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验品(5)疑惑不解

【科幻悬疑】试验品(5)疑惑不解

重大事件,警方加入调查,在人工智能帮助下,大量的RL3暂时得到控制,慕纤语的男友秦靳南从外地赶回来,调查RL3突发事件。他认为,RL3突然暴动,跟RL3试验品有一定的联系,可以说RL3害怕变成试验品,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他们都无法承受。因此,他们想在变成试验品之前,做出最后的反击。

据秦靳南了解,监狱RL3试验品愤世嫉俗,对人类和人工智能恨之入骨,他们想做回自己,即使做那个失败的自己。

慕纤语不这么认为,她觉得RL3是冲着自己来的,激光线稿被盗,与她的大意脱不了干系。

她被今天倒在血泊的RL3吓坏了,她总是做噩梦。她梦见所有的RL3都出动,她跑啊跑啊,跌进一个深渊,她意外发现深渊并不是黑暗的,有一缕阳光透进来,深渊有一处洞口,慕纤语拍掉身上的泥土,然后好奇地爬进只能容下一个身子的洞口。

洞里的风,有一股邪气。慕纤语爬了大概一分钟,眼看就快到洞口的另一端,她惊喜地发现这里是一片海滩。慕纤语加快速度,朝洞口另一端爬过去。当她定睛一看,惊愕地望着那片海。这里并不是其他地方,还是那个江普岛。不好,江普岛的海风呼啸,海浪翻腾,慕纤语伸出来的头吓得缩进去,两只脚竭力地往后爬。

一股强风流将慕纤语从洞口拖出来,海滩上不计其数的RL3摸爬滚打,他们即将成为试验品。他们不服气就这么成为牺牲品,大家张牙舞爪向慕纤语索命。

“你没有资格控制RL3,我们的生死线也不应该掌握在你手中。”一个RL3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嗤之以鼻地说道。

“为什么把我们一线生机毁了,你存心不让我们好过吗?”另一个RL3脸色铁青,愤愤不平地说,他攥紧拳头重重地锤击礁石,激起千层愤怒的海浪。

“激光线稿丢失,根本就是你的谎言,你不拯救我们就算了,你为何要说谎?”其中一个RL3身体一震动,面部的电流发出“滋滋滋”的声音,貌似是惊魂的电锯声音。

“不,我不是故意的。”慕纤语惊恐万状地摇摇头,她竭力地闭上眼睛,再慢慢地睁开眼睛,她希望这是一个梦。但是,她睁开眼睛后,无比失望,反复几次,她还是不能如愿地醒过来,慕纤语就像是一条不小心游到沙滩上的鱼儿,离开水的鱼儿,如果没有好心人救起,等于死路一条。

事实上,她知道在做梦,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也无法醒过来,她在梦里沦陷,往下坠,RL3不会放过她,他们就算是同归于尽,也要将慕纤语赶尽杀绝,慕纤语被那些不断闯进她梦里的RL3透不过气来,她害怕自己被吓死在梦里。

她这几天在RL3的梦魇中熬过来,经常在噩梦中落荒而逃。昨天,那个活生生的RL3近在咫尺,差一点,她便“羊落虎口”,没了小命。她也想不通,为何那个RL3莫名其妙倒下血泊死去。谁在背后使诈?也许那个RL3被一些不法分子控制利用,一想到这,慕纤语倒抽一口气,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周领导宽限她三天时间交出措施,如今已经是第二天,即将迎来第三天。慕纤语却毫无头绪,她无奈地将手机扔到床上,起身下床,在房间来回踱步。

深夜,月色沉沉,慕纤语缓缓地从那个恐惧的梦中回到现实。她不敢再继续睡觉,卷进梦里RL3一场又一场的杀戮之中。

慕纤语坐上阳台,抬头仰望天空,浩瀚宇宙,万物皆有灵性,当今世界,人工智能不再是没有自我意识的机器,几轮革命下来,人类还是站稳脚,奋战到底,RL3的雄起,也预示人类文明更进一层,在这方面,人类还是更胜一筹。

