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验品(7)你在哪里

试验品(7)|你在哪里

一个小时前,秦靳南离开慕纤语的家,他任务在身,而且艰苦,不能随心所欲,也不能离开岗位太长时间,他没有心思多呆一分钟时,必须马上回到岗位,否则他将受到处分,而蠢蠢欲动的人工智能警察即有机会上位。

昨天跑到江普岛找慕纤语,还是跟同事换的班。不只是慕纤语想查明脚印下落,秦靳南也一心放在神秘脚印和黑衣人身上。警方加入调查RL3突发暴动事件,已表明事情的严重性。

慕纤语回到家里,心神不宁,一个2G的大脑,容不下太多内存。一个头两个大,说的正是她。明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慕纤语仍想不到拯救RL3的方案,与其守株待兔等待猎物,不如主动出击。慕纤语试着找一个突破口,她甚至给自己下一个赌注,她想赌上自己的一生,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她将永远被黑名单。RL3也不会放过她,她也不会原谅自己,她坚守一个铜墙铁壁的信念,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

小小的PS芯片只有指甲片大,慕纤语坐在桌前,转动智能耳珠,一束光投射在桌面上,浮现电脑、键盘、扫描器,慕纤语将芯片移到扫描器,导入电脑,查看移植芯片的程序,她必须亲自试一试,只有亲自上阵,才能弄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慕纤语并没有把这一想法告诉秦靳南,她知道秦靳南不但不会让她冒险,而且还会阻止她的行动,她比谁都清楚,PS芯片移植一旦失败了,生命也随之结束。

夜深月醉,慕纤语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她徘徊在浓浓的黑夜门口,想象推开这一扇无法预知的门,她会看到什么,会是一片黑暗吗?她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四周是一片死寂,无边的恐惧笼罩着她。她期待推开这扇门迎来的是一片光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她在阳光下欢乐地跳舞。

慕纤语神色凝重,时间由不得她怠慢,她将自己的冷冻在储藏室的PS芯片取出来,小心翼翼地托在掌心上,她快速地转动智能耳珠,读取PS芯片数据,PS芯片参数和她的体质相匹配,她完全可以移植PS芯片,不过有一点需要注意,在扫描过程中,她发现大脑皮层似乎有过损坏,有一个小黑点的痕迹,她也搞不清楚那些黑点痕迹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不影响她移植芯片。

慕纤语再次确认脑部没有异常后,缓缓转动智能耳珠,瞬间一束蓝色的光透过智能耳珠,光束打在手掌的PS芯片,PS芯片立刻感应到光能反应,它慢慢地被光吸收。一旦全部吸收完,PS芯片便会自动被移植大脑。吸收五分之一时,慕纤语身体开始有了感应,她感觉体内的细胞犹如一个热血燃烧的青年,掀起一场滚滚而来的巨浪,拍打她每一寸肌肤。慕纤语完全沉浸其中,接下来,大脑慢慢与芯片融为一体。慕纤语开始有了排斥反应,倘若能跳过排斥反应,很快就会到了第二个程序。她闭上眼睛,打算进入第二步骤,这时,她全身发热,汗水淋漓尽致。后背似乎有千万只掉进热锅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她开始出现头晕目眩,轻微恶心症状,喉咙被卡在一条铁链上,发不出声音,她难受,想扯掉那条铁链。身体也有了反应,她就像在拳击比赛上的输者,一次又一次被打败,她被击败得一塌糊涂,重重地摔在地上,完全没有力气爬起来,她头重脚轻,似乎是感冒的症状。

再坚持一下,就可以度过这一关。慕纤语脸色惨白,手脚冰凉,心脏却狂跳不止,大口大口地喘气,眼前天旋地转,屋顶和地面的方向颠倒,她就快失去意识。

慕纤语凭着一股坚强的意志力硬撑,她在内心告诉自己,为了RL3,她不能倒下。她竭尽全力地蹬腿,滑动皮椅,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眼前如同汹涌的洪水冲垮堤坝,慕纤语瞬间被淹没在洪水之中,她奄奄一息,无力支撑双眼。

千钧一发之际,秦靳南赶到了,他抬起手中的智能手表,对准桌面上的电脑关闭按钮,疾速地关闭电脑上PS芯片系统,再取下慕纤语智能耳珠。桌面上的电脑和键盘立刻消失,慕纤语渐渐恢复意识,她手中紧紧攥着PS芯片,被光吸收的芯片,骤然恢复原状,慕纤语摊开手掌,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快……移植……芯……片”

话音刚落,慕纤语眼前一片眩晕,不省人事。秦靳南痛心疾首地大喊一声,手忙脚乱地将慕纤语送进医院。

三天假期,慕纤语在沉睡中度过, 她醒来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秦靳南刚好打饭上来,见慕纤语醒了,他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脸露出欣慰的笑容。见慕纤语挪动身子,他赶紧冲过去扶她起来。

