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史上最冷就业季,834万学弟学妹请挺住

所谓的“史上最难就业季”,并不是工作难找了,而是以为自己能找到好工作的人变多了。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这几天是大学开学季,当新生欢喜入学时,刚毕业的师哥师姐可能并不欢喜。

教育部数据显示,今年高校毕业生预计达834万人,再创历史新高,被称“最难就业季”。相比1999年88万的毕业人数,20年时间增加了848%。

考虑到几乎年年都喊最难,但是不是真有那么难,还得看数据。但从目前仅有的上半年数据看,恐怕并不乐观。

最直观的数据是,2019年上半年百度指数中求职相关关键词的搜索量暴增。“找工作”“招聘”“招工信息”“失业金”等关键词,近90天的搜索量分别同比上涨482%、492%、80%、122%。

另一份调研数据显示,65.6%的职场人认为今年找工作困难,就业压力大。

不仅找工作有压力,连跳槽都有压力。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职场人年中盘点报告》显示,上半年有70.3%的白领未能成功跳槽。实现跳槽的白领中,仅12.1%的人薪酬福利得到提升,17.6%的人跳槽后的收入还不如跳槽前。

就业难,找到好工作更难,这届毕业生还有两个闹心的事:哪些行业最有“钱景”,哪个城市更值得去?

先来说说行业,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一波新的热门趋势。在过去公务员、事业编制是人人追求的“金饭碗”。国际化热潮下,外贸、法律、计算机岗位最受“追捧”。互联网兴起后,IT、通信成了热门行业。而在过去五年,电商、互联网金融等行业炙手可热。

这两年的趋势又变了。据领英中国数据显示,近几年最热门的新兴职业分别为:新媒体运营、前端开发工程师、算法工程师、UI设计师、数据分析师。

BOSS直聘发布的《2019人才资本趋势报告》呈现类似趋势:跟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新兴技术相关的岗位,薪酬总量正以倍数级速率膨胀。

比如,2018年,所有要求掌握AI、算法、智能识别等相关技能的岗位,年度薪资总和规模至少达到15亿元,较2017年增长5.8倍。

再来看看城市,在轰轰烈烈的“抢人大战”下,新一线城市用丰厚的福利向毕业生抛出了橄榄枝。过去人们常问“去大城市还是回老家”,如今这个问题变成了“去一线还是新一线”。

麦可思研究院的调查指出,2018届毕业生就业首选“新一线”城市比例(37%)超越传统一线城市(31%)。

中高端人才的选择也有同样倾向。猎聘发布的《2019年人才前景趋势大数据报告》显示,过去六个季度,在全国中高端人才净流入率排名前20的城市中,杭州以10.47%的人才净流入率排名第一,宁波紧随其后,为10.22%。

进入前20的一线城市只有深圳和上海,人才净流入率为 3.79%、1.49%,排名第10、第15。最夸张的是北京首次出现了人才净流出,为-0.16%。

从某种程度上说,如今“新一线”已强势逆袭,成为年轻人的新宠。

分析完数据,小巴提了三个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1.2019是“史上最难就业季”?

2.哪些行业最有“钱景”?

3.究竟去北上广深还是新一线?

下面,就来看看大头的分析。

陆铭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

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刘润

润米咨询董事长

公众号:刘润

方军

资深互联网人

著有《平台时代》等

熊丙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副院长

2019是“史上最难就业季”?

刘润

从长期宏观角度看,90后总人口比80后少了,按照这个逻辑,面临就业的大学生应该在减少,但实际上却年年在增加。原因在于虽然90后人口在减少,但由于大学扩招,最终导致高校毕业人数增加。

但社会的总体岗位需求,在行业未发生大变革的情况下,不会有太大变动。社会岗位不曾增加,高校毕业人数增加,且希望得到好工作的人数增加,岗位和就业者之间产生错配。

如果每个毕业生都要就业,必定需要有人去工厂或者送外卖。所以归根结底并不是工作难找了,而是以为自己能找到好工作的人变多了。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工作从来不难找。形象地说,今年毕业人数834万,从上往下数100万人,这批人找工作肯定容易,甚至年薪几十上百万,但从下往上数100万人,这批人找工作或许就不那么容易了。

