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之后,世界将何去何从?

回想当年,经济大萧条、东欧剧变还有距离不远的2008年的金融海啸,无一不给世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危机中蕴含的转机使危机本身成为“改天换地”的大事件。新冠疫情也是同样,它注定会加速某些方面的发展,带来巨大变革。

即使眼下世界范围内的疫情危机依然尚未解除,但人类终将获得胜利这一点毋庸置疑。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了严重的打击,但终将恢复往日的繁荣景象。

然而,当一切回归正轨,人们也逐渐摘下了口罩;彼时,疫情的影响将在我们的社会以及经济行为上留下永久的印记。新冠过后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呢?

数字服务公司与电商平台将长久受益

当人们都被迫“离群索居”时,那些能够以“无接触”的方式来为顾客提供商品或服务的商户将是短期内最大的赢家。

此类行业所涵盖的领域包括:云计算供应商(例如亚马逊网络服务)、远程办公服务(例如Zoom、Slack以及MicrosoftTeams)、VR技术公司(例如Oculus)、流媒体服务(例如Netflix)以及电竞组织(例如Cloud9)。

虽然与平日相比,目前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日流量大幅增加,但由于经济近乎瘫痪,平台上的广告营收也因此而异常惨淡。可口可乐已经把各大平台上的广告全部撤了下来,其它企业也陆续下架了自己的宣传广告。

随着各行各业广告支出的急剧下降,各大生产企业、广告代理公司、电视台以及无线电台都将或多或少受到影响。

短期而言,各大电商平台、外卖服务商以及物流公司收获颇丰。等到经济逐渐恢复之时,这些企业极可能会持续保有其优势。因为到那时,人们的消费习惯已然发生根深蒂固的改变。

远程办公将被普遍接受

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得企业员工们都被迫在家工作。居家办公,意味着他们需要适应工作方式的改变,例如不再需要穿工作服,无需通勤,工作安排与私人生活也能更加平衡而灵活地进行。

图源:unsplash

逐渐地,许多人可能会习惯甚至喜欢上这样一种工作方式。因此等到疫情退去,一些公司可能会发现,要想让他们再次回归职场,不仅异常艰难,而且成本也会成倍增加。

鉴于此,有些公司可能会充分利用其优势,让员工们继续远程办公。随着远程办公技术的逐步提高,原本需要面对面进行的会议以及各种职场交际,现今在线上即可完成。

然而,当各个公司都因此而选择大幅削减其办公场所的面积时,商业地产市场注定将陷入寒冬期。加之各种愈加严格的旅游限制令,以及外国人入境必须接受的强制隔离措施,旅游业以及涉及到商务出行的行业都压力倍增。

远程办公的推行也可能会促使白领们逐渐撤出大城市。一旦远程办公技术得以提高并成功推广开来,那么那些能够远程办公的企业员工们就可以自由搬离拥挤的大都市,而选择居住在生活成本更低的地方。

许多工作都将实现自动化或远程处理

疫情之下,公司都在进行裁员;与此同时,它们也需要使各个部门、各个工种尽量实现自动化或远程处理,来使工作将更加精简高效。

此外,企业的员工数量较之前也会有一定的减少,因为在这样一种全新的“后危机经济”中,已经被自动化技术取代的工人们将逐渐被市场所淘汰。不可避免的,劳动参与率也会随之降低。

中长期看来,那些已经实现远程办公的企业可能还会了解到,实际上这些远程工作也可以交由那些低成本国家或地区的技术工人来完成。未来的工作方式首先将实现由“坐班”到“国内远程办公”的转变,再逐渐过渡到“海外远程办公”的模式。

远程医疗有望成为新常态

短短一周之内,美国先前对远程医疗设下的种种法规限制就已然崩塌。现今,在HIPAA法案允许的范围内,美国的医生们在进行跨州远程问诊,通过邮件或视频来联系病患,并且这些费用均由医疗保险和健康保险公司承担。

虽然官方宣称这些措施只是临时性的;但是大众在感受过远程医疗的便利高效实惠之后,很多人是不愿就此放弃它的。当危机消失之时,人们仍旧可以获得远程医疗服务,这会成为一种新常态。

