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管管爱上假货的小程序?

小程序成了假货集中营,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技术的风口,向来都是投机逐利的风口。3D骗局、纳米骗局、基因骗局、人工智能骗局……哪里热,假货或骗术就在哪里秀。

有数据说,在微信小程序内售卖仿品的小程序超过1000个,为了对抗小程序的命名审核,这些小程序在“高仿”“精仿”等敏感词中间加入了一些字符,如“高A仿”“精t仿”。不过,只要用户搜索“高仿”“精仿”等关键词,一样可以搜到这些小程序。不妨算个成本收益账:百十块钱的开发成本,一单交易就能回本——但凡微信打假的步子稍显滞后些,假货恐怕马上会魔高一丈地呼啸而至。

小程序之“小”,在于简便与轻巧。很多小程序基本是“用完即走”,无需下载和安装。正因如此,它具有较强的私密性和隐匿性。如果这个时候,微信的打假力度或能力稍有短板,快速发展的小程序很可能在“自我监管”中陷入事实上的失控境地,从而为网络售假提供昭然的新空间。

事实上,朋友圈的制假售假就很难治理,更别说借助小程序的“加持”,其监管和治理难度可以想见。小程序如火如荼,若是规则不彰、底线不清,互联网打假难免是按下葫芦浮起瓢。

2017年,欧洲刑警组织和欧盟知识产权办公室一份长达70多页的联合报告称,中国内地和香港是全球假货的核心集散地,2015年全球86%的假货来自这两地。这个数据或显夸张,也没人愿意背这个锅,但全球假货猖獗亦是不争的事实。在暴利煌煌的网络灰黑产业链上,制假售假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于此背景之下,警惕小程序等技术创新成为假货的新战场,这是职能监管的题中之意。一方面,第三方平台应承担起信息识别、筛选及修正功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15条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内容。平台作为监管的第一责任人,责无旁贷,无可卸责。另一方面,职能部门恐怕不能作壁上观,该进驻的要进驻、该出手的要出手,无边界的网络世界,不能交由互联网企业自治自理。

总之,假货与小程序的畸恋,不能总是靠悄无声息的“自清门户”来解决。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3C0BYLK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