慕纤语背后有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她看,那双眼睛就像夜空中深邃的星星,缓慢地在客厅移动,似乎在她身上寻找一个答案。慕纤语客厅只开一盏小夜灯,夜太深,心太沉,她怕打扰夜这份静谧。就连阳台,她也只开一盏橘黄色的暖灯。慕纤语似乎觉察客厅的动静,她猛地回头,客厅的眼睛立刻闪到墙角落,眼睛散发的蓝色光芒突然从地面收回。慕纤语探了探头,她发现客厅不对劲,猛地从阳台上跳下来,走进客厅,快速转动耳珠灯光感应器,客厅的电灯一瞬间亮了。一个黑影风驰电掣地从慕纤语眼前飘过去,消失于阳台。

慕纤语只觉得眼前一阵凉飕飕的风,似乎有沙子进眼睛,她揉了揉眼睛,想想不对劲,在自家的客厅,哪来的沙子。那个黑影,刚才是不是出现幻觉?慕纤语半信半疑地返回阳台,探个水落石出。

她俯视楼下的小区,黑影立刻从小区的大门口消失,借着小区的路灯,慕纤语看到那是一个黑衣人,她顿时想起那个身穿金属衣服的黑衣人。难道那个黑衣人没有被大火吞噬?慕纤语悲喜交加,开心的是黑衣人并没有死亡,激光线稿应该还在,拯救RL3有希望。可是,这位黑衣人究竟是什么人,面对这样的盗贼,慕纤语担心他会做出危害人身安全的事情,他无声无息地出现,又悄然无声地消失。这恰恰是慕纤语最担心的问题。他究竟想做什么?

慕纤语熬过一个困得想睡却不敢入睡,选择失眠的夜,天微微亮,她一大早顶着一对熊猫黑眼圈跑去找秦靳南,她必须将黑衣人这件事情告知秦靳南,好歹秦靳南也是警察,多少能查出一些线索。

她在秦靳南家里门口按很久门铃,房间没有动静,秦靳南在睡觉?还是出门了?昨晚秦靳南忙到凌晨才回家,现在才5点多,秦靳南该不会出门了吧。慕纤语嘀咕着,接着在秦靳南的门口进行眼睛扫描和按手指纹,验证身份完毕,再输入开门密码。秦靳南告诉过她,如果来找他,不管他在不在,她都可以随时进他的房间。一般情况下,如果按门铃没有动静,说明他不在家,秦靳南基本不会睡过头,更不会门铃响了,他不知道。

慕纤语进他房间,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而是作为女友,关注男友起居饮食。她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到秦靳南的家里看看,有时候发现他房间很乱,会帮忙整理下。秦靳南一般会收拾,只不过太累,或者太忙,一些换下来的衣服,他放进洗衣机洗,没来得及晾衣服,或者是一些宵夜的垃圾放在垃圾桶,也没来得及处理掉。又或者是电脑桌旁的文件,资料没有收拾起来。

果然如慕纤语所料,秦靳南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晾,屋子也很久没有打扫。慕纤语细心地将屋子里里外外整理一遍,她差点忘记来找秦靳南的目的。直到她在秦靳南的电脑桌上发现一些关于神秘黑衣人的资料,秦靳南在资料注明黑衣人为来历不明的巨物,至于他是归属于哪一类,暂不明确。可能是人类变异,可能是RL3,可能是人工智能,也可能是RL3试验品,当然,也不排除是来历不明的外星人。

秦靳南用红色笔圈了黑衣人这一资料,在旁边打一个问号。资料应该是他单位的内部资料,为了查明神秘黑衣人的真实身份,秦靳南作为这一案件的负责人,他有权利将资料带回家。

慕纤语在秦靳南房间徘徊许久,她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正是秦靳南的电话,由于秦靳南在房间的监控器设置来访者的记录,而监控数据与秦靳南的手机号码关联在一起,一旦有来客,会将来客的记录转告秦靳南。当然,秦靳南没有监控慕纤语一切行为的想法,他只是为了防止不速之客。他也相信慕纤语是绝对能信任的女友,特别他一些内部资料,慕纤语知道机密的重要性,不会将内部资料泄露。

“你的好基友将我出卖啦。”慕纤语抬头瞄一眼屋顶电灯旁边一个小小的监控器,她对监控器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监控器大概只有五厘米大,它对房间的一切活动了如指掌,为了不让人发现监控器,秦靳南特意将监控器的颜色设置和电灯相似。

“哈哈,论拥有一位好基友的重要性。”秦靳南在电话那头笑声爽朗。

“哼,有了好基友忘了女朋友,也只有你做得出来。”

“不不不,我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别转移话题,有什么事情直说。”