说到底,所谓的工作难找,除了客观条件,更重要的是心理层面,求职者的预期与现实存在一定的落差。

熊丙奇

从2002年开始,我国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一直很严峻,每年都被叫做“最难就业季”。

在我看来,就业“没有最难只有更难”,一方面是高校毕业生人数整体增加,另一方面很多毕业生喜欢一窝蜂去热门城市、热门领域和热门岗位,导致整体就业压力上升。

要想解决就业难的问题,不仅要提高毕业生的就业质量,增加就业竞争力,同时还要多元化就业,考虑更多的区域和行业,起到分流作用。

哪些行业最有“钱景”?

刘润

社会高速发展时尤其需要科技人才,社会平稳发展时,相对比较需要文科、艺术类人才。长期来看,我认为科技永远是社会的底层推动力。

这个社会一定会鼓励愿意去啃真正硬技术的人。往硬科技的行业发展一定会越来越好,比如人工智能、医药、基因、编程等。

所谓的热门行业可能是暂时的,但是科技行业的趋势是长期的。

方军

在我看来,行业“钱景”是个陷阱问题,一是行业前景和个体前景不是一回事,二是我们还需考虑到个人优势与具体行业、岗位的匹配。与其关注行业,我更建议关注趋势,即超越单一行业的趋势性现象。

过去三十年、未来三十年,最值得关注的趋势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变革浪潮。互联网巨头成为市值最高的公司,如苹果、谷歌、阿里巴巴、腾讯等。从个体看,过去20年一个人如果是从事互联网相关领域,他的个人成就和财富会超过没有触网的人。

这个趋势远未到顶,仍处于钟形曲线的左侧快速上升区。正如过去十年我们在移动互联网、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一波波浪潮中看到的,新的可能性不断涌现。

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

马云对话马斯克

对职场新人来说,最重要的是抓住数字化趋势。当下毕业生都是在互联网数字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如果能把专业知识、个人兴趣和数字化浪潮结合起来,他们能更好地找到个人与事业的匹配,当然也能找到个人与财富的匹配。

熊丙奇

每年都会有各种调查显示某些行业的薪水更高,更有前景,但这些并不是绝对的,最终一个人的职业发展要看其个人能力和兴趣。

同一个行业不同岗位的差距很大,比如金融业,普通的柜台人员和研究分析师不能一概而论。

就算同一个岗位,不同的人也会有不同的成长之路,有的人三五年依然做着重复的工作,有的人一两年就升职加薪。

去北上广深还是新一线?

刘润

选择一个城市很重要,它就如同一个容器,决定着你未来能走多远。

高考填志愿时,我们有一次选择城市的机会,毕业后有第二次选择机会。

总体而言,大部分人只能降维选择,升维选择的概率较小。比如杭州高校毕业生回三四线老家很容易,但去上海北京的机会并不大。

我的建议是,如果你有事业心,毕业后尽量往超一线城市跑,尽量去升维选择,但至少也要保底,尽量留在自己读书的城市。

如果是追求相对的性价比,可以选择新一线城市,但在尚未考虑全面时,尽量不要一头扎进三四线城市。

每个城市都具有其网络效应,大城市经济发展吸引人才,人才带动配套设施建设,配套设施又会吸引人才,这是一个正向循环。

小城市相对闭塞,对于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学习和成长的机会较少,周围缺少优秀的同龄人、聚会、论坛等等,慢慢地会让一个人进入到慵懒甚至颓废的通道。

方军

选择在哪个城市工作,的确是重大的选择。但如果不考虑家庭、房子等外在限制,城市选择的重要性在降低。

现在,优秀人才往往是“移动性”最强的人。他们没有那么强的城市定位,对他们来说,重要的不是在哪个城市,而是哪里有发展机会。

比如我认识一个人用几年时间,在“北上深杭”转了一圈,或在公司内转岗,或因跳槽。由于互联网的某些细分行业特性,有的人在国内上学,其后工作地点在国际、国内城市间跳换,这几年也不再是很特别的情况。