图源:unsplash

此外,医术高明的医生也能借此技术以救治更多的病患。截至目前,诸如Teladoc之类的远程医疗服务公司股价飞涨,这表明大众对疫情后的远程医疗行业抱有很高的期望。

此次疫情将带来惨重的人员伤亡与巨大的经济损失,而这也将促使国家与政府投入“国防”级别的预算来资助远程医疗技术、医学成像与诊断企业以及病毒学研究的发展。

随着家用测试与诊断产品,以及可用于实时监测各种症状的可穿戴式设备的改进,远程医疗服务也将不断地蓬勃发展与壮大。未来,各大中心城市都将安装上固定的疫情监控系统;许多商业机构与体育场也将配备实时的危险监测系统以及专业的测温人员,用以筛查疑似患者。

线上高等教育使学生负债率大幅降低

疫情迫使各大院校不得已进入“网课时代”,许多学生也因此而提议学校退还学费以及各种学杂费。如果直到今年下学期,各大学还得继续在线上教学,并且收取和疫情出现之前一样数额的学费,到那时还有多少大学生愿意再去报到呢?

目前全球范围内的远程教学模式仍处于试验阶段;如果后期成功推广,那么线上大学教育将有望以极低的费用而达到与线下同样的教学效果。

如果这一切都得以实现,那么传统的大学教育,尤其是那些录取率高的院校,将经历革命性的变化,因为传统的四年制寄宿教育模式已失去竞争力,学生们也会重新权衡其利弊。

图源:unsplash

重压之下,学校方面也不得不“节衣缩食”。最终,许多大学可能会采用一种混合式的教学模式,把线下学习限制项目小组的范围之内。不仅可以有效削减开支,也能让优质的教师资源惠及更多的学生。

过去由于各种条件限制,比如教室与校园的空间局限,能够有幸进入那些顶尖高校读书的学子凤毛麟角,远程教学技术的助力有望降低其入学门槛。

跨国商品与人员流动频率及自由度会降低

疫情爆发后各国都选择立即关紧国门,加强边境管控,国际贸易量也因此而锐减。为了能顺利度过这段漫长的经济自我封锁期,各国政府必须竭力提高本国的制造水平,并适时对主要供应链上的冗余员工进行裁员处理。

实际上,即使是在此次疫情出现之前,这一趋势早已显现。中国人工资的逐步提高,国际贸易战的频繁打响,以及半自动化工厂的普遍应用,已经迫使各个企业变革了自己的制造方式,使其逐渐转移至国内的研发中心。

然而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只会加速这一趋势的演进。逐步地,企业将会退出高效的全球化经济体系,而选择适应力更强的集中化国内供应链。在世界经济一体化与全球化供应链的体系下,各国所获得的共同利益无法得到有力保障,20世纪构建的全球多边治理体系也将逐步开始瓦解,即使可能是暂时的。

图源:unsplash

有的政府在非常时期获得特殊权力之后,开始应对危机,加强边境管控;当危机散去之后,他们可能并不乐意就此放弃这些特权。于是,各国政府将会对其国民进行更加严密的监控,甚至越权实施监测以应对病毒威胁。

在各个边防检查站,政府将会布控更加严密的生物特征扫描系统,用以实时检测危险的病毒。此外,从某些特定国家入境的旅客还必须接受一段时间的自我隔离。

凡此种种,都可能会给外国旅客带来不必的麻烦,甚至引发国际摩擦。因此可想而知,此次疫情危机后,甚至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航空、酒店以及旅游业都将处于漫长的寒冬期。

孤立主义气氛散去后,多边合作将重回主流

初期,各国可能会为自保而选择暂时退出全球化体系;然而,之后它们也必定会意识到,无论是科技挑战还是病毒威胁,都是无法避免的,人类唯有通过国际合作来与其对抗。

因此,秉承着一种务实的国际主义原则,各国将共同致力于建立国际规范,研发监测与报告系统,以及制定协调对策与应急预案。等到疫情再度袭来,全球监测与报告系统就能及时将其发现。

制定好的全球协调对策也将大显身手,使自我隔离令的发布更加及时且有效。这一系列举措不仅能大大缩短经济停摆期,也能挽救更多生命。

图源:unsplash

这场波及全球的疫情必然会带来巨变,但无论是技术方面的变革,还是经济与政治格局,最终都将回归世界各国携手合作,构建起属于人类共同的“新常态”。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读芯术”(ID:AI_Discovery)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news.51cto.com/art/202005/615835.htm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