市政府制定的政府工程和企业信息化服务商。

王欣在这里呆了三年,埋头苦研技术。三年之后,他放弃了在国企的安稳工作,再次踏上旅途,正式进入中国互联网创业的行列。

深圳市点石软件有限公司,这是王欣创立的第一家公司,公司定位以P2P技术为电信运营商、传统行业及电子商务企业开发软件。

初出茅庐的王欣最终折戟,

2005年,在一间借来的办公室里,王欣利用P2P做了一款名为“点石音乐”的软件,他找了当年的中国首富陈天桥,希望获得投资。

两人一番交谈后,陈天桥没有看上“点石音乐”,却看上了王欣。

陈天桥喜爱人才是出了名的,阿里张勇、腾讯姚晓光、趣头条谭思亮、UCloud季昕华、七牛云许式伟等无数风云人物皆出自盛大。

王欣能够被陈天桥看中,也能从侧面看出王欣的能力确实不错。

就这样,走投无路的王欣成了盛大的一员,在盛大研发领先行业六七千的电视盒子。

02

当时的中国互联网还秉承着开放、平等、协作、快速、分享的互联网精神。

2006年,日本AV女友武藤兰假死的消息在网络传开,北京海淀区的清华园里,一群男生聚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写一个哀悼女神的横幅。

“女神一生为他们的青春奉上了212部AV,为全世界的和平和安宁做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

看到清华学子黯然伤心,旁边的北大学子感同身受。他们在论坛上写到“为人不识武藤兰,阅尽A片也枉然”。

随后,浙大、哈工大、厦大等学府的学子也同样表示心伤,《沁园春·武藤兰》、《水调歌头·忆兰兰》相继出现在贴吧论坛,并被无数人转载。

几天后,活着的武藤兰得知此事的来龙去脉,她特意在博客上辟谣,并对中国影迷表示感谢。

与中国大学的莘莘学子一样,王欣也爱在深夜看视频。

一天深夜,王欣看着视频下载条后想到,要是这些视频能边下边播就省事儿多了。

也许,这一夜,王欣想到的只有只有技术。如果他多想一下,就会发现,除了大学生追悼武藤兰的新闻之外,2006年,色情网站《情色六月天》被查封,创始人陈辉判无期徒刑。

王欣最终拾起了P2P技术,为了那些夜晚看片等待进度条的“战友”们。

03

2007年5月,王欣挖来两个技术人员,3个人在深圳的一间农民房里创建了快播科技有限公司。

王欣是个技术狂人,很快就创造出了国内唯一的自主点播流媒体格式QMV,一个可以边看边下载、兼容性强、体积还小、传输还快的视频格式。

在国内技术登顶并不是王欣的目的,他的妻子曾向媒体透露过,王欣想把RealPlay等外国流媒体赶出中国。

王欣也没有否认,他曾说过,快播的logo就是把Real的logo倒过来。

同时,王欣还把P2P技术延续到了快播上,利用用户闲置的宽带,极大地改善了网速慢而导致的视频卡顿问题。

互联网大咖和风投公司闻风而动,很多人找到王欣准备投钱。

“他偏向于懂产品、懂业务的基金。”软银赛富投资基金合伙人羊东向说。

羊东向的意思就是王欣对资本很挑剔,如果想投资王欣,资本不仅要有钱,还要对快播的业务有帮助。

360的创始人周鸿祎成为快播天使轮的投资者。

周鸿祎成为了快播的投资人,他对快播的建议就是“免费”!

04

当年的中国互联网基本都是免费的,新闻免费,音乐免费,电子书也免费。周鸿祎崛起后,杀毒软件也免费了。

快播获得融资后,再次开启了视频免费模式。

对于当时收会员费的视频行业而言,这无异于是一颗核爆,打乱了整个行业。

快播的技术和免费模式获得了网民追捧。

随后,几乎所有中文色情网站的色情视频播放,都提示要先安装快播,而业内人士表示,色情网站推广快播,会根据下载量获得收入。

调查快播案的民警也说过,快播表面上设有鉴别、屏蔽不良内容的机制,但形同虚设。快播实际上是利用淫秽视频的传播,收取广告费和会员费牟利。

快播还建立了“小二广场”网站,直接在其中存储了近300部淫秽视频,用户付费获得更高权限后,就能在该网站的“VIP通道”中观看到这些视频。

其实不只快播,当时很多视频软件都是依靠擦边球才得以大力推广,而快播的球已经擦出界了。

到了2012年,快播的用户已经突破了4亿。当时,中国网民总数也不过5亿多。

王欣被网友称为“屌丝之王”,他高调地打出广告:“快播,解放你的一只手。”

05

2013年底,快播因版权问题被判罚款25万,这意味着王欣的做法已经受到了相关单位的警告。

和快播一起被点名的还有百度。百度被点名后,以最快的速度处理了自己的色情资源,很多视频都变成了“8秒教育片”,但是快播却没有任何行动。

直到2014年4月22日,大批警察涌入深圳中科研发园三号楼23层的快播总部,坐在电脑前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第二天,快播的三名高管被抓,众人才知道,快播因为侵犯版权被举报,警方查处盗版时,在快播服务器里发现了大量涉黄视频。

快播的老对手迅雷也被查了,一时间网上传言,“中国最大资源区迅雷离线倒闭了,老板邹胜龙带着他的3.5亿个种子逃跑了。”

刚刚上市不到两周的迅雷,突然觉得“心很累”。

“完全是污蔑,邹总已经回来了,这事背后有黑手,我们已经查出一些眉目了。”迅雷的相关负责人开媒体上公开回应道。

一个月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快播处以2.6亿元罚款,公司资不抵债,正式倒闭。

同年8月份,还在韩国海钓的王欣落网。

06

“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记得我纯真过。”

王欣在微博上这样写到。

2016年1月7日,快播涉黄案庭审现场。王欣第一天在庭审表示“技术无罪”,迎来了快播在国内的最后一次高光时刻。

9月13日,王欣被判处三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一百万元。

庭审结束之后,王欣的妻子红着眼睛走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她哭着说,“王欣一直是一个技术狂人,一直以来,他都把将Realplay赶出中国看做是自己的技术理想。”

在狱中的王欣并没有虚度时光,快播前高管表示,王欣在狱中关注一些技术领域,比如AR、VR和区块链,据说还专门研究过迅雷的玩客币,想从中借鉴一些东西。

就像当初刚到深圳的时候一样,王欣蓄势待发。

2018年2月2日,王欣出狱,两周后便开始工作。

今年1月份,王欣发布匿名社交软件马桶MT,锤子罗永浩发布了聊天宝,抖音发布了多闪。

三款社交软件信誓旦旦,似乎要颠覆腾讯。

结果,马桶MT上线就被腾讯封杀。王欣发微博问道,“不知道你在怕什么?”并附上微信封杀截图并附文。

微博刚刚发布不久,苹果应用商店,内测发平台皆被删除,马桶MT官网也同时停用,并称服务器负载能力有限暂时关停。

而后,聊天宝、多闪也不了了之。

马桶MT有如当初的“点石音乐”折戟沉沙。

而如今,王欣再次发发布应用软件“灵鸽”,试图打造“零工时代”,用智能AI为供求双方寻找最合适的人。

只是,这一次技术真的会再次“无罪”吗?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7A0QD0D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