再回到互联网和数字化浪潮的角度看,互联网看似消除了空间限制,但这是对用户而言的,互联网的技术、商业创新的策源地是高度集聚的,在中心发生着高速变化。

远离中心,你就远离了变化。那些优秀人才移动的实质是,他们选择的不是现实世界的城市与地点,而是数字化世界的“超一线地点”。

因此,我的建议是,互联网数字化趋势是我们所处的最大趋势,如果不考虑生活住房等外在限制,如果你是愿意挑战的人,你应该去数字化世界的中心。

陆铭

这几年,新一线发展很快,比如杭州的IT产业发展迅速,但整个城市的综合实力包括金融、贸易、教育、文化等方面,跟临近的上海依然存在差距。可以说,在长三角城市群中,杭州不太可能拥有跟上海完全平起平坐的城市地位。

再比如,这几年成都、重庆发展很快,但位于中国西部,远离沿海大港口,对这些城市的规模扩张和能级提升造成一定的局限,导致这些城市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带动能力也有限。

因此,既要看到新一线的发展速度,也要客观评价新一线与一线城市之间存在的发展条件和城市能级的差距。

毕业生择业去哪里,首要考虑自己的长期职业规划,要看清自己所从事的行业,究竟是在一线城市更具竞争力,还是位于新一线的某些行业,这一点很重要。

此外,城市的综合生活质量也是毕业生需要考虑的维度,毕竟每个城市依据其自身特点形成的服务业形态、教育资源、文化沉淀都大不相同。

相传,魏文王问扁鹊:“你们家三兄弟,谁的医术最高明?”

扁鹊答:“大哥最好,二哥其次,我最差。”

魏文王不解问:“那为何你的名声最大?”

扁鹊答:“大哥治病,在病情发作之前,那时候病人还未察觉自己得病,所以没名气。二哥治病,在病初起之时,症状尚不明显,病人未觉得痛苦,所以人们都认为二哥只能治小病。

而我治病,都是在病情十分危急的时候,病人万分痛苦,家属心急如焚,我此时将他们治愈,大家都夸我妙手回春,所以我名闻天下。”

面对世人的崇拜,扁鹊并没有恃才自傲,而是保持谦逊,无不彰显出他的人格魅力。

无独有偶,在西方国家也有相似的故事。

有学者问著名物理学家笛卡尔:“你学问那么广博,为什么还感叹自己无知呢?”

笛卡尔说:“前人曾说,人的知识就好比一个圆圈,圆圈里面是自己已知的知识,圆圈外面就是未知的知识,你知道得越多,圆圈也就越大,你接触的未知也就越多,所以你不知道的也就越多。”

可见,人越优秀,就越懂得自谦。

一桶水摇不响,半桶水响叮当。

一个真正有知识、有内涵的人是不声不响的,一知半解的人才会锋芒毕露、自我陶醉。

庄子有云: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

就是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知识是无限的,一个人若学了一点知识,就自以为多么了不起,觉得自己有文化有智慧,就非常危险了,骄傲始,学业止。

众所周知,乾隆是鼎鼎大名的皇帝,酷爱舞文弄墨,自诩十全老人、无所不通,然而他一生创作诗歌四万余首,却因为文学造诣太低,竟无一首流传开来。

相反倒是那个乡野出生、没读过什么书的草根皇帝刘邦,一生只写一首诗,却成了千古绝唱,就是鼎鼎有名的《大风歌》。

刘邦在历史上一直是一个文盲的形象,可他真的没读过书吗?

不尽然。

他有一句名言:“我之所以能有今天,得力于三个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我不如张良;镇守国家,安抚百姓,不断供给军粮,我不如萧何;率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我不如韩信。三位皆人杰,我能用之,所以取了天下。”

刘邦看似吃了没文化的亏,其实是得了没文化的福。

他出身农民,说话做事从不摆架子,礼贤下士,广纳人才。

大臣们正是看中他谦恭这一点,都愿意辅佐他。

但倘若刘邦腹中没有一点墨水,又如何能驾驭这些知识分子呢。

这无不说明一个问题,刘邦隐藏得深!