“拿不出方案,RL3怎么办?”慕纤语开口第一句话不是询问自己身体状况,而是对RL3的忧虑。

“APO公司自有办法,不会因为找不到方案而停止公司运营,倒是你,连命都不要了,PS芯片可以随便移植吗?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应芯片移植,不然也不会出现大量失败试验品。”秦靳南责备中带着几分心疼,慕纤语为了RL3,顾不上自己的生命,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估计慕纤语成了牺牲品。

“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慕纤语似乎想起什么,她顿了顿问道。

“我收到一封神秘匿名的邮件,说你有危险,我便立刻赶过来。”秦靳南一五一十告诉慕纤语,他对邮件也深有疑惑,想必这个人知道慕纤语的一举一动,且这个人很有可能不是坏人,要不然慕纤语有难,他也不会发送邮件告知自己。但是此人为何藏在暗处,这是他想不通的地方。

“神秘邮件?匿名?谁?”慕纤语紧蹙眉头,难道有人潜伏在她身边,跟踪她。

“万幸你没有大碍,如果再晚点,你极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我不碍事,大不了人体冻结十八年再复活过来,你最多也就是再等我十八年,当然你没有结婚的话,我还是会选择你,哈哈哈。”慕纤语拍了秦靳南的肩膀,调皮地笑了。

“你不嫌弃我老的话,我当然愿意等你,就怕到时候你会说丑老头,做我父亲都太老了。”

早晨十点,医生来查房观察慕纤语病情,从恢复情况来看,已没有异常情况,于是,医生通知秦靳南办出院手续。

他们到外面找一家饭馆吃饭,饭馆除了厨师是人类,其他服务员都是人工智能。他们吃惯人类做的饭菜,特意选择这一家“人类口味”饭馆,厨师不需要下厨,他只需要设置符合人类口味饭菜的程序和参数,其它的他不需要亲自上阵。

“你觉得RL3可怜吗?”

“怎么突然这样问?”秦靳南摸不着头脑,他不清楚慕纤语在说什么。

“每一次系统升级,失败的RL3,一旦成了RL3试验品,一切都回不到过去。”

“凡事有利也有弊,你也明白系统升不成功的RL3会成为试验品,你还冒着生命危险移植芯片。”

“生命诚可贵,事业价更高,你还不是一样,把生命置之度外。”慕纤语撇撇嘴,不服气地说道。

这时,她点的甜品已先上桌,这是七十年前的红豆奶茶,现在纯手艺的红豆奶茶基本上失传,慕纤语小时候听外婆讲过,现在的红豆奶茶越来越不如从前,那种醇香的味道已慢慢消失,变得索然无味。

慕纤语试图从这一家“人类口味”寻找过去的嗅觉和味觉,虽然她没吃过七十年前的红豆奶茶,但是她认为这一家是最接近人类口味的。她轻轻地搅拌香飘飘的红豆奶茶,再配上一口入口即化的红豆冰糕,美味无穷。

“你记得宋子默吗?”秦靳南小心翼翼地问。

“宋子默,当然记得,他可是我亲戚来着。”慕纤语不假思索地答道。

“你的亲戚?”

“对啊,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就是一对……”慕纤语故意不把话说完。

“什么?”秦靳南瞪大眼睛。

“一对兄弟,他是我干弟,哈哈,我闻到一股很酸的醋味。”

“你们啥时候义结金兰?也不吱一声,我也凑个热闹。”秦靳南脸涨得通红。

“你突然提起宋子默,他怎么了?”

“看来你不是称职的姐姐,听说宋子默三年前克隆了另一个宋子默,克隆的宋子默大脑完成移植芯片,成为RL3,而他本人移植芯片失败了,本应该关在江普岛的监狱,可他却消失了。”

“我的天,宋子默成了RL3?哦,不对,他的克隆人成了RL3,而宋子默成了RL3试验品。”慕纤语惊讶地睁大双眼,她无法接受宋子默成为RL3试验品这一事实。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的克隆人,即RL3,也莫名消失,这不符合常理,都说RL3受人类制约和约束,不可能来去自由,更不可能凭空消失。”

什么情况?宋子默本人和克隆RL3一并消失。不可能,RL3受人类约束。除非,他们不在地球上。

转眼已到夜幕降临,秦靳南担心慕纤语想不开,一直陪伴她。在回家的路上,他们手牵手,踩在璀璨路灯下。慕纤语真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暂时关闭大脑神经的按钮,享受这一份难得的静谧,心静如水,悠然自得,不受外界干扰。不去想人类和人工智能,也不去想RL3和RL3试验品,不去想太阳下山,明天是否依然爬上来,不去想冬天离开,春天的脚步是否近了,不去想地球绕太阳转一圈是多长时间,总之,不去想任何事物。

