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走进过《map》的那些人

无论来自哪里,他们都曾走进《map》。

通过这一张张面孔,我们试图解读它们背后附着的性情、态度和故事,进而了解这个时代。

我们感兴趣的始终是他们和它们最真实的状态。

章子怡:越成熟越美丽

(2008年6月 总第76期)

电影的舞台从来不乏昙花一现的匆匆过客,只有那些对自己命运有着强烈驾驭渴望的人,才能主宰这个舞台。

洪晃:最后的社交名媛

(2006年4月 总第50期)

我向来力争做一个追求目的的人,但骨子里是个追求过程的人,因为我致命的缺点就是贪玩。只要好玩我就想做……要知道,生活的乐趣都在过程里面,而目的只是在长长的过程之后一秒钟的高潮。

贝聿铭:我没有固定风格

(2008年3月 总第73期)

我不属于任何流派,也没有投入任何建筑运动。对我来说,每个问题都是不同的挑战。建筑设计中变化多端的各种可能性是最有意思的。

苏童:我不会让读者打瞌睡

(2009年9月 总第91期)

“逃亡”好像是我所迷恋的一个动作,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文学命题,这是一个非常能够包罗万象的主题,人在逃亡的过程中完成了好多所谓他的人生的价值和悲剧性的一面。

罗大佑:我们时刻需要保持警惕

(2011年12月 总第118期)

世界上最动人的声音就是所有人唱同一首歌的声音,跟大家一起唱歌,完了以后我不鞠躬,我是在那里鼓掌。

贾樟柯:写作状态

(2014年11月 总第153期)

从《小武》开始,我一直坚持电影文学剧本的概念,我是带着文学剧本直接去剧场拍摄的。用纸和笔,让我回到了早期写剧本的状态,笔尖跟纸接触刹那的声音,以及文字形状本身在写作过程中给你的一种互动感。

从不可能到可能——华人神探李昌钰李昌钰的传奇人生

(2017年5月 总第183期)

现场、物证、资料库、信息、人证、情报,每个案子找到关键的这六项,破案没有问题。我这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李开复:人工智能,将要带领人类去哪儿?

(2017年6月 总第184期人)

回顾现在人类的发展道路,也许不应该放那么多比重在重复性劳动上——即便你想,机会也不大,因为机器将取代你。——或许我们应该更多地思考:人类为什么存在、人类的特点是什么。

以上内容刊登于

《map》杂志2018年1月刊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3A0F68W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