与刘邦性格恰恰相反的是项羽,他出身贵族,心高气傲,常常不听大臣劝谏,以至于有什么能耐全被人看在眼里,最后落得个众叛亲离、四面楚歌的下场。

《菜根谭》中有一句:地低成海,人低成王;圣者无名,大者无形。

可见“低”字、“无”字才是一个强者的标签。

委身低处,藏锋守拙,正是君子的品格。

李嘉诚经常告诫儿子:树大招风,低调做人。

他认为,一个人的成功不在于获得多少财富,也不在于做了多大的官,而在于他的品德和修养。

以及,做人不要过分张扬,太自我表现的人会显得与众不同,容易成为别人进攻的靶子,如果我们不过分彰显自己,别人就无法捕捉我们的虚实,我们才能有效的避免别人的敌意。

李嘉诚成名之后,从不炫耀自己有多么成功,他时刻警醒自己要戒骄戒躁,因为爬得越高必然摔得越痛,他必须保持清醒,不容自己出错,才能保证基业长青。

而同样作为富豪的王思聪,常常一句话就能霸占热搜榜,他的作风与李嘉诚截然不同,李嘉诚是“藏”,而他是“显”。

两人都说过很多大道理,但李嘉诚给人是师长、前辈的感觉,大家都会洗耳恭听,而王思聪给人是暴发户的感觉,大家虽也服气,但基本上是:你有钱你有理。

这便是人与人质的差别。

谦逊使人形象高大,傲慢使人形象浅薄。

有句话是:荣华富贵几乎是每个人的向往,但贵而不显、华而不炫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低调才是一个荣华富贵者的处世哲学。

古人云,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是提醒我们不能狂妄自大。

那些至富至贵的人尚且虚怀若谷、不矜不伐,何况是平凡的你我呢。

满招损,谦受益。

谦逊,不仅是做人的根本,更是成功的基石。

作者:淼淼,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散人

01

从去年下旬起,下沉市场被像干柴一样被点燃。目前一二线城市的品牌主对下沉消费者形成的固定认知就是:生活压力小,可支配收入并不低。对下沉市场形成的固定认知就是:单一市场容量稳定且接近固定,以熟人关系发展业务,充满机遇。

以上全对,但以上知道了和不知道差不多。

因为下沉市场,除了用户侧,还有极其重要的若干环节,正在发生本质性的改变,让我们一一来看。

02

提问:是谁组成了下沉市场犹如毛细血管似的网络?

回答:是无数毕生以开店为唯一生存方式的开店人。

但是,过去我们的品牌主们对他们的理解过去浅显了。他们只是被笼统得称为“客户”“经销商”“代理”。我们要对他们的前世今生仔细洞察才能找到真正的法门。

他们中有人到终局,也不过是一两个店的店主。但这些是主体,数量上占到7成以上。

他们中有人成为了一个县城,一个地区一个品类的王者,比如我认识的有的老板控制着某个四线城市50%的服装,首饰,皮具等品类,基本上这些品类的品牌进这个城市,必须找他拜码头。

他们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呢?

我曾经有个朋友,她20岁进入西部省会城市的当时唯一的百货公司做采购员,25岁成为采购主任,30岁就下海单干,做什么呢?就是代理品牌,开店。做到现在快五十岁了,依然还在做这一行。

他们有的是从摆路边摊开始的,一开始只是讨口饭吃。他们的学历基本上不高,但是他们讲义气。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要讲义气。生意能做好的,都是讲义气的人。

他们中还有一批,家族本身在地方上混的不错,他们是先拥有了适合做生意的物业或关系,与其让别人干了,不如自己干了。

以上,是渠道商的主要形成的路径和种类。

这个群体,有一个重要的特征:那就是他们毕生的一切所得,一切的荣誉,关系和财富都是靠经营地面渠道,门店,终端获得的。他们在小地方呆着,是当地的成功人士,他们对自己很多时候是非常满意乃至自负的,又有很多时候知道自己的不足和局限,所以又是极度自卑的。

