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较巅峰暴跌近90%、营收下滑持续亏损,蘑菇街还有未来吗?

作者| 韩小黄 来源| 蓝媒汇

为了蘑菇街的上市,创始人陈琪已经伤了不少人的心。

众所周知的,是去年底流血上市时与员工关于期权兑现的纠葛。25比1的折算比例彻底伤了老员工的心,奋斗八年等来的是别人一年年终奖的股票兑现,陈琪却强硬地表示:“没有义务对任何人财富自由的期望负责”。

IPO八个月以来,陈琪说到做到,始终兑现自己的这句承诺——不对任何人的财富自由期望负责,包括投资人。

相应地,后者也只能用越来越低的股价来“回报”陈琪。截至美东时间8月29日,蘑菇街以2.55美元报收,市值仅剩2.73亿美元,与刚刚上市时25.75亿美元的最高市值相比,大跌近九成。

反观业务层面,越来越高的佣金比率一定程度上优化了财务数字,却给B、C两端的用户都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从员工到用户,再到投资人……“铁血”陈琪,不相信眼泪。

最新发布的2020财年Q1财报中,除了营收下滑和持续的亏损,蘑菇街也并非无亮点可言。

首先就是营收结构的优化。

在此之前,蘑菇街的营收结构很大程度依赖营销服务收入,结构过于单一,这也成为了此前面对资本市场难讲故事的掣肘之一。

而新一季财报显示,蘑菇街2020财年第一季度总营收为2.489亿元,其中佣金收入占比过半,为1.294亿元,同比增长10.0%;营销服务收入由2019财年同期的1.018亿元同比减少12.3%至8920万元,部分抵消了总营收的增长。

佣金收入占比提高,营销服务收入占比下降,结构模型向好。

但一个事实在于,佣金收入的增加并非完全由于营业额的大幅攀升,很大程度上源于蘑菇街把佣金比率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蘑菇街CFO解释到:“佣金收入的增加是由于直播业务的高速增长和更高的佣金率所致。随着蘑菇街直播业务运营效率的提升,电商新良品服务范畴的扩大,以及商城业务的优化升级,蘑菇街的佣金率还将得到持续改善。未来,佣金收入将持续推动蘑菇街总收入增长,直播业务将在平台业务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根据财报公布的数字,蘑菇街的佣金比率已经提升至5%-20%,这在电商领域中显然是一个不低的比例。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包括天猫、京东、苏宁、拼多多在内的电商平台中,佣金比率根据品类存在不同程度的浮动,但大多数不超过10%。其中服饰、鞋类箱包、珠宝配饰、化妆品的佣金比率普遍在2%-8%之间不等,这样看来蘑菇街5%-20%的佣金比率确实过高了。

过高的佣金比率带来的最直观影响就是货品成本的攀升,卖家需要以更高的单价换取平台内流量,买家也难买到性价比更高的商品,长期来看对平台上的买卖双方都算不上一件好事。

所以,表面上看蘑菇街的营收结构得到了优化,但从长远来看却暗含隐忧。

财报透露出来的第二个亮点,也是对蘑菇街来说更重要的一个亮点就是直播业务带来的GMV攀升。

财报显示,2020财年第一季度蘑菇街平台GMV(成交总额)为41.72亿元,同比增长2.6%,其中时尚内容的重要载体和时尚商品销售的高效转化场景直播业务录得GMV 13.15亿元,同比大增102.7%,占平台GMV总量升至31.5%,较去年同期的占比16%翻倍。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12个月期间,现场视频直播(LVB)业务的活跃买家同比增长90.4%至270万,该业务的平均移动月活用户(MAU)同比增长40.6%。

直播业务的快速增长,是蘑菇街坚持讲给市场的资本故事。

但显然,直播业务在经历了快速增长之后,也几近触达天花板。最直观的一点就是与之匹配的平台整体月活增长乏力。

根据此前蘑菇街公布的年度财报可以看到,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前12个月,蘑菇街平台的年度活跃用户数相较于上年同期变动不大,为3280万,且相较于2018年12月31日公布的3450万减少了170万。事实上,在活跃用户数量达到3000万级别后,该数字一直处于稳定状态。

也就是说,直播带来的数据增长目前来看还是在“吃老本”,蘑菇街始终缺少一个更大的流量池来为直播做供给,目前的GMV还是在老用户的复购率上做持续发力,拉新层面后劲不足。

况且,在直播业务层面,陈琪也再难拿出可行性方案缓解公司的增长压力。

从目前市场上直播带货的逻辑来看,无论是淘宝、京东还是拼多多都是基于自身庞大的流量池以及强大的供应链体系,直播是为GMV服务的手段之一。

而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为主的直播平台来看,其发力点均放在以孵化内容培养红人的方向,最终亦导向搭建流量壁垒。

反观蘑菇街目前的做法,似乎有些两不相靠。供应链层面自始至终未见大的进展,而立志扶持的红人主播亦被证实是“借”来的,并未与平台形成任何劳务合作关系。

“人”与“货”,蘑菇街一个都没有抓牢。

在发布2020财年Q1财报时,陈琪这样解释:“蘑菇街计划通过三项关键举措继续加快直播业务发展,一是继续加强直播业务的基础设施建设,二是快速提升活跃主播总数以及可观看的直播内容时长,三是帮助主播拓展多样化的货币化方式,以便更好地发挥KOL的才能和创造力。未来,蘑菇街直播业务对GMV的贡献将越来越高。”

仅浮于方法论而少了可行性方案的解释,难以给投资人带来信心。

所以,针对蘑菇街股价直线下挫的事实,陈琪除了“技术性的方式解决”和“与媒体沟通”外,再难拿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30A0Q34A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