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正在取代人类?疫情将打破这一“神话”

公众一直认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正在全面取代人类,但这场疫情却正在打破这一神话。

现代资本主义从来没有见过像新型冠状病毒这样的疫情。短短几个月,这种致命的传染病就已经蔓延到世界各地,阻碍了任何经济体的发展。在美国,消费支出占经济活动的三分之二以上,但由于人们居家隔离以减缓病毒的传播,商业活动已经陷入停滞。酒店、餐馆和航空公司遭受了沉重打击;达美航空(Delta)公司已经消减了 70% 的航班运力。五分之一的美国家庭已经失业。这都是因为人类的脆弱性。当人们生病时,或者人们不得不在躲在适当的地方以避免染病时,那些依赖于人们的工作就会戛然而止。

那为什么机器还没有来拯救人们呢?

这场疫情打破了机器工人和人工智能接管人类的神话。我们一直相信,新一轮自动化浪潮已经到来,更智能的人工智能和更复杂的机器人使之成为可能。旧金山甚至考虑过对机器人征税,用机器取代人类,就应该为此付出代价。像前总统候选人 Andrew Yang(杨安泽)这样的人认为,问题将会变得如此严重,以至于我们需要一个 UBI 来支持我们那些被机器人取代的工人。(从某种意义上说,UBI 似乎真的实现了,特朗普政府提议向美国家庭撒钱以渡过这场危机:大多数人将得到 1000 美元的支票,每个孩子还有额外的 500 美元。)

译注:原文的 UBI 是 Universal Basic Income 的缩写,意即全民基本收入,即无条件向所有美国成年公民每月发放 1000 美元。是前总统候选人 Andrew Yang(美国华裔)的竞选纲领之一。他认为,自动化将导致大规模事业,政府必须行动起来,以发放全民基本收入的方式,来缓和这场 “革命”必然会带来的阵痛。

然而,我们的经济仍然在没有人类员工的情况下陷入了困境,因为这些机器远未达到我们的智能和灵活的程度。更有可能是这样的情景:你可以让机器自动完成你的部分工作,而不是完全取代你的工作。从打字机到文字处理软件的转变提高了员工的工作效率。现在,越来越复杂和灵敏的机械臂可以在装配线上与人们共同工作:机器从事繁重的搬运工作,而人们从事精细的操作。在这种情况下,机器有自己的优势,而人类也有自己的长处。

位于美国加州圣路易斯-奥比斯保的加州理工州立大学伦理与新兴科学小组的机器人专家兼研究员 Julie Carpenter 称:“机器人可以增强人类的活动,这一点非常成功。它们可以做我们不想做或做不到的工作,尤其擅长完成我们认为是重复的、枯燥的、或危险的那些任务,比如在装配线上吊起车门。”

但它们还不够智能,特别是在解决问题方面。想象一下你会怎样捡起一张平放在桌子上的纸。你不能像拿苹果那样拿住那张纸,你要么捏着它让它离开桌面,要么拖着它挂在桌子边上。当你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你就学会了通过反复试验来做到这一点,而你必须用明确的指令给机器人进行编程才能做到这一点。

在这场全球疫情之下,人与机器之间的这种反差,在 Amazon 的仓库中变得特别有趣。上周,Amazon 官方宣布,为应对冠状病毒,他们将额外招聘 10 万员工在配送中心工作,并担任送货司机。这表明,即便如 Amazon 这家强大的科技公司,也离不开人类。但是,这家公司也在部分工作上实现了自动化。在丹佛机场附近的一个仓库里,这家公司部署了小型机器人,在人类员工之间运送包裹。这些机器人完成繁重的搬运工作,而对物品的精细操作则交由人类员工来完成。

Amazon 的自动化技术只会越来越好。但是,正如我们在这场招聘大潮中看到的那样,对产品的需求也将继续攀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对人力的需求可能会有所下降,但就目前而言,对他们产品需求的增长超过了自动化带来的任何收益。” 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经济学家、犹他大学客座教授 Dean Baker 如此说。