他们有极强的途径依赖。他们这辈子几乎只可能继续开店,要么退休。

所以,下沉市场之所以变了,是因为这一批人正在发生改变。

他们的变化不是一夜之间的,但是确实比很多一线的人想象得快。

03

互联网带来的信息平权,对于下沉市场比一线市场更显著。

这意味着一线正在流行什么,什么是真的,其实他们都比过去更容易知晓。

率先知晓的一定是当地最有钱的一批人,他们中包含这些浸淫渠道已久的商人们。当互联网一杆子把过去的屏障打破后,浑水摸鱼的模式快不行了。

今年大多数企业的订货会,你可以很明显得感受到渠道商的热情大减,新品牌的订货会,渠道商基本就是拿着计算机在算怎么赚钱,而不是脑门一热就去开店了。不管你怎么吹,打开百度搜一下是第一反应。

老刘,深耕湖北地区20年,从一个退伍军人到地方上有名的鞋类代理商,每年起码有三个月在全国看品牌,款式,品牌大概率上看一下就能大致算出营业情况。对他所在的几个市的商场人流动线,如数家珍,哪个铺面多少流水,倒背如流。

事实上,你想割他们,挺难的。因为他可能见的品牌,参加的订货会,去过的地方比你都多。

在中国做生意能活下来的,没有笨的。

这句话,请反复读,直到记住为止。

我们不能把“学历高”“有文化”“高大上的概念说得6”等同于聪明。

更多时候,在中国的语言体系里,“懂江湖,讲义气,善于妥协,灵活”约等于聪明。

我见过很多聪明但骄傲的人,他们几乎没有在下沉市场做好的。因为骨子里看不起低线市场,他们就是想去割韭菜。但是还是那句话,在中国做生意能活下来的,没有笨的。下沉市场的商人和消费者都贼聪明。你看不起别人,你高高在上,别人傻么,看不出来么?当然,也就不会和你合作。

04

下沉真正能做好的,是两者兼顾的。

中国酒店业在经历了长达20多年的繁荣周期后,宏观数值上已经进入了漫长的去存量的艰难周期。但是马英尧创立的尚美生活集团在2019年的上半年,得益于对下沉市场的十余年的专研和深耕,实现了逆周期超高速增长,旗下尚客优,骏怡,兰欧等酒店品牌新增门店近1000家,总量超过4300家。这个从小县城起步的酒店,正在一步步实现逆袭。

那么,他到底是怎么做到在上半年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实现高速逆势增长的?

注意,新增近1000家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又长出了一个全球TOP20的酒店集团的体量。

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我已经详细讲过马英尧如何从河南农村一步步变成下沉市场酒店领导者的。

7月最热的一天,马英尧喊我跟他去看市场。我从天津站又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才到达滨海新区的一个商场。

他有一个坚持,就是不管生意做得多大,一年都得有100天以上自己跑市场。那天我们在滨海考察了三个商场,他把整个商场上上下下逛了几圈,里里外外每一个门走几遍,随手他就掏出了一把尺,开始量尺寸。

那天与我们一起的,是河北地区的加盟商老板。我们一起在一个小店里吃面,就开始讨论在这个点位上具体如何和别的竞品竞争。

1、没有架子迅速打成一片。

2、并根据具体情况给予加盟商最大的支持。

3、从加盟商的角度思考问题,才能获得他们真正的支持。

4、再也不是割韭菜的关系了,而是共生关系。

以上四点,是我认为在当下及未来打造下沉网络极度重要的。

关于OYO,我曾经写道:

没有雄厚资本支撑和激进的做法,就无法快速打开市场;打不开市场就无法获得小业主们的认同。这是第一阶段必须克服的。

显然如今战局进入了第二阶段:没有运营的经验,就无法与小业主长期结盟。两者只有相辅相成,才能形成正循环,通过规模优势,降低运营成本,获取数据资源。

半年过去了,OYO又融到一大笔钱,但是他还是要证明自己是否能在第二个阶段里胜出。

而马英尧的尚美生活旗下的骏怡酒店,则在存量改造的基础上,加强了运营输出和会员输送,这个品牌其实早就验证了OYO2.0模式。

05

另一方面,各个资本向下沉市场投放了数千亿的资金。使得很多企业在下沉市场快速得收编单体门店,形成规模优势。这使得,过去的盈利模式变得极度脆弱。过去的模式就是收加盟费。而现在资本可以为了规模,放弃这些。

