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人脸识别

尴尬的人脸识别

作者:咏樱

最近不知道什么情况,老是腰疼,后来经过一番折腾,针灸、推拿、药敷,腰终于不疼了,本以为天下太平,孰料左边大腿从腰骶到下肢又开始疼起来。我想:估计是腰椎盘突出,还是去找医生看看,自己这么瞎折腾,怕是无效,于是打定主意,直奔人民医院。

好事总是多磨,等我来到骨伤科,往包里一掏,糟糕,医保卡不翼而飞。医生看我满脸沮丧,就说:“下次来看吧,快下班了。”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开始翻箱倒柜,寻找那至关重要的医保卡,可是翻了半天,毫无结果。我心想:也罢,还是去工商银行挂失重做吧。于是,下午16时,我冒雨直奔位于519路的工商银行。

银行工作人员问我办什么业务,我说:办理医保卡业务。于是她指引我,让我去复印两张身份证,然后到9号窗口办理。9号窗口里坐着一位50左右的大哥,一脸严肃。我一落座,他就把我的身份证要了过去,说要完成人脸识别。他将我的身份证放在仪器上,然后让我坐端正,面对摄像头。我认真听话地照做了。不料他看了看屏幕,皱起了眉头,说:“不行,你的人脸和身份证上的照片相差太大,识别度只有60%,过不了。”我一听,愣住了,说:“不会吧?我又没有做过整容,怎么会不认我这张脸呢?”

大哥拿起照片,看着我的脸认真比对了一下,说:“你现在比照片看起来更年轻,更时尚,跟照片确实不太像。”这话明摆着是赞美,倒让我不好发火。我心想:这仪器果然先进,连人更时尚也辨识得出来,不过人脸识别应该是识别五官、骨骼吧,跟年轻时尚有啥关系呢?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好说什么。这时,旁边另一位女职员走了过来,她也参与到人脸辨识中来。她对着我端详了半天,说:“照片跟你本人还是有些像的。”我连忙说:“是啊,如假包换。”看到我这般诚恳,他们决定让我重新面对摄像头进行识别,可是越试相似度越低,大家只好绝望地放弃了。

银行职员对我说:“还是办不了,你不如再回家找一下,说不定就找到了。”我只好起身离开,回到家又是一番翻箱倒柜,可是,找来找去,也不见医保卡的踪影。想想不甘心,准备过两天再去银行碰碰运气,看看仪器能不能网开一面,认了我这张脸。

过了两天,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再次来到窗口,这回遇到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女职员。照样是要去我的身份证,然后让我面对摄像头。女职员瞧着屏幕看了半天,然后说:“不行,比对不上,只有70%的相似度。”我一听,快哭了,央求着女职员再试试,又试了两次还是不行。她也不想为难我,最后说,先给你办,不过你还是要抓紧时间去派出所,办一张新的身份证,要不然下次还是通不过。我一脸苦笑,说:“我这张脸都不能证实我的身份,倒是需要一台冰冷的仪器来证明我是谁,这真是科技时代人的悲哀呀。”

刚要出门,门口的保安大哥问我:“办好了吗?”我说:“办好了,这张脸变得太多,看来还需要去办一张新的身份证。现在我是谁都不是我说了算,还是仪器说了算。”保安大哥一听乐了:“是啊,趁早去办,省得麻烦。”我手里拿着新办好的医保卡,感叹了一句:“来之不易呀,来之不易!”

回到家,我跟父亲和弟弟说起这件事。弟弟接过我的身份证,看了一下,说:“你这张照片太显老了,38岁照得跟大妈一样,现在人年纪更大了倒是看上去比先前年轻,难怪人脸识别通不过。”80岁的老父亲坐在一旁发话了:“这个人脸识别太古怪了,人总会老,20多岁和50多岁哪能一样,那这样也不让过了?这也太不像话了。”我叹了一口气,说:“唉,我也不知道这人脸识别,究竟识别的是啥,说不清。”

吃完饭,打开手机,刚好看到一则新闻,说的是潍坊一位63岁老人“被”死亡,5个月前养老金中断。看着这则消息,我不由发出感慨,看来这年头尴尬的事情,不止是人脸识别啊!

(图片来自网路)

个人简介:

咏樱,真名黄勇英,毕业于福建师大中文系,中学高级语文教师,福建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中国新归来诗人。现代诗歌文化艺术主编,诗意神州平台主编。已出版散文集《带爱上路》,诗集待出版。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200427A0QXY9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