而且,如果历史较长的行业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些机器在一段时间内还需要人类协同工作。Baker 称:“即使是高度自动化的工业,仍然需要依赖人类来完成基本任务。” 北美的汽车工厂刚刚关闭,并不是因为机器人能够感染冠状病毒,而是因为他们的人类操作员会感染冠状病毒。即便是在旧金山湾区各县下达了严格的居家隔离令,Tesla 声称其佛瑞蒙(Fremont)工厂很重要,不能停工,必须保持运作。佛瑞蒙市长仍然下令关闭工厂

尽管 Amazon 这样的企业仍在招聘,其他行业却在这场危机中陷入困境,这些行业大多需要依赖于将人们聚集在一个空间中。酒吧、餐馆和酒店纷纷关闭,服务行业的人员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旅游业可能会有 460 万人失业。但是机器人可以拯救这些行业吗?你不会看到太多的机器人调酒师是有原因的:机器人无法与我们人类的操作技能相匹敌,也不会有人去酒吧跟机器人闲聊、开玩笑。尽管硅谷最近一直痴迷于制造披萨咖啡汉堡机器人,然而这样的餐馆、酒吧大都在冠状病毒危机之前就已经垮了

Carpenter 说:“我们知道,现在机器人在某些方面做得很好,比如重复性工作。它们可以永远这样做下去。而与以人为中心的环境、文化环境有关的东西做得就没那么好了。”

例如,我们可能永远无法使眼下最需要的行业实现自动化,即医疗行业。世界各地的医生、护士和其他卫生工作者都在精疲力尽地工作,许多人因此病倒了。医院并不像汽车制造厂那样;医护人员对病人的态度很重要。患者,尤其是那些染上这种冠状病毒的人,病得很重,极度恐惧。“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情感上的,人们都需要感受到自己的痛苦正在被倾听,内心的痛苦能够明确地表达出来,并能从医护人员那里得到回应。”Carpenter 说。教会机器如何安抚濒临死亡的人?可快拉倒吧。确实,正是这种同理心的差距,让许多机器人专家认为,仅仅出于这一原因,我们不应该将其他特别敏感的工作自动化,除了医生,还有警察和教师的工作。

我们甚至还不清楚是否能够造出足够复杂的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来处理这项工作。在意大利,不堪重负的医院工作人员一直在做分诊决定,优先考虑那些可以挽救的病人。人们的生死,可以让机器来决定吗?人们甚至很难弄清楚自动驾驶汽车的算法应该如何做出安全决策。

Carpenter 说,“我不想这么说,因为这太过分了,但就是像那个电车难题,难度要乘上数十亿倍。” 电车难题是一个经典的思维实验:如果你正在驾驶有轨电车,你看到前面的轨道上躺着五个人,但旁边的轨道只躺着一个人,你会不会拉动操纵杆切换轨道,从而做出碾死一个人的决定?还是你选择什么都不做,被动地让这五个人被碾死呢?当涉及到医院护理方面时,我们并不希望机器做出这样的决定。“机器人在增强人类技能方面非常出色。” Carpenter 说。“但是,现在的情况清楚地表明,我们绝对非常需要人类去了解更大的情况并作出决定。”

机器人在医院协助人类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它们的设计特别复杂。让我们来看看一个名为 Tug 的自主机器人,它可以在走廊中穿梭,将药物运送给护士,将食物运送给病人。它的创造者竭尽全力使它变得既有帮助,又有礼貌。它会发出轻微的哔哔声,这样人们就能知道它在附近,当它等电梯时,它会这样告诉你: ”等待电梯门开启。” 一些医院为了逗孩子们开心,给它穿上了戏服。它只是一种工具而已,本身并不是雇员。通过帮助运送医疗用品,它使护士得到了解放,护士们得以能够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尤其是与病人互动。

人们高估了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低估了能够将我们从这场大瘟疫中拯救出来的那些人:医生、护士和其他卫生工作者,他们可能永远不会被机器完全取代。他们才是最美的人类。

原文链接:

https://www.wired.com/story/robot-jobs-coronavirus/

  • 发表于:
  • 本文为 InfoQ 中文站特供稿件
  • 首发地址https://www.infoq.cn/article/uWpvNtVJj82Ig3Jlcthy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