可是,慕纤语做不到,她是奔赴RL3前线的战士,不能挫败士气,即使摔到头破血流,她依然会爬起来,再次浴血奋战。父亲在世告诫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努力做一个无愧于心的人。

慕纤语明白秦靳南也是奋战一线的勇士,这两天自己的事情耽误到秦靳南的工作,她很愧疚,一再催秦靳南回到岗位。秦靳南很想一直陪伴慕纤语,任务在身,他不得不回到单位,他在她额头上印一个吻,恋恋不舍和她道别,匆匆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时间还早,呆在房间里也烦闷,慕纤语爬到天台,抬头仰望繁星点点的夜空,提到“宋子默”这个名字,她心里头隐隐作痛。

回忆过去,往事历历在目,慕纤语的老家和宋子默是邻居,宋子默比慕纤语小一岁,慕纤语当他是弟弟,他俩经常一起玩游戏。慕纤语以为他们会一起长大,岂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福祸旦夕,宋子默六岁那年,父母因车祸双亡,他被亲戚收养,他们美好的时光戛然而止。

收养他的亲戚,穷困潦倒,家贫如洗,就连三餐成问题,吃了上顿没下顿,宋子默严重营养不良,面黄肌瘦。宋子默也没有新衣服穿,经常穿别人援助的旧衣服,在寒冷的冬天,他连一双像样的球鞋都没有,拖着一双破旧的拖鞋,冻得发紫的小脚丫,让人看了心疼。

长期寄人篱下的生活,养成了他自卑懦弱的性格,成绩也极差,每次考试,他稳拿班里倒数第一。老师对宋子默这个拖后腿的学生,彻底失望,斥责他烂泥扶不上墙。

同学也看不起他,嘲笑他是没人要的孩子,还讥讽他命硬,克死了他的父母。宋子默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强忍着泪水,硬生生把泪水咽下肚子。慕纤语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她经常悄悄塞东西给宋子默吃,安慰他别伤心,还有她陪伴他。

记得有一次,宋子默放学路上,班上的大胖同学故意放狗追赶宋子默,宋子默吓得摔倒地上。刚好慕纤语经过,见宋子默被欺负,批评大胖同学,并“威胁”大胖同学,如果不收手,将记他一过,大胖同学这才有所收敛,慕纤语是班上的班长,班上的同学都敬她三分,不敢拿她怎么样。

宋子默对慕纤语心存感激,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学习,考出好成绩,不辜负慕纤语对他的期望。从那以后,宋子默孜孜不倦学习,刻苦钻研功课,成绩一步一步往上爬,功夫不负有心人,宋子默的成绩斐然,成绩名列前茅。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宋子默和慕纤语都参加了高考。高考成绩出来了,宋子默的成绩不负所望,他满怀期待等待录取通知书,等来的却是一场空,录取通知书下来却没有他的名额。他因身材不达标而落选,报考的武警校没有录取他,高中毕业后,宋子默莫名消失,慕纤语再也没有见过他。

毕业后,宋子默究竟去哪里?移植芯片失败的宋子默现在怎么样,慕纤语对克隆的宋子默,并没有期待,那个只是宋子默的克隆人。不是她曾经见证成长的宋子默,那个克隆人成功通过芯片移植,成为RL3,想必是一个成功人士。各方面优于宋子默本人。慕纤语想不通宋子默为何要克隆另一个他,难道他移植芯片失败,因此才克隆另一个自己,完成芯片移植。这也说不通,如果他移植芯片失败的话,成了RL3试验品,那么这个RL3试验品,再克隆已没有任何意义。主体是试验品,分体不可能基因突变。除非那个人是在宋子默未完成芯片移植之前克隆的。

这么说来,宋子默早有预感芯片移植失败,因此才事先克隆另一个自己,替自己完成使命。宋子默身材矮小,武警校落选对他的打击大,宋子默一度自暴自弃,之后,他便人间蒸发。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尽管慕纤语知道RL3试验品必定是打进江普岛监狱,万劫不复,但她希望宋子默不会有事,她宁愿相信宋子默已经逃过一劫。

茫茫宇宙,你在哪里?如果你还在世上的话,我一定要拯救你。

慕纤语心想从此与APO公司就此结束,她也做好被APO公司解雇的心理准备,临睡前却接到APO公司的来电,APO公司领导通知她明天到公司上班,公司聘请一位RL3系统专员,需要她回到公司协助这位专员。

谢绝转载!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5G0P9G900?refer=cp_1026

同媒体快讯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