第一批垮掉的是,餐饮行业里的快招公司。

这里稍微科普一下,什么叫快招公司?就是以放加盟为唯一目的的销售公司。比如喜茶火了,他们立马推出一个99.99%高仿喜茶,或者喜悦茶,喜的茶之类的。巅峰时期,有的大型快招公司拥有上千个销售,旗下100多个假品牌,覆盖几乎所有餐饮品类。

这一招,今天开始失灵了。一方面,加盟商更加谨慎,一方面,消费者更加聪明,据行业内数据,很多快招公司上半年业绩掉了70%。

当然资本也不是万能的。

第二批垮掉的,是快攻公司。什么叫快攻公司,就是用资本堆的方式快速扩张,但是如果盈利模式,无法建立,那么普遍在今年第二季度就已经断粮了。故而一个基于单店的造血模型,是今天冷静的资本看待项目时候,一定会考虑的因素。

06

如05所说,巨头和大资本都下场了。

这是去年到此刻的重要变量。

巨头和资本并不看重短期的收益,他们看重的是能不能把整个盘子扩大,变成一个大生意。

所以在渠道侧,他们可以不收加盟费,他们可以补贴,他们可以赋能,他们用强大的会员体系,运营能力,品牌势能,帮小老板们把生意做好。而不是像过去一样,把货甩给你就结束了,收了你加盟费就结束了。

在用户侧,巨头和资本已经完成了两轮对小镇青年的教育和洗礼。他们其实很fashion了。今年聚划算猛增的用户量均来自下沉市场,苏宁零售云在激增的门店数都似乎证明了巨头的力量。

尚客优之所上半年能够开出近1000家,是在2018年起就进行了一轮革新。把会员部升级成为了事业部级别,加大集团品牌运营投入为门店增加业务,加大中央客源输送比例,上半年尚客优通过中央输送的客人超过了30%,这一系列动作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每一家店都能活下来,赚到钱,这样才能真正做到系统性成长。

同时,尚美生活今年将拿出2亿元构建更强大的的会员及数据体系,截至目前,中国三亿中产,两千万在下沉市场,七千万在尚美的会员池子中,可以说是中国最大的下沉高净值私域流量了。

资本和头部企业的合谋,正在快速催化整个下沉市场跃进式的发展。

电商平台向下沉市场的进击,据我估算从去年下半年到此刻,各大平台砸了不低于300亿的费用来拓展下沉市场,这对于原本传统的渠道可以说是致命的一击。

各个行业的存量改造模式,亦风起云涌。每一个案子背后都有一堆资本和头部玩家。基于酒店,家电,超市,服装店,便利店的下沉市场存量改造,在三年内,格局就会定下来。

换句话说,此刻是老模式的最后一个变革的窗口期,过了这个窗口期,回天乏术。

07

用户侧,渠道侧,资本侧,都发生了巨变。

这三者相互作用,会使得各个行业发生跃进式的迭代。

这是什么意思?

第一代地面网络主要输出的是:货(供应链低配版);

第二代地面网络主要输出的是:品牌+货(供应链低配版);

第三代地面网络主要输出的是:品牌+供应链+数据+运营。

为什么我说前者是货,而不是供应链。是因为前者主要靠渠道囤,而不是真正的供应链。

看懂这三代的区别,就看懂了未来五年,真正下沉的奥秘。

共赢互生是核心。

翻译过来是:各自做各自擅长的事情。同时对品牌而言,全方位的能力是必须的。

以酒店行业为例,第一代模式就是粗暴得放加盟,放完拉倒。第二代有了更好的品牌和培训。第三代必须有一个强大的会员体系,运营体系帮助单体酒店赚到钱,击败同区域的别的对手。

用电器行业来说,第一代就是供货,第二代输出一个品牌+供货,第三代必须是帮助加盟商运营流量,拉客以及解决库存问题,才有机会了。

还在说下沉市场有机会的,已经晚了。

因为,下沉市场已经彻底改变了。(完)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907A004X7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