“我现在在赶回家的路上,刚刚我去你家找你,没想到你却来我家找我。”秦靳南绕口令般的,绕得慕纤语头晕,她摸摸咕咕叫的肚子,才想起一大早为了查线索,匆匆跑来找秦靳南,连早餐都没吃。

“顺便帮我打包一份早餐。”慕纤语按住不安分的肚子,感觉说话都没了力气。

十分钟后,秦靳南拎着早餐赶回家。慕纤语狼吞虎咽吃起来,秦靳南心疼慕纤语经常饿肚子,一做事情便忘记吃饭,活生生一个废寝忘食的工作狂。他苦笑地摇头,自己也何尝不是。

早餐过后,慕纤语迫不及待地推着秦靳南进房间,秦靳南以为慕纤语一大早过来,是为了和他享受一个难忘的清晨“床浴”,他情不自禁地搂着慕纤语的腰,准备来一个前戏。慕纤语一把推开他,惊讶地问:“你猴急个啥?”

“不是,你不是要和我……”秦靳南捋了捋头发,他的脸发热,涨得通红通红的,一直红到耳根。

“你说什么?”慕纤语没有听懂秦靳南的意思,她耸耸肩,表示一头雾水。

“床……”秦靳南立马指向那张大床,他尴尬得说不出口,这不符合两个人欢愉的前奏。

“床你个头,尽是歪脑筋。我说的是这个资料。”慕纤语边说边走到电脑桌,拿起那一份资料。

“这个资料有问题?”秦靳南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走过去接过资料。

“说说看,你对神秘黑衣人的看法。”慕纤语不假思索地问道,她不仅仅是对这位黑衣人“神出鬼没”的行踪好奇,更重要的是黑衣人盗取她的激光线稿,既然秦靳南也在查黑衣人这案件,慕纤语顺藤摸瓜,打算刨根问底。

“你都知道了。”秦靳南沉默片刻,他的脸瞬间转为深沉,似乎在思考问题,事实上,他遇到难题。

慕纤语将激光线稿被盗,以及黑衣人“横空出世”的事情一五一十如实告知秦靳南。她一大早过来找秦靳南也是为此事而来,她怀疑昨晚那对眼睛也是黑衣人在暗中作祟。

听完慕纤语的讲述,秦靳南再次陷入沉思,他紧紧地握住慕纤语双手,惭愧地说道:“对不起,在你陷入困境时,我没能陪在你身边。”

“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关键是必须找回我的激光线稿,RL3拯救希望全靠它,虽然周领导宽限几天,让我重新设计一个推翻激光线稿的稿件,但是我真的无能为力,越是着急,越是找不到设计灵感。”慕纤语长长地叹一口气。

“也许江普岛能找到答案。”

“江普岛是一个噩梦岛,我想不通为什么你要约我到那种地方。”慕纤语语气加重,一提到江普岛,她的心就莫名其妙想难受,如同一块火红的碳烙印在心里,留下无法愈合的伤疤。

秦靳南提到近日江普岛沙滩上出现一排没有规则的脚印,那些脚印深一脚浅一脚,深浅不一,东一片,西一片,东零西散。秦靳南对脚印表示怀疑。沙滩的脚印从哪里来?72码脚印属于什么种类?此事非同小可,不可大意。毫无疑问,他怀疑是神秘黑衣人所为,单位内部资料也提到这一来历不明的神秘黑衣人。秦靳南决定彻查到底。

按理说,沙滩突然出现脚印,应会引起警方注意,但是江普岛是禁地,除非案件发生,否则就连警方也不能到江普岛。而作为APO公司的慕纤语,她有权利到江普岛。秦靳南想借机和慕纤语旅行,前往江普岛查清楚那些脚印。

“你确定是72码左右脚印吗?前几天,在我办公桌下也出现过差不多大小的脚印,不过第二天我上班,那些脚印消失了。”慕纤语瞪大双眼,惊讶72码的脚印原来在江普岛出现过。她越说越激动,她认为江普岛的脚印和她在办公室发现的脚印如出一辙。

秦靳南点头默认,他抬眼望窗外的天空,幽蓝的天空,美得没有痕迹,实际上,并非如此简单。不是抹掉痕迹,就可以完美地躲过去。

此刻,慕纤语很想到江普岛一趟,即使是陷入万劫不复的江普岛,她也要去查清楚那些脚印,也许能找到黑衣人。

谢绝转载!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1G0BZEY00?refer=cp_1026

同媒体快讯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